挂失银行卡后他被人带走

时间:2021-03-01 16:22:00作者:方菲 郭建禾 李丹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张卡从几百元收过来,几千元卖出去,刘伊宁一共获利3万余元,给三名学生帮手各自一两千元的报酬

  懵懂仓皇间,在校学生郭小钟被一伙十几个人拥簇着带到了一家宾馆,在一个房间里一关就是十几天。之前,他只是挂失了自己的银行卡。其中一个叫安明宇的人为了给郭小钟一个教训,指使另一个人买来钢丝球,强迫郭小钟用钢丝球擦掉手上的文身。

  安明宇恶狠狠地说:“谁让你挂失银行卡的?给我擦掉!不擦掉就把你腿打断,你自己选!”

  谁也想不到,这些凶神恶煞的人竟然是一群稚气未脱的少年。

  把学生带出学校进行威胁

  2018年,时年17岁的刘伊宁,无心向学,整日在社会上游荡,正寻觅合适的职业。10月的一天,刘伊宁偶然在某QQ群里发现一条收买银行卡的信息。在网上发布收买银行卡信息的人叫靳白宇。刘伊宁觉得这是个能赚到钱的“生意”。

  应聘成功之后,刘伊宁又找了温俊生、刘明亮、安明宇三名学生,以管吃管住,并带领对方玩乐为条件,收买了数量巨大的银行卡(包括手机卡、银行卡、U盾)。温俊生、刘明亮、安明宇当时均不满18岁,是河南省洛阳市某职业学院学生。他们的待遇是一天三顿饭,成功介绍收买到一张卡每人可获利50—100元。在他们的印象中,老板靳白宇是一名和和气气的中年人,实际上,这些学生不知道收买银行卡后,靳白宇打算转给不法分子用于不法活动。

  其实,靳白宇在网络上发布了买卡信息后,不少求职者应聘这个项目,但早有打算的靳白宇只选择了未成年人加入,一是因为他觉得未成年人犯罪不易受到刑事处罚,二是因为未成年人心智发展不成熟,好操控。靳白宇早就考虑好了,利用未成年人进行犯罪活动,自己隐身其后,相对安全。

  靳白宇从刘伊宁处收一共买了约500张银行卡再转卖,他要求银行卡的原主人3个月内不能挂失,收买的手机卡、银行卡主要通过快递和邮寄的方式,流通到广东、广西、云南三地。

  2018年10月以来,为了防止倒卖的银行卡不能正常使用、违法所得不能取出,靳白宇指使刘伊宁对擅自挂失银行卡的人员进行处理。

  未成年人郭小钟是卖卡给刘伊宁的在校学生。2019年4月,郭小钟在卖出自己的银行卡后,害怕卖出的卡用于犯罪活动而牵连到自己,就将卖出的银行卡挂失。刘伊宁发现后,带着十几个人从学校里将郭小钟带走,将其软禁在一宾馆内,在这期间,刘伊宁将郭小钟挂失的银行卡恢复,取走了卡上的20余万元现款,随后将其转移至另一家宾馆继续拘禁一周。后来,刘伊宁一伙人还强迫郭小钟用钢丝球擦手背上的文身,直至手背被擦破。

  受到恐吓的还有时年16岁的洛阳市某职业学院学生王二妮,她因为害怕,将出卖的银行卡挂失,靳白宇发现后,指使刘伊宁带着人将王二妮从教室骗出。这帮人凶神恶煞似地问她:“你是不是挂失了银行卡,卡内是否有钱?”王二妮很害怕,她承认后,还是被刘伊宁威胁,“如果不把钱取出来,就把你带到外省去”。王二妮只好补办了银行卡交给了对方。

  王二妮的同学王梓在卖卡给这伙人之后,害怕自己有危险,于是将卖掉的卡注销。但是刘伊宁等人将王梓从学校宿舍里带出去,并强行将其带至宾馆。他们告诉王梓:“如果上家知道你注销银行卡,取走卡上的钱,会带人拿着枪来学校找你。”王梓当即吓得哭出声,承诺不会再注销银行卡。刘伊宁随即拍了一段视频,视频里王梓举着身份证,哭着蹲在地上,在视频中说明了注销卡的原因。刘伊宁将视频传给了靳白宇,王梓才被允许回到了学校。

  更为大胆的是,这伙人直接到卖卡学生的家中闹事。陈雨奇当时17岁,是洛阳市一名高二学生,在将卡卖给这伙人后,听同学说卖出的卡可能会被用于洗钱犯罪,害怕自己受到牵连,遂将银行卡挂失,将卡内1.9万元取出后注销了卡。没几天,刘伊宁就带着5个人又到学校门外等候,将陈雨奇强行从学校拖拽至校门口,陈雨奇趁他们不注意跑回了学校,这伙人随后找到了他父亲,陈雨奇父亲在支付给对方1.9万元后,方才了结此事。

  还有的学生卖卡者,仅仅是因为银行卡被锁,就被刘伊宁等人要求补办一张卡,并且被威胁。每张卡被刘伊宁他们以几百元的价格收过来,几千元的价格卖出去。刘伊宁一共获利3万余元,给三名学生帮手每人一两千元的报酬。

  想为家人分忧误入歧途

  2019年4月24日,河北省新河县某居民在网络赌博平台上,先后被骗60多万元。2019年4月27日,他到新河县公安局报案,次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警方循着这条线索发现诈骗的钱汇进了一些账号,顺藤摸瓜找到一帮买卖银行卡的人,其中就有靳白宇和刘伊宁。

  新河县公安局侦查发现,靳白宇是贩卖银行卡的犯罪团伙首要分子(本案另外还有三名主犯周易强、张小洪、肖嘉瑞,这三个人各自单独作案,已经被查处判刑),他以盈利为目的纠集刘伊宁,以及三名未成年人温俊生、刘明亮、安明宇收买他人银行卡,并转给不法分子用于不法活动。

  “我们发现,该案件的暴力行为包括‘采取言语威胁、扬言殴打、带至外地交给上家处理等手段进行威胁恐吓,给学生拍摄录像,并将录像上传’,犯罪手段简单粗暴而不计后果。”办案检察官介绍,刘伊宁、温俊生、安明宇、刘明亮等人裸露纹身将挂失银行卡的学生单独带至学校偏僻处、宾馆,甚至直接前往学生家中,恐吓、威胁、滋扰、强迫学生拍摄视频,给被害学生,尤其是给未成年学生带来了极强的心理恐惧和阴影。该系列行为符合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中黑恶势力“软暴力”表现形式。

  令人唏嘘的是,温俊生、安明宇、刘明亮原是洛阳某技术学院的学生。案发前,他们的父母一直以为孩子还在校安心学习,案发后,才得知真实情况。刘伊宁之所以能够成功引诱温俊生、安明宇参与收卖银行卡,也是有原因的。温俊生因为家庭生活困难,一直在寻找校园兼职,想为家庭经济负担分忧,却被刘伊宁利用。安明宇和刘明亮从小一起长大,安明宇知道刘明亮的父亲早年因病去世,他的母亲独自带着他和弟弟生活,负担也较重,于是将刘明亮介绍进该团伙。

  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侦查

  这起案件是新河县检察院办理的第一起涉及银行卡买卖的案件,考虑到此案类型新、人数多、涉及未成年人犯罪、恶势力犯罪等特点,检察官张卫青、陈起增和尤圣,与新河县公安机关及时沟通联系,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办案检察官告诉《方圆》记者:“‘恶势力’是指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在一定区域内或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影响的犯罪组织。根据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2020年4月发布的《关于依法严惩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被黑社会利用偶尔参与犯罪活动的未成年人,一般不认定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成员,比如本案中的三名未成年人温俊生、安明宇、刘明亮。”

  “学生群体相对单纯,容易被黑恶势力利用,也很容易成为犯罪对象。而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的,按照法条,量刑实际是比较重的,虽然一般个人涉及的犯罪数额都是几十或者几百张,但是本案中的未成年嫌疑人的主观恶性并不大。”办案检察官说。

  2019年9月29日,公安机关以涉恶势力集团对靳白宇、刘伊宁、温俊生、刘明亮、安明宇等八人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罪移送审查起诉。检察官分别与三名涉案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约好时间,于9月30日,前往清河县看守所会见未成年人。

  会见时,安明宇与母亲的双手都紧贴在窗玻璃上,相顾无言默默流泪。“我们同时做涉案未成年人安明宇及其母亲做思想工作,干警也及时给安明宇进行了心理疏导。”一个小时的亲情会见后,安明宇自愿悔过,并认罪认罚。

  刘明亮的父母告诉办案检察官:“孩子平时特别乖,虽然在单亲家庭长大,但是个好孩子,自己平时会定期打生活费,在学校自己一直很放心,也没有前科劣迹。没想到会闯下大祸。”

  经过一天的亲情会见,三名未成年人被告人均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其法定代理人、辩护律师均签字同意。

  9月29日至10月29日,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针对未成年人心理特点,尤其对未成年被害人在校生,检察官实行了一站式询问。“考虑到本案受害人数众多,为了减少和避免二次伤害,我们共询问未成年被害人14人次。”陈起增说,“我们工作很忙,但是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我们都尽力去平衡与其他案件的分配时间。”

  案件审查起诉期间,未成年人检察办案团队从未成年人保护原则出发,为该案未委托辩护人的三名未成年人申请法律援助,检察官积极与新河县法律援助中心沟通,由援助中心选派了认真负责、业务精干、富有爱心的优秀律师为未成年人提供全程一对一援助,最大限度保障其合法权益。

  同时,检察官还通过联系河南省洛阳市检察机关,委托洛阳市老城区司法局、洞山区司法局协作开展对未成年人温俊生、刘明亮、安明宇的社会调查,了解他们的平时表现和违法犯罪原因。

  张卫青告诉《方圆》记者:“我们在仔细分析调查结果后,对未成年人迈入犯罪悬崖边的现状痛心疾首,感觉到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我们有责任把孩子从悬崖边上拉回来,于是建议法院对温俊生、刘明亮、安明宇从宽处理适用缓刑,通过社区矫正帮助他们改过自新。”

  法庭上流下悔恨的泪

  2019年10月29日,检察机关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罪对该涉恶势力团伙的靳白宇等四人提起公诉,刘伊宁、温俊生、刘明亮、安明宇四名未成年人同样被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根据三名未成年人在该犯罪团伙的犯罪情节及犯罪地位,检察机关依法建议法院对这三个未成年人从宽处理,建议适用缓刑。

  2019年12月31日,该案开庭。将黑手伸向未成年人的犯罪团伙首要分子靳白宇,为了逃避法律责任,竟然当庭狡辩称:“刘伊宁等人恐吓、威胁、滋扰的在校学生的软暴力黑恶犯罪活动,均是个人行为,我未参与也未指使,也不涉及寻衅滋事,对他们的行为概不知情。”

  靳白宇企图将寻衅滋事的罪名推给被利用的几名未成年人,面对这种恶劣的行为,检察官出示了相关证据,并明确予以反驳:“靳白宇作为该贩卖银行卡的犯罪团伙首要分子,其授意刘伊宁等人对挂失银行卡学生进行威胁、恐吓、拍摄视频,目的是让办卡学生不敢挂失银行卡,最终是为了自己买卖银行卡的犯罪行为服务,是典型的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犯罪行为。”

  “靳白宇要求刘伊宁将威胁视频传给自己,证实了靳白宇作为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犯罪的主犯,应当数罪并罚,并从重从严原则。”面对公诉人的控诉,靳白宇无言以对。最终,法院全部采信检察机关起诉书意见,判决靳白宇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非法构禁罪、寻衅滋事罪的罪名成立,并决定数罪并罚。

  温俊生、刘明亮、安明宇虽然开始是被刘伊宁以兼职赚钱、不违法的说法欺骗,但在后来了解到收购银行卡贩卖系违法行为后,没有坚守底线拒绝诱惑,继续为其收购银行卡,同样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

  “我们耐心细致地做好了未成年嫌疑人的思想工作,及时督促未成年人温俊生主动帮助侦査机关抓捕未落网的犯罪嫌疑人,最后考虑到他是未成年人、从犯,还有协助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立功表现,应当从轻、减轻处罚。”张卫青说。

  开庭时,在旁听席上的家长忍不住痛哭,未成年人则在被告席上留下悔恨的泪。法律援助律师说:“这三名学生都是在读在校学生,如果被判实刑,学业中止,人生都会被改变,而被判缓刑之后,检察机关可以和学校去协调,让他们继续完成学业。”

  2019年12月31日,新河县法院依法认定该涉恶势力团伙罪名成立,并判处靳白宇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判处刘伊宁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判处温俊生、刘明亮、安明宇有期徒刑二年至二年六个月不等,适用缓刑。

  防止未成年人被诱惑利用

  “一些黑恶势力利用刑法关于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有意将未成年人作为发展对象,以此规避刑事处罚,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无论是对社会和谐稳定还是对未成年人成长都危害极大。我们需要及时推动建立未成年人涉黑涉恶预警机制,及时阻断未成年人与黑恶势力的联系。”张卫青向《方圆》记者解释,本案以靳白宇为首的恶势力团伙,将黑手伸向未成年人和大中专校园,利用未成年人急于赚钱、自我控制能力不强的心理特点,以从事兼职的名义吸纳引诱未成年人参与收购银行卡的犯罪活动,并进一步引诱未成年人充当打手,为谋取不法利益提供便利,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本案中,检察机关携同公安机关及时打击拉拢未成年人犯罪的行为,及时帮教、拯救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防止未成年人在犯罪道路上越陷越深。

  办案检察官认为及时打击此类犯罪行为需要社会合力。第一,加强未成年人法治教育。虽然此案没有涉及本地区的未成年人,但是新河县检察院除了积极督促公安机关向洛阳涉案学校发函以外,还及时督促新河县高中及职业教育学校引以为戒,加强对学生管理教育,提升学生法律意识。认识非法持有,买卖银行卡达到一定数额是犯罪行为,要坚决预防类似犯罪发生。第二,建立起对未成年人办卡行为的预防机制。参照学校、医院的未成年人受伤向公检法机关报告的制度,应当建立起未成年人办理银行卡的报告和备案制度,加大对未成年人办卡的审核力度,还可以定期核查卡类是不是本人使用的,名下有几张卡,对未成年人的用卡能力设置一些限制措施。检察官介绍,现在,未成年人不光可以开设个人银行卡再卖出,还可能被利用注册公司,办理对公账户。对公账户之所以更加为犯罪分子看重,是因为企业之间转账金额没有限制,对公账户更有利于犯罪分子进行犯罪活动。这些未成年人办理的银行卡甚至被倒卖至境外,大部分都用于了电信诈骗。第三,未成年人要树立正确人生观、价值观,明确是非观念,学校和家长也要加强沟通,做好对未成年人的监护、教育,时刻关注预防未成年人行为发生偏差,只有做好教育和预防,才能保护好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刘蕊]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