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律师一样工作

时间:2018-12-10 16:45:00作者:李凯文新闻来源:方圆律政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漫长的诉讼》

  作者:(美)乔纳森·哈尔

  译者:李文远、于洋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年:2018年5月

  《漫长的诉讼》一书,是一部具有吸引力的诉讼编年史,是一段扣人心弦的法律故事,是一幅以扬·施利希特曼为中心的真实律师工作图景。漫长的诉讼过程,能够带来“像律师一样思考”的法律大餐;《漫长的诉讼》一书,为我们带来了“像律师一样工作”的阅读体验。

  本书作者乔纳森·哈尔(Jonathan Harr)历时8年跟踪、记录、采访和调查一场旷日持久的民事诉讼案。在美国波士顿沃本的东部,20世纪70年代先后有12个孩子患上白血病,其中8人住在半径1.5公里的区域内,有些几乎是只有一墙之隔的邻居。这绝非是偶然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相关调查的展开,贝翠斯食品公司与W.R.格雷斯公司成为了最大的嫌疑对象,这两家化工企业被认为随意处置能够致癌的化学废料,污染水源,导致小镇上大量儿童患上白血病。1982年5月14日,年轻律师扬·施利希特曼代理患病儿童家属正式向贝翠斯食品公司与W.R.格雷斯公司提起人身侵权诉讼,向“财富500强企业”宣战。经过51个月的取证和多次庭审,陪审团最终于1986年8月做出裁定。

  在漫长的诉讼中,贝翠斯食品公司被判无罪;而W.R.格雷斯公司被判有罪,股价暴跌,损失高达1.55亿美元;患病儿童家属从W.R.格雷斯公司获得和解赔偿金共计800万美元;沃本白血病事件引起了美国环保署的关注,环保署于判决公布的3年后起诉贝翠斯食品公司与W.R.格雷斯公司,要求其支付清理费用,清理方案预计耗时50年,耗资6940万美元。

  但是,在这场漫长的诉讼中,核心人物原告代理律师扬·施利希特曼在1982年5月至1986年8月期间,先后聘用12位顶尖专家参与该案调查,钻探157个监察井进行水质研究,共投入数百万美元,最终不得不宣告破产,发人深思。

  你是哪种律师

  “发财,成名,行善。”施利希特曼说道,“发财不难,成名也不难。发财和成名同时进行也不难。但要是想要三者兼具,就难于登天。”

  施利希特曼律师年少时不太看好法律这门专业,在他看来,律师这份职业缺乏独立性,地位跟管道工相比似乎高不了多少。大学毕业后,拥有哲学学位的施利希特曼无法找到一份合适自己的工作,选择了销售保险。但施利希特曼告诉自己,他要做一些有意义、能造福社会的事情。通过阅读报纸,寻得了一份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工作。在加入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之后,施利希特曼就参与了一个示威活动。一群修女和接受政府福利救济的母亲聚集在州议会大厦的圆形大厅前,抗议州长削减福利救济制度。在处理这起案件的过程中,施利希特曼突然明白,律师这份职业不仅仅是和遗嘱、离婚及肮脏的刑事案件打交道,更不是修理这个社会的“漏水水龙头”和“堵塞的管道”。他认为法律可能是一个人梦寐以求的最崇高使命。那时候,施利希特曼向康奈尔大学提交了入学申请,攻读法律学位。

  施利希特曼的职业追求,也为沃本案留下了铺垫。在诉讼初期,施利希特曼面临“第11条规定”的动议。美国的《民事诉讼流程》(Civil Procedure)第11条规定,其目的在于约束轻率和不负责任的诉讼行为,可能会对“虚假和不当”诉讼的律师进行严厉处罚,包括巨额罚款、公开谴责,甚至是停职。但是,该动议最终被法官驳回,施利希特曼提起的人身侵权诉讼并无不当,这在侧面上也是施利希特曼自己所称的职业追求使然:

  “你是哪种律师?”

  施利希特曼:“我是受害人的代理律师。”

  “哦,就是那种怂恿受害人提出索赔的低级律师。”

  施利希特曼:“我专门维护受害人的利益。”

  案源:律师工作的真实开端

  施利希特曼早期发展曲折起伏,业务领域上也可谓是“万金油”律师,承接各种类型的案件,律师费也是忽高忽低。直到施利希特曼小有名气,进入里德与马利根律师事务所,踏入了律师职业发展的新平台。

  也正是进入里德与马利根律师事务所之后,施利希特曼才正式接触沃本案。在此之前,施利希特曼只是在《波士顿环球报》上看到过关于白血病集中高发的报道,仅此而已。当马利根让他负责如此重要而知名的案件时,施利希特曼受宠若惊。当然,也有不少人劝施利希特曼不要接这个案子。像沃本案这类型的人身伤害案件,俗称为“金矿”。但是一桩新的案件,也许刚开始接触时觉得胜算很大,但经过深入调查之后,会发现这种案件里有致命的缺陷。沃本案就是如此,缺少明确的起诉对象!即使克服了这个问题,沃本案的规模之大、案件之复杂和花费之巨,将会成为一个“黑洞”般的存在。

  正是因为沃本案存在上述问题,施利希特曼迟迟没有决定是否正式接手。但他一直在想,如果说他这辈子注定要干一件大事的话,沃本案可能就是他立威扬名的好机会。如果他能打赢这场官司,那么他就在法律界开创了先例,将名扬国内控方律师界。毫无疑问,胜诉会给他带来一大笔收入,而且还能帮到沃本东部的受害者家庭。在他看来,无论是为了名声、财富,或是为了行善积德,这件案子都值得一搏。

  案源来之不易,与自身职业理念相符的案源更加值得珍惜。无论是案件初期,还是濒临破产边缘,施利希特曼都没有喊停沃本案,也没有过多纠缠于案源利益、案件合作分配的具体数额以及高昂的案件成本。

  证据:律师工作的重中之重

  “这是一份需要智慧的职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在漫长的诉讼中,代表贝翠斯食品公司的杰罗姆·法切尔律师认为,“细节之处见真章……太多人不敢去问简单的问题,可是做律师的秘诀就是会提问,会找证据。”

  施利希特曼就是一位会找证据的律师。一开始,施利希特曼先是通过实地考察,确定了起诉对象。后来又充分运用“哈佛大学公共卫生科研项目”的报告作为有利的科学证据。再到后来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完美证人,发掘案件线索。施利希特曼甚至为了得到准确的数据和科学判断,网罗专家团队做检测,聘用著名法理学教授,推动美国环保署的调查……施利希特曼的唯一目的就是要“获得证据”,证明是否存在水污染、白血病是否与水污染之间存在关系、水污染是否应由贝翠斯食品公司与W.R.格雷斯公司负责等。

  寻找证据,是律师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一过程,不仅需要律师富有经验、充满创造力的技术与手段,而且还需要洞悉人性,尤其是证人证言。“人性是贪婪的,”法切尔曾告诉他哈佛大学的学生,“大部分证人都会夸大其词,这是他们的命门所在。”施利希特曼在盘问W.R.格雷斯公司的职工时,充斥着各类谎言、托词和自保的描述:如何处理废弃溶剂、是否倾倒有毒溶剂、是否掩埋废料桶……

  沃本案的核心在于侵害事实的确认,需要大量的科学证据予以证明。施利希特曼将此视为律师工作的重中之重,并且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陷入取证压力,纠缠于实际费用与预计收益的平衡问题,颇为无奈。

  法庭内外:律师工作的交往方式

  法庭,是律师的战场。这样一幅画面可以想象——施利希特曼默默地站在法庭中央,对面是六名陪审员和六名候补陪审员……施利希特曼旁若无人地面对陪审员进行陈述,仿佛两个熟人在人潮涌动的公园里单独聊天……施利希特曼坐在律师席上,背对着旁听席,脸涨得通红。他的合伙人围在他身边,微笑着拍着他的肩膀……围绕“污染源头”展开庭审辩论,真相仿佛就在无底洞的洞底,唇枪舌剑、硝烟弥漫,构成了法庭内律师的工作方式。

  法庭外,又是一个全新的战场。民事争议的解决,绝不会局限于庭审这一途径,在当事人同意的前提下可以通过庭外和解、协商来妥善解决纠纷。但是在沃本案中,一方面,白血病患儿的亲属有的要求巨额赔偿,同意庭外和解但在具体金额上无法一致;有的要求追求正义,拒绝和解,必须对贝翠斯食品公司和W.R.格雷斯公司进行惩罚。另一方面,贝翠斯食品公司和W.R.格雷斯公司不想与白血病与环境污染问题相挂钩,也不想深陷于诉讼之中,只要金额合适,他们从不会拒绝庭外和解。夹在两方之间的,就是律师。

  施利希特曼提出过1.75亿美元的和解金额,拒绝过2000万美元,追求过1000万美元,纠结过660万美元……漫长诉讼的不同环节,决定了施利希特曼是接受和解还是继续庭审,也决定了具体的金额,尤其是在财政赤字的背景下,当事人的需求和律师自身的收益,成为庭外和解的困扰根源。

  施利希特曼的律师工作

  对于《漫长的诉讼》一书,《科克斯书评》认为:“在施利希特曼身上,你可以找到所有律师的特点:极端自私、异想天开、工作狂、贪得无厌、幼稚,但他愿意倾尽所有处理沃本案,为此他几乎失去了律师执业证和生命。”《书单》将施利希特曼刻画为一名性格急躁、精力充沛的律师,面临着走钢丝般的棘手困境。《克利夫兰诚报》则认为施利希特曼是一个意志坚定的男人,一位扭转局势的优秀律师……

  如果单从律师工作本身而言,施利希特曼全身心投入沃本案,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不计成本地挖掘事实、寻找证据,这是无可厚非的。在庭审中,施利希特曼也一次次成功地反驳对方的主张。沃本案最终的庭审结果不利,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核心证据材料被隐瞒,而非施利希特曼的工作失误。如果将施利希特曼的律师工作与委托人的评价结合来看,“在金钱面前,一切丑陋都会暴露无遗”。面对最后800万美元的和解金额,有一些委托人发出了质疑,认为整个诉讼过程肮脏无比。认为金额太低,也认为律师的报酬不应该高于受害家庭拿到的赔偿金,甚至有人质疑这个和解方案是施利希特曼为了快速结案的目的而定的,并非是维护委托人的利益。客观上来说,全风险代理的委托方案导致了这样的局面,律师利益与委托人利益难以保持绝对的平衡。如果将施利希特曼的律师工作与其个人生活结合来看,施利希特曼失败之处就在于财政上的混乱。施利希特曼不计成本的过度消费,总统套房、保时捷豪车、豪华服装、奢靡生活……再加上挖掘事实、寻找证据的巨大开销,直接导致施利希特曼在沃本案中87次透支,最终濒临破产。施利希特曼个人生活上的财政危机,反过来却影响到了沃本案的案件工作,迫使施利希特曼不得不接受庭外和解,并且因非案件本身因素在具体金额上作出了巨大让步,这是非常糟糕的。

[责任编辑:方圆]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上一篇文章:律师科技时代已经到来
下一篇文章:16家中国律所闯入全球律所100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