睦邻志愿者的别样柔软

时间:2019-07-04 15:46:00作者:刘琦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这是一个平均年龄在七十岁以上的志愿者团队,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曾是政法机关的领导干部,本该过着悠闲的离退休生活,如今却走入社区、学校,为社会提供起了公益法律服务

  这一次我们看到的法律服务中心与别的有些不同,这里的志愿者身份很特殊,他们都是法律工作者,而且大部分是最高检的离退休老干部,在他们中间,年纪最大的志愿者已经89岁高龄,年纪最小的志愿者也有60出头了。

  “我们干了一辈子政法工作,退休之后依然可以继续发挥余热,我们觉得很快乐,活得很有价值。”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志愿者们的脸上散发着亮亮的光。他们每周参加一次值班活动,为社区居民提供法律咨询服务,“有时候遇到社区居民有紧急事情需要咨询时,临时加个班,志愿者们也都积极热情,毫无怨言”。睦邻法律服务中心发起人王开洞说道。

  成立睦邻法律服务中心整整等了7个月

  冒出成立睦邻法律服务中心这个想法时,王开洞正在海南,他找来了自己的老友刘长春,“我们能不能去做点公益事业?”

  王开洞曾任最高检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退休后到北京市九洲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平时常参加一些公益法律服务活动,是个闲不住的人。而刘长春一直在政法工作的一线,一听说有继续发挥余热的地方,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在王开洞的设想里,即将成立公益法律服务中心,将在每个城区设立社区法律服务值班点,为社区居民提供免费法律服务。

  王开洞又将这个想法告诉了曾经担任过最高检机关党委工会主席的刘云山,一拍即合的他们,当下就在电话里聊了四十分钟。

  更让王开洞感动的是,从最高检控告检察厅退休的厅长姚世根,还有王晓新听到消息后,都特别支持他的想法。尤其是王晓新,王开洞比较了解他家里的情况,亲人身患重病,陪他们去医院看病、料理家务全是王晓新一个人在忙,即便很辛苦,但他还是会去关注一些公益法律组织,还将一些好的经验介绍给王开洞。

  比如如何进社区进行普法,会遇到哪些邻里纠纷或者家庭内部纷争。“如果在矛盾纠纷产生的早期,有法律人的介入,帮助他们化解矛盾,就会避免产生更大的法律问题。”抱着这样的想法,王晓新和姚世根也成为这个公益法律服务中心的志愿者。“睦邻的志愿者既有较高的政治素养,也有过硬的专业能力,长年从事政法工作积累下来的经验和阅历,是老干部们身上的亮点,也为睦邻法律服务中心注入了强大的法律力量。”

  一群离退休政法机关干部,重新回归法律的舞台,引起了多方关注。当然也有人疑问:他们能不能撑起公益法律服务的半边天?王开洞用自己的行动做出了回答。

  想要申请成为一家市级民办非企业社会组织,需要找到一家主管单位(睦邻法律服务中心现隶属于北京市法学会),还需要在北京市民政局进行批准登记。对于76岁的王开洞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劳心又劳力的事情,如何能够凑齐所有的审批手续、如何将睦邻志愿者团队搭建起来、公益法律服务中心如何才能维持下去……都是他的一桩桩心事。

  从准备申请材料,去最高检老干部局汇报工作,再到周旋于各种审批环节,委托身边的朋友写推荐信,到相关部门提交各种材料,为了成立睦邻法律服务中心,王开洞用了整整7个月。每次电话一响,他便第一时间接通,生怕错过了要等待的消息,2018年12月24日,睦邻法律服务中心终于通过审批,正式成立了。

  “这个过程太曲折了”,在《方圆》记者的采访中,王开洞和刘长春谈及睦邻法律服务中心获批的过程时,都是同样的回应。刘云山则更加激动,当他得知王开洞自己拿出几十万元作为睦邻法律服务中心的成立经费时,他就暗下决心,一定要为睦邻做点什么。在睦邻法律服务中心还处于流程审批过程时,刘云山就率先带头成立了田村雪芳文社法律服务值班点。

  为了能够让志愿者们更有归属感,王开洞还租了一间地铁十号线安贞门站附近的办公室,他觉得无论是邀请朋友过来坐坐,还是召开活动,对睦邻志愿者们来说交通出行都会更加便利一些。

  法律咨询服务让志愿者们更长情

  翻开田村雪芳文社法律服务值班点的值班记录本,可以清晰地看到,每页都认真记录着来访者的姓名、年龄、性别、案情简介和问题以及志愿者解答情况、志愿者签名等信息,即使当天没有人来咨询,志愿者也会工整地记录“今天无人咨询”,并签上自己的名字。

  虽然田村雪芳文社法律服务值班点是睦邻设立的第一个社区法律服务值班点,但是在成立初期,与王开洞预想的情况还是有差别的。有志愿者曾去过田村值班点两次,等待一下午也没有人进来咨询,这让负责田村值班点的刘云山有点着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王开洞意识到,把睦邻法律服务中心宣传出去,在社区值班点举办免费的法律讲座,是一种吸引人流的方法。

  2018年6月4日,睦邻法律服务中心在田村值班点举办了一次有关遗嘱和继承的法律讲座,王开洞一边安排有经验的志愿者准备讲座的事情,一边联系附近的社区,邀请社区居民参加。最后努力的成果还不错,当天在田村值班点,慕名而来的有四十多位听众,大家听得特别认真,讲座结束之后,志愿者也现场回答了社区居民提出的问题,感觉到他们的意犹未尽,刘云山便招呼大家如果还有法律问题,可以每周四下午两点半到四点半来田村值班点咨询。

  有了王开洞的这次努力,为田村雪芳文社法律值班点的工作做了铺垫,法律咨询工作比之前好开展了很多。

  除了联系街道、社区、居委会之外,刘云山还前去附近的学校,邀请学校领导前来参加活动,希望能够把法律的力量也带到校园中去。一次行动让刘云山几乎吃了一个闭门羹。他回忆说:“我和另一位志愿者高波约好了与学校教导主任见面,我们怕影响对方上课,就提前二十分钟到了,还准备好了文件和材料。那时候天气还比较冷,我们就站在学校门口等着,结果见面之后还没来得及将睦邻的情况介绍清楚,对方就有点不耐烦地打断了我们,让我们回去等消息。”这种体验让王开洞深感做公益法律服务的不易。

  “经过努力,没有人再质疑我们的身份了,一开始有些社区居民以为我们是来招摇撞骗的,这句话说得我心里委屈了好几天。”有睦邻志愿者这样说道。

  高波是睦邻志愿者之一,去年做过一次大的心脏手术,王开洞劝他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但今年田村值班站点一开始值班,他就很热情地投入到值班工作中了,在田村值班点统计出的24次值班中,高波一共参加了6次。这些看起来不算特别打眼的数据,对于平均年龄在七十岁以上的志愿者来说,已经实属不易,无论是对身体健康还是精力都是很大的考验。

  其实在王开洞心里,他对睦邻法律服务中心的志愿者充满了感激,因为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大家都对从事公益法律服务充满着热情。有志愿者来回四五十公里的路程去值班,也有志愿者需要换乘三趟地铁才能到达睦邻法律服务中心办公地点,有一次开工作会议,一位70多岁的志愿者还在地铁里挤摔跤了。

  睦邻志愿者的别样柔软

  为什么到睦邻来,来睦邻可以咨询什么内容,如何让睦邻展现出一种成长的生命力,在睦邻发展初期,这些都是现实抛给王开洞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我们也是一边摸索,一边发展。”

  在睦邻志愿者刘雅清看来,社区居民咨询的问题中,民事问题占多数,比如邻里纠纷、遗嘱继承、房屋继承问题等,大家心底的想法是不愿意打官司,其实我们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也会遇到许多法律问题,比如买东西上当受骗了,如果身边有可以咨询的专业人士,就可以有很好的解决方法。她说:“睦邻法律服务中心就像是社区居民的家庭医生,是很接地气的。许多前来咨询的社区居民看到我们这群志愿者都是老人时,顿时会觉得很亲切,也敢说了,也愿意说了,而我们所要做的工作就是倾听,然后给他们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建议,让他们不再感到困扰。”

  睦邻志愿者有个好习惯,凡是来睦邻咨询的社区居民,进门之后志愿者都会给对方倒一杯水,问问对方远不远,怎么过来的,夏天还会递一把扇子,先和对方拉拉家常,等氛围轻松下来之后,才开始进入主题。刘雅清介绍说:“在一次接待中,一位前来咨询的大姐从头哭到尾,讲述了自己兄弟姐妹因为争夺父母遗留下来的房子都快成了仇人的故事。”

  这是一起涉及遗产继承的问题,前来咨询的大姐是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因为父亲早年工伤,母亲没有工作,大姐初中毕业之后就开始工作养家糊口。母亲在世时,曾经当着兄弟姐妹五个人的面,口头允诺这套房子归大姐,因为大姐收入不高,又没有房子,常年和父母居住在一起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而其他几个弟妹的经济条件都比大姐好很多。然而,本来和和睦睦的兄妹之情,因为房子一下子就起了争议。想到自己为了照顾这个家,只读完了初中就开始工作,补贴家用,自己挣的钱也全部给弟弟妹妹交学费了,如今自己下岗又没有积蓄,一旦没有了这套房子将无家可归,大姐就十分伤心。

  听闻这样的事情,志愿者们也很同情大姐的遭遇,但是作为专业的法律人,还是要理性地帮助她找出解决办法。志愿者分析,老人虽然留下过口头遗嘱,但《继承法》对口头遗嘱的生效有严格的条件限制,一是必须在危急情况下,立遗嘱人有生命危险;二是必须有两个以上与遗产继承人、受遗赠人没有利害关系人的见证人,也就是说其余兄弟姐妹是不能作为见证人的。因此,一旦大姐提起诉讼,其母亲留下的口头遗嘱很可能被认定为无效。

  那么有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呢?刘雅清问道:“你是家里的大姐,能不能组织大家在一起进行一次沟通?毕竟亲情浓于水,他们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你需要问问大家为什么这么在意这套房子,从现实情况来看,这套房子居住面积也不大,还是平房,市场价格不高,真正卖出去的话大家也分不了多少钱,还有什么情况是大家没有说开的?”经过志愿者的提醒,大姐觉得有道理,情绪也逐渐好起来,“后来她也没有来过了,估计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刘雅清笑着说道。

  其实睦邻法律服务中心做的事情,弥补了法律柔性不足的一面,在这里可以讲亲情,可以从家庭和睦的角度出发,志愿者用一种别样的柔软感化了当事人,也帮助他们找到最适合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还有一起发生在北沙滩社区法律值班点的事情。这是睦邻法律服务中心成立的第二个值班点,今年3月20日下午,值班点来了一位86岁的老人,她坐在老年代步轮椅上,轮椅的左手边挂着两个袋子,从其中一个透明塑料袋中可以看见里面装了几盒药。

  原来这位老人在退休前是一位国家机关干部,但是在1992年办理退休交接手续时被立案侦查,1994年因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涉案金额1.1万元人民币,上诉之后,1995年12月,北京市一中院改判为犯贪污罪,免予刑事处罚。老人心里觉得委屈,一直耿耿于怀,也曾到各级法院逐级申诉,现在已经申诉到最高院,目前尚未收到答复。

  面对老人的经历,志愿者们认真倾听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想起了往事的缘故,老人激动地哽咽起来,还用手不断地拍着胸口。细心的志愿者发现老人情绪不对,当机立断将谈话内容转移到老人身体上,询问她是不是有高血压和心脏病,让老人情绪冷静下来,然后一一来帮助她分析案子的情况。根据老人描述的情况,法院判决了免予刑事处罚,说明事情也不严重,只是这个心结在老人心中还没有打开。为了更好地劝慰老人,志愿者列举了老人现在的生活境况,退休待遇有保障,生活也很幸福,子女都孝顺,正是好好享受晚年的时候,要学会放下,才能让自己更愉快地生活下去。

  志愿者们的接待、解答、咨询、劝导,句句沁暖人心,他们慢慢地将老人心中的怒火平息,让老人的心结渐渐舒展开来。在看到老人脸上展开笑容时,志愿者们才渐渐舒了一口气。

  在睦邻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中,睦邻法律服务中心总共接待了101人次的咨询,睦邻志愿者值班人数达172人次,今年还增设了安贞裕民路社区法律服务值班点,另外,睦邻法律服务中心也与大栅栏街道办事处司法所和奥运村街道办事处司法所进行了沟通,扩大睦邻法律值班点。

  这些数据和成果让王开洞意识到,睦邻所做的公益法律服务正逐渐被社区居民所接受,“用自己的法律知识和经验来帮助别人,这是一种责任感,也是作为法律人的一种幸福感。”,这种感触,也让他深刻体会到公益法律服务存在的价值。

  前两天,睦邻还在最高检机关召开了一次志愿者交流会。其实类似的活动在睦邻也经常举办,王开洞总是会问志愿者,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还有哪些法律知识需要去补充,因为许多志愿者在以往工作中接触的刑事案件比民事案件多一些,而社区法律服务还是以民事案件的咨询为主,所以,王开洞也还会为睦邻志愿者提供民事法律学习的机会。

  王开洞发现,社区居民在遇到一些问题时,心理疏导对他们来说更有效,因此,在志愿者值班人员配置方面,他也细心地搭配出综合业务骨干和专业业务骨干志愿者,比如刘雅清就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为社区居民进行心理开导的时候就表现得很专业。比如一位内蒙古的来访者刘先生,前后在睦邻法律服务值班点咨询了五次,有时候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遇到这种情况,刘雅清都是第一个冲上前进行耐心开导,让他理解有病不能乱投医,要找到最恰当的部门进行沟通,这种对症下药的方式也为刘先生指明了一条正确的路。

  在王开洞的认识里,自古就有亲仁善邻、崇信修睦的传统,他觉得睦邻法律服务中心,更可以法睦邻,以和睦邻。特别是睦邻的这些志愿者们,虽然已经离开了曾经奋斗过几十年的岗位,但他们却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法律情怀,在睦邻,他们可以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继续当一名快乐的法律人。

[责任编辑:郭荣荣]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下一篇文章:片警、外卖小哥、戒毒者和嫌疑人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专题|直播|访谈|图解新闻|法律百科|案件档案馆|要闻|国内|社会
图片频道 最新图片|视觉法治|检察风采|专题策划|一周最佳图片
视频频道 检察新闻|今日关注|正义微视|检察风采|高端访谈|法治影视
评论频道 双日集|专栏名录|正义网语|法眼观察|每周社评
理论频道 权威解读|检察聚焦|学术观点|业务探讨|学术动态
检察频道 高层动态|检察要闻|刑事检察|民事检察|行政检察|公益诉讼
法治频道 法治要闻|法治资讯|立法动向|司法关注|执法纪实
舆情频道 舆情数据|舆情案例|舆情研究|舆情峰会|舆情政策|互联网+
文化频道 文化资讯|随笔杂谈|专栏·名家|文化江湖
装备技术 装备动态|产品测试|新品超市|行业速递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9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