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老法考生”吕铁马:我觉得法律是美的

时间:2019-07-22 15:56:00作者:刘琦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文学专业出身的吕铁马偶然看到了美国当代法学家埃德加·博登海默的一句话:“法律是人类最大的发明,别的发明让人类学会了如何驾驭自然,而法律让人类学会了如何驾驭自己。”这句话让他颇为感动

  吕铁马相信年龄只是一个数字,不是衡量生命的唯一刻度。

  作为2018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简称“法考”)北京考区年纪最大的考生,北京市司法局官方微博“北京司法”3月29日发布了一张吕铁马领取证书时的照片,短短几天时间就获得了30万的阅读量和500多个点赞。

  二十五年,七进考场

  突然被很多人关注,吕铁马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在67岁的年纪还可以搏一搏人生。

  时间倒转回两个月前,67岁的吕铁马坐在电脑前,打开司法部国家司法考试中心网站,刷新了半个小时才登录进去,他正在查询的是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主观题的分数。望着电脑屏幕上110分的成绩,他扶了扶老花镜愣了愣神,然后激动地与家人相拥在一起。回想起那一晚上的情景,吕铁马依然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爽朗地笑出了声。“我参加了七次法律资格考试,从律考到司考又到法考,我都考遍了,现在终于通过了。”

  其实吕铁马从来都不是那种过着按部就班生活的人。1983年大学毕业之后,吕铁马被分配到国务院机关工作,当时下海热潮正旺,在机关工作了三年的他决定出去闯一闯。他先后做过慈善、信息咨询、中外合资企业管理、外语培训兼留学中介等五花八门的职业,对每项工作都投入了极大的热情。

  不仅如此,吕铁马有许多想法都是很开放的,比如对女儿的教育,他从来都是支持女儿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女儿留学归国后,在一家外企做到了管理层,出行可以享受商务舱,住五星级酒店的标准,收入也颇丰厚,但是遇到了事业发展的瓶颈期,在找不到发展空间的时候,女儿提出放弃现在的工作,去一个全新的领域发展,吕铁马毫不犹豫就支持了她。

  但是对学习法律这件事情,一直是隐藏在吕铁马心里尚未打开的结,而且一封存就是二十多年。促使他下定决心的原因,是他所在企业遭遇了经济诈骗,在他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虽然法律最终判决对方败诉,可是对方公司负责人不知去向,最终不了了之。

  这件事情对吕铁马的刺激很大,他开始思考法律和经济的关系,他觉得法律和市场经济是配套的,应当同步进行,就如同足球赛和裁判规则是配套的一样,如果法律的发展跟不上经济的发展,未来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1994年,已经四十出头的吕铁马第一次参加律考,“没有通过,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他说道。因为工作原因,他始终不能沉下心来去应对考试,直到60岁退休,吕铁马终于可以心无旁骛了。“能不能通过考试,我的心中并没有答案,跨行业、年龄比较大都是我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可是如果不努力尝试一下,总觉得将来会后悔。”吕铁马这样描述他当时的矛盾心情。

  文学专业出身的吕铁马自称比较感性,在一次读书中,他偶然看到了美国当代法学家埃德加·博登海默的一句话:“法律是人类最大的发明,别的发明让人类学会了如何驾驭自然,而法律让人类学会了如何驾驭自己。”这句话让他颇为感动,他也十分好奇在年过半百之后,自己是否有能力去其他领域看看?当强调理性的法律专业与他身上的感性色彩糅合又会发生哪些化学反应?

  “我觉得法律是美的”

  二十五年,七进考场,法律资格考试,让吕铁马又爱又恨。

  对于法考,吕铁马形容它就像一场跑步竞赛,年轻人利用一两年,甚至三四年的时间跑完比赛,属于从800米到10000米的中长跑类型;而年长如他这般的,只能参加全程为42193米的马拉松了。距离不一样,跑法也不一样,但无论何种距离、何种跑法,跑出好成绩都要经过不间断地锻炼。

  吕铁马一共参加了一届律考、五届司考、一届法考,以二十五年的时间跨度,经历了从律考到司考再到法考的三个时期,也算是考试专业户了。“我以六年的积累最终通过了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所以条条大道通罗马,我也就是绕了些远道呗。”吕铁马笑着说道。

  十五个法律部门的358万字的教材;290多个共计220万字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150万字的真题,700多万字的基础阅读材料,以及诸多法理,都需要了解掌握,还要融会贯通。大量文字摆在眼前的枯燥感,也经常会让他感到有些压力,法考绝不是一般地努努力就能做到的事情,尤其对非法本的考生而言,要想通过法考,概率很低。

  每天看书、听课、背书、做题,这种复读机式的生活持续了6年时间,看着每一年自己可以离目标更进一步,知易难行这句老话让他的体会越来越深。为了能够达到一个小时看完6页书、做一张试卷真题不超过考场规定的3个小时,除了完成家务琐事之外,需要保证每天有6至7个小时的学习时间。

  吕铁马家里书柜中的各种教材、复习材料积攒两年就得处理一批,这些学习材料随便一码就有一人多高。“有许多人问我,已经考了6次了,这个过程难熬吗?”吕铁马回答得很平静:“我觉得法律是美的,学习法律可以带给我快乐。”

  事实上,吕铁马很痴迷于对这种美的追求,他认为每一部独立的法律与其上位法、下位法,以及相邻的法律(如民事法律和商事法律、刑法和民法中的侵权责任法、民法和社会法等)均有勾连,畛域虽明、近无排斥,界墙虽设、流水无妨;作为主线的各法法理之间也相互交叉重合,如民法和行政法中都有诚信原则,区别是适用主体、涵盖的内容不完全一致。凡精心制定的法律,条文虽繁,却无冲突;文字虽多,无一废言;一部法律如首尾相连,可形成一个完美无缺的圆环;多部法律铺开来看,又像是一个渔网般的网状结构。

  这一特殊感受,也是吕铁马从律考接连失败的处境中寻找到的一种安慰,他也渐渐明白,保持乐观的心态,才可以享受每一次备考的过程。而人生就是在各种起起伏伏中度过,只要不松懈,都可以寻找到坚持之下的美感。

  为了全身心投入第7次考试中,吕铁马拒绝了各种社交活动,也退出了所有微信群,在学习时他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把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真空人。他的起居节奏是,每天凌晨4点起床,然后听录音、看书、背书、做题。早餐后坚持做操30多分钟,午休1小时左右,晚饭后出门快走40多分钟进行锻炼,然后在11点前睡觉。另外周末的培训班通常也会占据他两天的休息时间,不过他从不旷课。

  律所里的高龄实习生

  有时候吕铁马也会开玩笑地说道,“想要通过法考,四十多岁的年纪需要连考四次,五十多岁的年纪需要连考五次,像我六十多岁的年纪,连考六七次也就过了。”他说他在培训班里认识了一位四十六岁的军人学友老马,老马和他一样也是个严格自律之人,学法6年,主要利用工作间隙时学,他的家人对他也是鼎力相助,使他能够参加4次考试。2017年底,这位大个子大校军官得到通过司法考试(以1分超出)的喜讯后,自己找到一处僻静的街边,坐在马路牙子上大哭了一场。

  “这种喜极而泣的感受,只有我们这些通过法考的人才可以体会到。”吕铁马说道。

  “北京司法”发布吕铁马通过司法考试的消息,也被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志同关注到了。他不仅在微博中点了赞,还邀请吕铁马到律所实习。在他看来,律所可以打破实习律师年龄的界限,为更多有情怀、有梦想的法律人提供平台和机会。

  4月2日一大早,吕铁马正式到京润所报到上岗,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张志同让吕铁马先跟着自己一起熟悉各种工作,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都可以跟律所提出来,张志同也给予了吕铁马更多的空间。比如有时候遇到记者采访,吕铁马会先向律所汇报,然后腾出一些工作时间来接受采访;又如近期赶上端午节放假,他向律所请了几天假,带着92岁的老父亲和家人一起出游了几天,借着旅行的机会,他也弥补了因为考试所带来的陪伴家人缺失的时间。

  最近吕铁马跟着张志同一起接触了一桩民事索赔案件,这是他进入律所之后了解的第一个案子,他连续看了好几天材料,格外地用心。吕铁马说:“我的工作就是配合办案律师一起工作,虽然不能亲自办案,但对案子也要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在办案过程中,遇到不懂的问题,他也会查一查相关法条,将所学的书本知识和实际案例做一个结合,分析一下案情,吕铁马还自己写了一份法律意见书,他觉得这份法律意见书不管是否完善,都是一次锻炼自己的机会,只要认真参与了,就可以积累下经验。

  与吕铁马现在成为同事的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海霞对吕铁马的评价是,“每次在律所里见到吕老师,他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而且很健谈,在吕老师身上,有一种力量感染着我。他的认真和执着,也是现在许多年轻律师身上所欠缺的”。

  吕铁马酷爱中国古典诗词,他说学习法律感到累了的时候,看一看诗词也是一种休息。他自己也经常写诗,在得知通过了法考的喜讯后,浮想联翩,回顾了自己的前半生,写下了这首七律:

  莫道通今老不能,

  为有贤妻助晚成。

  求生得遇应随变,

  向学须磨必使恒。

  达人易过颜宜逊,

  束己难堪形在诚。

  所喜山光容细览,

  又报收官已逃龙。

  吕铁马,2018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北京考区“年纪最大的考生”,也是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年纪最大的实习律师。他一共参加了七次律师执业资格考试,在通往律师职业的道路上,终于实现了自己二十多年以来的梦想。

[责任编辑:郭荣荣]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下一篇文章:睦邻志愿者的别样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