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普吉岛杀妻骗保案看管辖权的冲突

时间:2019-01-23 13:51:00作者:刘玲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2018年10月,天津男子张凡(化名)带着妻子张红(化名)和不到两岁的女儿到泰国普吉岛旅游,入住私密性很强的帕瑞沙别墅酒店。酒店房间均配置楼顶游泳池,水深1.45米。10月29日,张红死亡,张凡称系溺水而亡。然而,泰国当地警方到现场,发现泳池内有许多头发,疑似殴斗揪落。

  张红亲属调查发现,其生前名下有至少16份保单,金额达3000多万元,其中4份保单已被找到,受益人均为其丈夫。12月3日,为将张凡引渡回国,张红父母以诈骗罪向天津警方报案,目前已经立案。12月13日,张红家属委托泰国律师,向泰国警方提出“引渡回国受审”要求。12月15日,泰国警方准备以蓄意谋杀罪起诉张凡。

  此案经国内媒体报道,立刻引发热议,被冠名“杀妻骗保案”。人们不相信如此离奇、残忍、魔幻的情节竟然发生在现实世界,一方面同情张红及其父母,另一方面怒斥张凡的凶狠、阴险,期盼法律严惩张凡,伸张正义。

  但是,此案案发地在泰国,涉及中国和泰国刑事管辖权问题,中国法律能否适用于此案?

  刑法上的四个管辖原则

  对于刑事案件的管辖,我国《刑法》规定了四项原则:属地管辖原则、属人管辖原则、保护管辖原则、普遍管辖原则。

  属地管辖原则是指一个国家对其领域内的人,不问其国籍,都有进行规制以维护本国法秩序的权力。属地管辖原则以国家主权和国家刑罚权为根据,有利于维护国家主权、尊严和秩序。世界各国在刑事案件管辖方面,都首先适用属地管辖。

  对“杀妻骗保案”,我们可以将张凡的行为大体划分为杀妻环节、骗保环节。杀妻行为发生在泰国,泰国依据本国法对该案有刑事管辖权。在骗保环节,其为张红购买18份高额保险金而以自己为受益人,之后杀害张红,存在为骗取保险金而实施诈骗的嫌疑,涉嫌诈骗罪(或保险诈骗罪)。因张凡购买保险的行为发生在国内,属国内犯,天津警方以涉嫌诈骗罪进行立案,正是遵从属地管辖原则。但是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如果严格以我国刑法规定的犯罪形态进行界定,张凡尚未着手索赔,没有完成骗保行为,这类案件能否构成诈骗罪还存有争议。

  属人管辖原则被各国公认为一般法律原则,并且被国际法吸收。属人管辖原则是指国家不论犯罪行为发生地是否在国内,而以犯罪行为人或被害人具有本国国籍而有权管辖。在法理上,属人管辖原则又可分为积极的属人管辖原则和消极的属人管辖原则。前者以犯罪行为人系本国公民而有权管辖,后者以被害人系本国公民而有权管辖。

  我国《刑法》第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适用中国刑法,但是依据刑法规定最高刑为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作人员和军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适用本法。”该条系属人管辖原则,属于积极的属人管辖原则。

  对于“杀妻骗保案”,张凡系中国公民,其在国外杀害中国公民张红,按照我国刑法第232条规定,其行为涉嫌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罪的最高刑为死刑。因此,依照属人管辖原则,我国对此案有管辖权。

  我国《刑法》第8条规定了保护管辖原则:“外国人在中国领域外对中国国家或者公民犯罪,而按照本法规定的最低刑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可以适用本法,但是按照犯罪地的法律不受处罚的除外。”该条保护本国公民的管辖权,也称为消极的属人管辖原则。

  2011年发生在湄公河“10·5”案件,13名被害人系中国公民,犯罪发生地在国外,犯罪行为人系外国人,此案由我国管辖,作出判决并执行。根据普遍管辖原则,中国、老挝、缅甸、泰国对该案均有管辖权。而中国对该案件享有优先刑事管辖权,其依据是我国《刑法》保护管辖原则和国际刑法公约的规定。

  “杀妻骗保案”,被害人张红系中国公民,按照刑法第8条规定,外国人在中国领域外实施杀害本国公民的犯罪,中国有刑事管辖权。本国公民在中国领域外实施杀害本国公民的行为,中国当然也有管辖权。

  因此,张凡在泰国杀害张红一案,基于我国刑法属人管辖原则和保护管辖原则,我国有刑事管辖权。

  管辖权冲突

  张凡杀人案,泰国基于属地管辖原则,对本案享有刑事管辖权,并且已经逮捕张凡并展开侦查。我国基于属人管辖与保护管辖原则,对本案也享有管辖权。

  管辖权冲突,怎么办?

  一般认为,当两者发生冲突时,属地管辖权优先。因为属地原则被认为是确定管辖权的首要根据,是国家领土主权原则的最主要和直接的体现。拉萨·奥本海在其著作《奥本海国际法》提到:“即使另一国家同时有行使管辖权的根据,如果它行使管辖权的权利是与具有属地管辖权的国家的权利相冲突,该另一国行使管辖权的权利就受到了限制。”

  一国对具有其国籍的人有属人管辖权,但是当他们位于另一国家领域内,本国行使属人管辖权的能力就要受到限制。

  天津警方以张凡涉嫌诈骗案予以立案,对诈骗犯罪有管辖权,这就使得两个管辖权问题更复杂,中国对张凡的两个犯罪行为都有管辖权,而泰国只对杀人行为有管辖权。

  能否引渡

  泰国警方表示,准备以蓄意谋杀罪起诉张凡。泰国《刑法》第289条规定,蓄意谋杀罪刑期为10年直至死刑。不过,泰国执行死刑的比例非常小,2018年6月,泰国出现了九年来首次执行死刑的案例。

  如果按照我国刑法,张凡故意杀人行为可能被判处死刑。而张红家属希望中国法院审理张凡案,使得张凡被判处更重的刑罚,于是在泰国曼谷委托律师代理此案,并向泰国警方申请将涉事男子张凡引渡回国受审。这就涉及中泰两国引渡和司法协助问题。

  中泰两国在司法领域一直保持良好合作。从1993年开始,中泰两国先后签署《中泰引渡条约》《中泰关于刑事司法协助的条约》《中泰移管被判刑人条约》。三个条约在我国均由全国人大批准生效。

  根据《中泰引渡条约》,引渡应当通过外交途径提出引渡请求,并按照条约要求提供相应的材料。张凡案,被害人家属直接向泰国警方提出引渡诉求,这不必然启动引渡程序。

  泰国警方已经启动侦查,即将以蓄意谋杀罪起诉张凡。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中方提出引渡请求,泰国依据《中泰引渡条约》,可以“被请求方具有管辖权并应对被请求引渡人提起诉讼”或“被请求方正在就同一犯罪进行诉讼”为由而拒绝引渡。

  《中泰关于刑事司法协助的条约》明确规定该条约不适用“对人员的引渡”和“刑事诉讼的转移”,这就可能导致如下情形发生:如果张凡被引渡回国,但是泰国可以根据该条约拒绝向中方提供本案的证据、证人名单、法律文书等,这就可能产生如下后果:张凡杀人案在中国被指控,但是却没有认定杀人事实的充分证据,法院有可能因证据不足而宣告张凡无罪。

  不过,天津警方对张凡涉嫌诈骗罪立案,中国可以此罪为由请求引渡。但是这仍然要以泰方放弃对张凡杀人案的管辖为前提。泰国刑法第4条规定,在泰国的领域犯罪的人都必须受泰国的法律惩罚。因此,引渡张凡存在相当大的难度。

  未来司法走向

  如果此案在泰国审判,对张凡作出了有罪判决。根据《中泰移管被判刑人条约》规定,被判刑人服满法律规定的最低期限的刑期,可以将被判刑人移管至其国籍国继续服刑。移管请求和答复,应当通过两国中央机关进行。移交条件之一是移交国、接收国和被判刑人均同意移管,这就意味着张凡的个人意愿能够影响其服刑地。

  如果张凡在服刑后被移管回国,根据该条约,“接收国执行剥夺自由的刑罚不得延长移交国法院判决确定的期限”。

  但是,我国《刑法》第10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我国对域外刑事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遵从消极承认原则。根据这一条,我国在张凡经过泰国审判后,仍然可以追究其杀人行为的刑事责任。与此同时,对于张凡诈骗保险金的行为,司法机关仍可启动刑事诉讼,追究其刑事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单位: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郭荣荣]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下一篇文章:竞业限制:对企业的操作建议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