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家中国律所闯入全球律所100强

时间:2018-12-10 16:04:00作者:方菲新闻来源:方圆律政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近期,American Lawyer发布了《2018年全球律所100强》(The Global 100 2018)报告,和往年一样,这家美国机构设置了三大排行榜:全球范围内律所人数、总创收额、合伙人平均利润排行榜。有16家中国律所闯入2018全球律所总创收排行榜100强和总人数排行榜100强,这16家律所分别是:大成、金杜、君合、盈科、德恒、国浩、锦天城、中伦、中伦文德、德和衡、中银、段和段、泰和泰、观韬中茂、康达、隆安。

  近年来,在各类国际律所排行榜中,屡有中国律所身影展现。对于中国律所来说,上榜意味着什么?

  规模化和国际化程度高

  纵观《2018年全球律所100强》报告,总体而言,全球100强律所的各项指标一直保持着增长趋势。其中,盈科、中伦是2018总创收榜的新上榜中国律所,至此,总创收榜中国律所达到四家。而在律师人数榜中,金诚同达、康达、段和段、泰和泰四家中国律所新上榜;2018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榜中,中伦、大成、盈科三家律所新上榜,加上2017年已经在榜的金杜,共四家。

  中国律所的上榜特点是:人数多,创收高,权益合伙人赚钱多。显而易见,中国律所在国际榜单上的分量已经越来越重。

  例如新登上总创收榜的两家中国律所盈科和中伦一共增加到超过9000名律师,不断扩大的规模也贡献了整体的高收入。进入总创收榜的同时,盈科和中伦也进入了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榜,以82.7万美元和22.7万美元分列第88名和100名。总创收的增长主要归功于繁荣的并购市场和科技行业的发展,各种类型和规模的企业都需要律所提供的法律服务。

  上榜的这些中资所有哪些优势和特点呢?成立时间早,形成了一定规模,国际化是最基础的优势。例如同时登上三榜的大成Dentons有8658名律师,自从2007年,大成启动了全球法律服务网络建设战略,并于2015年与Dentons律师事务所合并,此后律师人数和业务量直线上升。同时,大成的国际化程度也在不断提高,依托完善的法律服务网络,服务超过66个国家,业务遍及全球。

  金杜律师事务所在总创收榜和律师人数榜的名次也在攀升,金杜现有律师2762人,在律师总人数榜单上从第10名上升到第8名,在总创收榜单上从第49名到第35名。金杜从成立之初,就定位为一家总部位于亚洲的全球性律师事务所,目前在亚洲拥有14个办公室。10月8日,金杜刚刚协助OPUS Groop从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退市并成功在香港上市,国际化程度高让金杜在这类法律服务中颇具口碑。

  盈科律师事务所以4.456亿美元的总创收获得律所创收榜的第97名,虽然只是刚进入榜单,但盈科的律师人数持续保持在中资所第二名的位置上,2018年律师人数为7438人,比2017年增长了一千多人。

  内部管理机制可圈可点

  事实上,纵览近年来的国际性律师行业榜单,有一些律所的身影十分频繁。为什么这些所在国际市场备受青睐?在制度和选人用人上,这些上榜的中资所各有特点。

  首先,给年轻人提供发展平台,也同时强大自身。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钱红骥表示:“大成给年轻律师提供学习的机会和成长的平台,在大成的管理体制和文化氛围下,给不同特质的年轻律师提供不同的发展路径,而非局限在某个领域或环节上。”其次,保证晋升通道和沟通渠道。德恒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李忠则表示:“德恒重视律师的专业能力发展,提倡开放合作的工作氛围,德恒设定了清晰的晋升通道、多层次的培训体系。来德恒,无论是新人,还是资深律师与合伙人,都会被赋予充分参与交流的机会。”再次,重视“选人育人留人”。锦天城在全球律所排名中位列第27名,并在香港、深圳前海与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联营。锦天城高级合伙人李宪英介绍:“首先,锦天城选人着眼于适合,优秀的人才必须适合于行业特点、客户需求、发展要求。其次,锦天城用人立足于精心培育,从基本理论到职业技能,循序渐进谆谆教诲。最后,在留人上,除了有竞争力的薪酬外,锦天城有充分的发展空间和明确的职业预期。”

  更重要的是,律所要打造自己的品牌,提升自身的吸引力。品牌是一个律所的金字招牌,专业是一个律所的“硬通货”。金杜能够提供给客户与众不同的商业化思维和客户体验,大成律师事务所在私募股权与投资基金、国企改制与产权交易、银行与金融等领域就颇为在行,金杜律师事务所则在国际贸易、劳动法、税务、海关、环境法、知识产权等业务领域相当擅长,盈科还聘请了在全球法学理论及实务领域享有盛誉和崇高威望的法学专家担任专家顾问。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管理合伙人管建军表示:“吸引和培养更多高素质的人才,是事务所持续发展的保障和动力,优秀的平台和出众的品牌美誉度、多层次的培训和培养机制、合理的薪酬体系、友好的工作环境、具有竞争力的发展和提升空间,是国浩吸引和培养人才的关键。”

  所有上榜中国律所的共性是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国际化程度高,他们均能够极好地适应不断变化的全球市场格局,在跨国法律业务中的法律服务水平和团队协作能力均能达到一流水准,从而赢得了客户的忠诚度和品牌美誉度。律所本身在法律服务市场的竞争力与其所服务客户的市场影响力之间相辅相成,铸就了今天的成绩。

  中资所和外国所相比尚有差距

  2017年度,全球100强律所的总创收为1057亿美元,同时,美国律所的创收在榜单中的统治地位越来越明显,在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榜单中美国律所包揽了前九,只有英国律所司力达位列第十名。律师人均收入下降3.9%,主要原因是上榜中国律所规模的持续增长。

  长期以来,American Lawyer的榜单主要有三类律所,一种是传统的顶级美国精英律所(例如凯易、瑞生、世达), 另一类是人数庞大的国际律所(例如贝克麦坚时、欧华律师、大成、霍金陆伟),第三种是英国魔术圈律所[高伟绅律师事务所与年利达律师事务所(Linklaters)、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Allen & Overy)、富而德律师事务所(Freshfields Bruckhaus Deringer)、司力达律师楼(Slaughter and May)等并称伦敦法律界的“魔圈所”]。

  整体而言,美国律所占优,很大部分的原因是美国律所在业务上更有野心。凯易(Kirkland & Ellis,美国)拥有很好的合伙人和律所管理制度,让合伙人和律师们都能把潜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以前很多英国的魔圈所都能上全球Top 10的,但今年只有安理(Allen & Overy,英国)和高伟绅(Clifford Chance,英国)上榜,而且在榜单的靠后位置。可见在竞争上,英国律所文化比较绅士,在创收上没有美国律所那么进取和充满野心。

  那中资所和这些外国所最大的差距又在哪里呢?仅仅是没有那么多的野心吗?

  从榜单上看,尽管上榜所不少,但中国所和外国所力量和规模差距明显。来到中国9年,参与过多起跨国公司法律案件的美国律师吕立山表达了他对一些即将跨出国门和已经跨出国门的中国律所的担忧:“与很多欧美的大型律师事务所比较,本土律师事务所的规模和力量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尤其在处理一些跨国案件的过程之中,很多律所对帮助企业规避合同风险的职业技能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正志则认为:“中国的律师在专业技能,包括法律意见的表达、法律方案的解x决上还是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比如,中国律师需要更多与企业职业化的沟通方式,比如电话讨论解决问题,电话回答咨询,而不需要签署书面意见。客户信息资料的保管处理专业性方面,往往是案结事了而没有将资料系统整合,当然这也与我们国内整个法律文化环境不成熟有关。”

  应该看到,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刚刚起步,疲于应对法律、经济、政治等各方面问题。面对来自异国的法律诉讼,优秀的律师团队往往是胜诉的关键。在国际贸易中,因存在着国别及地域差距,签订合同的主体及履行能力的审查上存在一定的困难,而导致因合同主体不明确及事先未仔细审查当事人资信情况而产生的纠纷屡屡发生。中国律师因为海外实战经验少,在很多海外案件的处理中仍显被动。“目前许多中国企业正在走向海外,但缺乏对海外法律市场环境、相关规则的了解。另一方面,随着WTO过渡期的结束,更多跨国企业将更大程度地进入包括金融等领域的国内市场,这给中资律所带来了潜在的客户需求。而这些企业往往要求提供专业化、跨地区、跨行业和跨国境的法律服务。”吕立山进一步解释。

  王正志则认为国内律师圈的小环境要营造好,他不否认“中国律所的先天优势是很重要的,就像美国企业更喜欢用美国律师一样,中国企业还是更喜欢用中国律师。但是,如果与律师配套的硬件和对接的环境不好,专业度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即使律师自身水平再高,仍然会与国外律所形成差异。因此,我们的企业要加强内功,加强合规制度的建设,尊重规则和法律,尊重专业律师的意见。只有建立好制度,形成意识,打好组合拳,才能让中国律所走得更远”。吕立山表示:对中国律所而言,扩大自身规模和力量是相当重要的,中国律师的专业技能还有提升的空间,同时要学会总结海外实战经验,以保证能够提供专业化、跨地区、跨行业和跨国境的高质量法律服务。

[责任编辑:方圆]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上一篇文章:像律师一样工作
下一篇文章:十面埋伏的律师培训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