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彩云:给浪子换一种人生

时间:2020-01-07 16:54:00作者:张振华 周庆华 黄卫东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在最初几年里,李彩云的粉丝都是当初那些把她当成疯子、傻子的人。谁都知道这个事不好干,需要人,需要钱,种种难处可想而知,可是,11年来,李彩云从未退缩过

  2008年的暑假,很多认识李彩云的老熟人都接到了她的电话。

  “我搞了一个罪错未成年人帮教班,你过来看看呗。”

  尽管是第一次开班,但是李彩云仍然发动了不少人过来 捧场。除了参加学习的涉罪未成年人和他们的家长外,还有河南省登封市 政府及公检法的领导,有人大代表,甚至还有河南省检察院的领导,教育局的领导和学校校长、教师……她暗地里把自己的女儿、侄女、嫂子都喊去当义工,给大家烧水、做饭、打扫卫生。直到现在,除了内部人员之外,很多学员和参与者仍不知道这事。

  一百多号人,聚集在一个培训基地里面,义工和同志们的工作强度和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不少人私下议论,李彩云疯了,她一个人疯,也带着大家疯。对于李彩云开办帮教班这件事,许多人不是很理解,他们认为这个帮教班将来能搞多久并不乐观,觉得就是个活动,噱头,热闹热闹,表表态,兴奋一阵子,造下势,就过去了,因此,也未曾与她有深层次的认识和共鸣。

  有人说李彩云在作秀,甚至有人跑到领导那里说她在胡闹,不务正业。那时候,没有谁会坚信李彩云能把帮教班搞下去,并坚持了11年,举办了19期活动。

  “我是检察官,我也是孩子的母亲”

  “我是检察官,我也是孩子的母亲。”在第一次开课的课堂上,李彩云这么介绍自己,瞬间引起了在场父母的共鸣。

  李彩云接着说:“看到那些由于做错事情、触犯法律,走向歧途的孩子,我感到非常地痛心。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未来和希望,也是社会的未来和希望,关键时刻,如果我们能拉他们一把,我们就去努力一把,只要我们能掏出自己的心扉,真心地去爱他们,引导他们,给他们信任和希望,他们就会给我们信任和希望。”

  开第一课容易,坚持下去却很难。谁都知道这个事不好干,需要人,需要钱,难处可想而知。

  “就算砸锅卖铁,四处磕头,我也要把这个事干好,给孩子们寻找出路,就是给我们自己,给我们这个社会和国家寻找出路,只要我们倾尽真心,孩子们不会辜负我们,这个事业会开花结果。”李彩云的话总是透着一股子倔劲儿。

  登封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检察官王颍颍说,作为院里的领导之一,在李彩云身上却看不到一点领导架子,她不喜欢坐在办公室听汇报、签意见,她喜欢到最前线,撸起袖子亲自干。每逢开课,她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凡事亲力亲为,毫不含糊。

  为了争取市、省各级领导的支持,李彩云亲自写汇报材料,一个字一个字地斟酌,一直改材料到凌晨两三点。有时候,她因全身心投入工作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概念,甚至晚上十二点多了,还在复印店盯着店主打印材料,她身边的工作人员经常半夜收到她的手机信息或者邮件。

  登封崇高路小学校长牛秋霞算是李彩云的“铁粉”,从第一堂课起,她跟着李彩云干了11年。不仅自己每期都去参与讲课、帮教,还把自己亲戚家的孩子也带到培训班学习和做义工。

  事实上,在最初几年里,李彩云的粉丝都是当初那些把她当成“疯子”“傻子”的人,有院里的同事,也有类似牛秋霞这样的志愿者。没点奉献精神是干不了这个活的。

  不说工作上的那写困难,就说吃喝这样普通的事情吧。有一次,李彩云带着王颍颍和顾贝蕾等人早上七点出发去新乡回访一个帮教对象,一直忙到中午一点多,大家都饿坏了,吃饭的时候,李彩云带着大家在小镇上找了个小饭店,每个人吃了一碗凉皮。舟车劳顿,忙碌半天,中午饭就这样解决了。即便是到外地出差,甚至是到北京、上海等地,李彩云也会带着大家找最便宜的饭店,住最便宜的旅馆,能省就省。

  年轻同志有时想不通,李彩云说:“我们可以吃得更好一点,但是我们要干的事需要很多钱,我们省一点,就有更多的钱花在孩子们身上。我们吃饱肚子就好。”

  但是,对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李彩云从来都很大方,能给他们多一些的帮助,就倾尽全力,照顾到位。每年从她手里经过的几十万的经费,都一分不少的恰到好处的花在孩子们身上。

  牛秋霞对《方圆》记者说:“我打心眼里佩服李彩云,在和她一起帮教的日子里,日日耳濡目染她用爱心和细心使那些因一时失足而深陷涉诉压力、学业荒废、前途未卜的孩子走出困境,促使其扭曲的人生轨迹得以矫正。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李彩云是在为我们教育机构,教育工作者的‘失误’买单,出力,因为那些罪错未成年孩子很多都是从学校里辍学走出来的,是我们没有教育好他们。”

  “每一个被伤害过的罪错未成年人都有修复伤口的愿望”

  2013年2月24日上午,登封市法治与道德培训班内,时年刚满18岁的谢某跪在母亲膝下边哭边为母亲洗脚,母亲抚摸着孩子的头激动得泣不成声。一年前,谢某参与聚众斗殴,致使受害人身受重伤,母亲为他的事操碎了心,但一直不知怎样才能将孩子拉到正道上来。而在检察院牵头组织的课堂上,包括谢某在内的20多个曾经犯错的孩子补上了人生中的重要一课,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行为。

  谢某的妈妈也明白了自己长期家庭教育的失误,决心以正确的方式好好引导和教育孩子。如今,谢某已经24岁,走上工作岗位,而最初李彩云倡导开办的法制与道德培训班如今已被命名为“贝蕾关爱课堂”。现在,每逢开班,谢某都会和他的妈妈来做义工。“我们在这里得到爱,也要把爱传递给别人。”

  原来,登封是全国闻名的武术之乡,拥有武术学校100余所,学员12万人,普通中小学生14余万人,未成年人数占全市人口的三分之一。2008年以前,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量一度呈逐年增加的态势。河南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负责人唐懋蓥对《方圆》记者说,“一个罪错孩子背后,是一个家庭的悲剧,甚至是家族的悲剧,而未成年人犯罪现象不断加剧下去,就是整个社会的悲剧”。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李彩云不只是把自己当成一名检察官,她还是众多青少年朋友的人生导师、检察官妈妈,是那些罪错孩子父母眼里的天使。

  11年做一件事,李彩云希望“有所回报”。这回报,不是金钱,而是孩子们的变化。

  有一次,景某某分享心得时说:“作为问题少年,我从来没想过会有机会可以改过自新,会变化这么大,在这里,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可敬可爱,老师告诉我们,当我们弯下腰、低下头那一刻,你才会收起那颗高傲、冷漠、自私的心,才会懂得谦虚、感恩,现在我懂了,要做一个谦卑、善良、正直的人。”

  又有一次,李某某和孙某某是一对曾因为结伙盗窃而被处罚的母女,孙某某在生日当天,特意给家人做了碗长寿面,耐心地切菜、和面,毕恭毕敬地把饭菜盛好。孙某某真诚地对父母说:“十七年前,是你们给了我生命,用爱心抚养着我,十七年了,我对你们的恩情熟视无睹,每到过生日的时候,总是和朋友吃喝玩乐,从来没有考虑到你们的存在,参加学习班,学习了传统文化之后,才知道我的生日原来是母亲的受难日,希望你们原谅我以前的过错,我知道错了……”后来,孙某某考上了大学,在校期间品学兼优,现已参加工作,走上社会,李某某的公婆更是满眼热泪地说:“我媳妇真是大变样,以前我们老两口觉得她这辈子也不会对我们好,没想到这次回来主动给我们做饭,还给我们鞠躬,你们检察院真有办法啊!”

  ……

  李彩云心软,容易掉泪,这一次又一次,她的眼泪好像总也流不完。

  “每一个摔过跟头的罪错未成年人内心里都希望获得新生,每一个被伤害过的罪错未成年人都有修复伤口的愿望,每一个为人父母的公民都有教育好孩子的初心。”李彩云如是总结。

  一次机会,换一种人生

  贝蕾关爱课堂内,每层楼都进行了爱国敬业、传统美德、革命传统、党史国史挂画布展,营造出的浓厚的境教文化,让前来学习的家长和孩子们不论课内、课外随时随地受到文化熏陶。

  最令李彩云自豪和骄傲的是跨省帮教了马某英等4名罪错未成年人。

  马某英是甘肃人,因家庭父母离异,疏于管教,他自10岁开始混迹社会,各处流浪,在流浪中学会开车,跟随别人盗车,后马某英通过网吧上网、朋友介绍等途径认识了同样缺少家庭管教的黄某星、谢某、柳某、马某峰、朱某、兰琪某等未成年人,结伙一路在全国各地流浪盗窃。因为大部分孩子年龄在16周岁以下,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懵懂的孩子们便一路肆无忌惮,游走在法律的边缘,挥霍着自己的青春。

  2019年4月,他们在洛阳盗窃作案时被公安机关一举抓获。新安县检察院在办理该案时,经过审查,认定其中马某英、黄某星、谢某、柳某四人相关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同时四人年龄在16周岁以下,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因此四人行为都不构成盗窃罪。

  面对这样几个特殊的孩子,检察官们都认为,这四个孩子决不能一放了之,但是,不放出去,也得有个法子教化他们。鉴于四人户籍所在地在甘肃,新安县检察院将该案上报洛阳市检察院,检察院又将该案上报河南省检察院,河南省检察院与这四个人的户籍地甘肃省检察院进行了积极联系,而后,河南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将帮教这四个孩子的希望放在了登封市检察院。

  这次特殊的开课,河南省院第九检察部负责人唐懋莹、副主任朱艳菊、登封市院检察长刘文胜也来了,用心安排每一节课程,为孩子们创造最好的上课和生活环境。在开班仪式上专门安排升国旗唱国歌、播放习近平总书记讲话视频、播放登封市检察院未检帮教展示片、播放学习班回放片和“未检工作动漫”等环节。

  五天课程,每天课时从早上6:30开始,到晚上9:00结束,11个小时的课时时间,所有的检察官都和罪错孩子及家长们同吃同住同学习。课间课下,检察官一有机会就与这四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交流,孩子们被深深触动了。

  马某英小学三年级就辍学,天马行空,无拘无束,开始的他难以坐下来认真听课,字也写不工整。李彩云仔细观察了他的反应,及时针对性地调整课程安排,一次又一次与马某英谈心,及时肯定他的进步,并指出他内心的动荡来源,矫正他的不良习性。

  马某英很快就对李彩云亲近了起来,愿意听从李彩云的教导,一进到教室,抢着坐到第一排,一笔一画描摹老师的讲解。写字艰难的他居然记了厚厚一本的笔记,凡是记下来的内容,他每天会反复看几遍。

  黄某星原来基本不和父亲说话,与家庭矛盾极大,在检察官的教育开导下,他每天晚上与父亲亲切交流一两个小时,无话不说;其中一个孩子分享到:“从小到大,这是爸妈陪我最长、最美的一段时光。”

  “孩子们的成长历程中太缺少父母高质量的陪伴了,孩子们太缺少来自父母正确的关爱和教育了,父母们的家庭教育也太需要有针对性的指导了,连续5天心无旁骛、专心致志高质量的陪伴和学习,往往会燃烧起亲情感化的大火,焚烧罪错未成年人及其家庭的精神垃圾,让他们找到重建幸福家庭和幸福人生的‘金钥匙’。”

  在课堂设置的给最敬爱的人送感恩卡片环节,有两名孩子把卡片送给了检察官们,上面写道:“感谢检察官,如果不是你们把我们送到这里学习,我们会继续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什么是未检案件的精品?精品就是孩子的转变;什么是光环?光环就是孩子明白了今后的人生方向;什么是成功?成功就是孩子的转变。”在当期学习班闭幕仪式上,李彩云的话使在场的罪错未成年人和他们的父母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2016年4月2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组织全国人大代表视察团到河南视察检察工作,在登封市检察院视察未检帮教工作时,代表们观看了帮教工作视频,阅读了《不能等待关爱》一书。人大代表韩长安深有感触地说:“登封检察院的未检工作做得非常好、非常实,国家要发展、社会要进步,要从青少年成长抓起,青少年好了,我们的社会会更和谐,国家会更繁荣,青少年教育必须加大投入,你们做的这样好,令我感动,我计划在登封市检察院成立关爱青少年成长基金,我自愿为登封捐款100万元,支持你们的工作。”言出必行,2016年8月10日下午,韩长安再次来到登封市,通过登封市慈善总会,向登封市未成年人帮教工作捐款100万元。

  2019年5月,经过河南省检察院、最高检的层层评审,最高检确定了登封市院、新乡市院、中牟县院在内的35各单位为第二批“全国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创新实践基地”。

  不愿接受采访的主角

  “等退休了,我会去做社会志愿者,因为社会上太需要这部分群体了!”5月10日,在河南省登封市检察院,面对《方圆》记者的采访,李彩云这样说。

  11年来,登封市检察院帮教的510名涉罪未成年人没有一名重新犯罪,连续11年,登封保持了涉罪未成年人重新犯罪零纪录。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小个子女检察官能把这个事做那么大,产生那么深远的影响,改变那么多人。

  李彩云的办公室陈设俭朴至极,带着20世纪的光阴和气息。一桌,一椅,一书橱,一个脸盆架,一张老旧的双人沙发、一张茶几、一个书橱。“爱能创造奇迹,爱是上苍对人类的馈赠,是心灵贴近的桥梁。”“我是什么样,社会什么样,中国什么样。”……书橱上贴着几张白纸,白纸上李彩云用钢笔亲手写下的这几句格言,令人过目难忘。窗台上,办公桌上,分别立着两尊毛主席铜像,擦拭得一尘不染,熠熠生辉。

  在《方圆》记者到来之前,李彩云正在阅读一封过去帮教过的罪错未成年人的来信,一边看,一边拿着纸巾抹眼泪。“姑姑,我想对您说我爱您。从小到大,尽管我不是您亲生的孩子,但是,您从没有把我当外人,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对我。虽然我犯了错误,可是您没有放弃我,仍然和以前一样爱我。到这个学习班以来,我在这里学会了怎么做人,遵守法律,我也懂得了感恩,我长大后要回报您,做个好人……”

  对于记者的来访,李彩云有点抵触,同行的登封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主任顾贝蕾说,这是李彩云一贯的作风,她不大乐意接受采访,更不愿意宣传自己。平日里,李彩云也一直教导身边的小年轻,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我们不是为荣誉而干,是为内心那份踏实而做。

  “我和刘文胜检察长的观点相同,法律是服务社会的,司法是有温度的,有温情的,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构,在做好主责主业的同时,也应关注社会对法律的迫切要求,并积极回应。面对那些心智尚不成熟的罪错未成年人,在办案过程中要时刻注重犯罪预防和维权帮教,以爱心、耐心、宽容之心对待他们,给他们一份爱和希望。青少年犯罪的根本原因在于人生观、价值观的迷失,不少未成年人犯罪的背后,更有很多家长忽视家庭教育,或者本身道德观念不成熟的原因。经过认真调研,我们建立‘崇法尚德,以文化人’未成年人全方位帮教机制,通过一开放、一集中、一封闭、一跟踪、一回访的‘五个一’工作法,来认真开展罪错未成年人教育,引导开展亲职教育。”一开口,李彩云谈到的全是关爱工作和那些孩子们。

  自参加工作以来,从在市政府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到任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尽管李彩云先后调整过多个岗位,但她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最有价值和最有意义的日子就是分管未检工作,开展罪错未成年人帮教,开展亲职教育的日子。每每回忆起来,她很感恩这些不寻常的工作经历,令她真切体会到传统文化对人们内心世界的深刻影响。

  “还有一个多月我就从副检察长的位置上退休了,那时候,我就真是一个管闲事的志愿者了。”李彩云笑呵呵地谈起即将到来的退休,看不出任何的失落和不快。

  “以后,还会管那些孩子吗?”

  “管!只要他们需要我。退休后,我的身份和职业就是社会志愿者,我还要引领更多的人参与到志愿者的队伍,继续开展罪错未成年人的帮教,开展亲职教育,为社会安宁、家家幸福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李彩云说,日子跑得真快,说退休,就退休了。可对于自己这几十年的奋斗人生,她问心无愧,踏实满足。

  李彩云的“五个一”工作法

  “一开放”

  检察机关向罪错未成年人及其家长开放式免费提供各类法律和道德类学习资料,解答家长们的各类疑问,让罪错未成年人及其家长在家开放式学习,对检察机关和法律知识从陌生走向了解,从了解走向敬畏。

  “一集中”

  每周五让罪错未成年人及其父母来到检察院或关爱基地,集中学习半天,利用坚持集中学习,观看革命故事、励志、孝亲感恩等内容的视频,分享在家中一周来学习和劳动收获,培养孩子及其父母的学习习惯。

  “一封闭”

  也是帮教机制的核心,利用寒暑假举办封闭式的亲职教育学习班,五天时间,食宿学统一安排,不收取任何费用,只要求罪错孩子的父母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放下手机等电子产品,与孩子同学习,同吃住,进行高质量的全心陪伴,改善和强化与孩子的亲子关系,父母和孩子共同树立知错、改错的决心和信心,为罪错未成年人重新构建健康成长的家庭环境。

  “一封闭”结束后,检察机关还将持续三年或更长时间的“一跟踪”“一回访”,巩固帮教成果,持续传递检察关爱。

  李彩云,河南省登封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任职期间,她经手审批的案件达6000余起。在审查起诉工作中,她将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矛盾放在首位,使每一位当事人深受教育;在办理未成年人案件时,她将崇法尚德、以文化人的帮教理念,深深根植于每起案件中,建立了“五个一帮教法”,还举办了19期《贝蕾关爱课堂》,共同参与教育挽救未成年人。

[责任编辑:刘蕊]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