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冬冬:派出所不出产福尔摩斯

时间:2020-01-07 17:04:00作者:胡杰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年里经他手关的人,怎么也得有个七八十个。从抓人,到审讯,再到报批各种材料,您想想,这得多大工作量!当然,案子都是大伙儿一起办的,派出所不出产福尔摩斯

  沁苑二村小区再发“白日闯”案子时,江苏省南京市迈皋桥派出所社区民警孙冬冬感觉自己的一张脸变成了羊肉串,被烤得吱吱冒烟、往下流油,别人还在往上面撒孜然粉、辣椒面和盐。

  “上次发了案,三个多月过去了,到这儿还没有破案。现在又发了案,孙警官,你说说,咱这院子装了这么多监控,到底有用没用哇?”院子里一见到孙冬冬,上点岁数的业主都要跟他这么嚷嚷几句。有的人知道孙冬冬也在这院子里住,说话就更难听:“是不是非得把你家也偷了,你才能好好破案呀!”“得了吧,这案子,他们根本就没本事破。”旁边这位扯扯刚才说话那位的袖口,让人家别跟他再理论。看上去,倒像是在给他解围。

  孙冬冬确实就住在这个小区。他是在头一次发“白日闯”之后搬这儿来住的。他住那个单元的408,发案那家在他家楼下,307。他搬来后,他这个单元这回太平无事;可一左、一右两个单元都发了案。而且,和上次307一样,损失都不小。嫌疑人除了现金和金银细软,别的统统不要。这两家左邻右舍每家损失都在一万多元。嫌疑人应该是利用上午住家户出去上班、买菜时下的手。从中午,到下午,受害家庭中陆续有人回来,才发现。后来,旁边的那栋楼也有人报案,家里也被偷了。这家损失更重,两万多元呢。现场虽然是分局刑侦大队在出,但孙冬冬也得在场呀。

  社区的主任、书记听说后,也来到这几家被盗人家看了看。见了孙冬冬,都跟他点了点头。

  “冬冬,咱这儿装监控,可是花了一百七八十万呢。装的时候,你说往哪儿装,咱就往哪儿装呀!”主任说了前半句,后半句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听说上次通过监控发现了那个小偷,怎么就抓不着呢?”书记接着发问。

  “还在抓,我们刑警还在想办法。”孙冬冬脸上堆着笑,笑得不太自然。他长着一张佛像一般的脸,小眼睛,高鼻梁,嘴巴棱角分明。很短的头发,也让他的面孔看起来像个僧人。这一天,除了看现场,有点发福的孙冬冬就像个外交部新闻发言人一样,在小区里不停地答“记者”问。这时候,他挺怀念他当刑警那会儿的感觉。刑警苦归苦,累归累,却不用像社区民警这样,天天要面对群众,赔笑脸。刑警就是破不了案,也不用老去跟群众解释为什么破不了案吧?

  不当警长

  孙冬冬35岁,江苏盐城人,江苏省警官学院侦查系毕业,就在南京市公安局栖霞分局迈皋桥派出所当刑警。这一干,就是十年。分局、市局的刑警,整天接触的都是大案要案,立功的机会多;派出所刑警呢,天天面对的,都是些鸡毛小案。要想在案子上立个功,比白天见到星星还难。不管怎么说,一年里经他手关的人,怎么也得有个七八十个。从抓人,到审讯,再到报批各种材料,您想想,这得多大工作量!当然,案子都是大伙儿一起办的,派出所不出产福尔摩斯。一个人哪能搞案子呀,法律也不允许嘛。

  有一回,有人打电话报警,小区来了个贼,被堵在了楼上,孙冬冬带了一车人就去出警。那天晚上,七点来钟,有个妇女下班回家,一开门,发现客厅翻得乱七八糟,又听到屋里有动静。女人赶快把门关上,反锁房门,打电话报警。左邻右舍一听说,全都跑出来看热闹。这下,小偷想溜都溜不了了。

  “人在里头呢!”孙冬冬他们一到,报警的妇女就赶快给他们把门打开。可是,孙冬冬进门一看,屋里确实被翻得狼藉一片,却不见人影。仔细一找,原来,阁楼的天窗开着的。这是一栋六层高的砖混楼房,顶层的房子带阁楼。阁楼外面,就是屋顶了。孙冬冬带着四五个人一起从那扇敞着的窗子爬了出去。这时,天早就黑透了。屋顶黑乎乎,啥也看不清。打着手电,四下里搜,就发现一个瘦瘦的小伙子猫在一个阁楼顶后面。手电光雪亮,一照到他,他像受惊的野兔一样立即蹦起来,紧蹿几步后,从一个阁楼窗户钻了进去。房顶这么黑,孙冬冬他们可不敢像那小子那样玩命跑。他们小心翼翼接近那个阁楼,也从窗户一个一个翻进那户人家,却发现,那小子没跑成。原来,这户人家的防盗锁也从外面反锁了,他在里面弄不开。一见警察追过来,这小子一下猴急了,一把拉开窗户,要往下跳。六楼高,这得十几、二十米吧,这要让他跳下去,哪有不摔死的道理。孙冬冬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辅警小童和另一个便衣队员已经眼到手到,生生地把那小子从鬼门关拽了回来。好悬!

  在南京,派出所民警要提副科,都要先当警长。孙冬冬已经当上了警长,却自己主动提出,想改行当社区民警。他去找所长,所长马上面沉似水:“你警长干得好好的,不想提拔了?”

  孙冬冬换岗位,有些自己的实际困难。他家离派出所挺远,不堵车,开车都得四五十分钟;关键是,他的娃娃小,家里需要他照顾。而刑警出差多,动不动,他就撇下老婆、孩子,跑得没影儿了。可是,看他横了心要换岗位,连他老婆都劝他:“刑警干了十年,你吃了不少苦。现在改行,你就又是新手上路。想好了,可别后悔。”

  一个男人,怎么能动不动就后悔呢?其实,孙冬冬改行当社区民警,也有些工作上的想法。搞案子这些年,他就发现,高精尖的科技手段不一定能轮得上基层民警使用;派出所刑警最看得见、摸得着的法宝,就是图侦了。监控探头装得越多、位置越合理,搞案子时用起来就越得劲儿。可是,问题就出在了这儿。刑警办案需要用图侦,可是,安装监控时,刑警却没有话语权。如果自己当了社区民警,监控探头装多少、装在哪儿,都由自己说了算,那自己的社区发了案,哪有破不了的道理?发了案都给它破了,这社区工作有啥不好干的?

  就这样,孙冬冬辞掉了警长,干了社区民警。

  监控探头

  万寿社区,曾经是全省的社会治安重点整治社区。“重点”被摘帽之前,一年中光入室盗窃平均要发50多起;摘帽之后,案子虽然一年只发20来起,但破案率很低。

  万寿社区一共八个小区,六个都因为是小产权房,落不了户。小产权房租金低廉,房客流动性就特别大。当初干刑警时,孙冬冬就知道,万寿社区监控探头装的少,图像质量也不好,这里发的案子,好多真的就没法破。

  来这儿当社区民警,孙冬冬起初无非是加强人防工作,让楼栋长、单元长多发挥作用,把物业、房产中介拉进来,搞些“党员示范岗”评比之类的活动。不久,省上在推广“雪亮工程”,要求广泛安装监控装置。孙冬冬大喜,机会来了。他赶快去找社区的主任、书记游说,一拍即合。在安装监控的同时,孙冬冬在社区里建起了自己的网格化指挥中心。他让社区买了50台北斗定位系统的电台,也就是对讲机,发给协管员、物业主任、小区门卫、平安志愿者队长、城管队员等人。这样,视频里发现什么异常情况,电台一叫,手持对讲机的工作人员就可以就近赶到,先期处置。一次。社区副主任老葛发现大门口有个人形迹可疑,用对讲机通知孙冬冬,孙冬冬马上赶过去,把人带到警务室一审查,乐坏了。您猜怎么样?这人居然是外省的一名网上逃犯,酒后驾车肇事逃逸,跑了好久了。

  孙冬冬的十年刑警当然没白当。社区里247个监控探头,每个探头布在哪里,那都是有讲究的。年底,又到了发案高峰期。万寿社区接连发了三起门面房被盗案。既然网格化指挥中心刚建好,孙冬冬就拿这三起案子试刀。有一家被盗门面房是家干洗店,在它后面,有一条30米长的死胡同。这条胡同只有一张桌子宽,里面也脏,平时根本没人去。但布监控的时候,孙冬冬就想到,除非有特殊想法,否则,不会有人往这里钻的。他把对着大门口的一个探头角度调整了一下,就把这条死胡同收入眼底。

  洗衣店发案那天,下了一天的雨。嫌疑人作案时戴着手套,现场没留下什么痕迹;而现场外面,所有痕迹又都被雨水冲刷掉了。但是,孙冬冬调取监控,就发现了嫌疑人。一个中年男子,个头矮小,头发稀疏。他夜里空手进入巷子,出来时,腋下却夹着东西。

  发现了嫌疑人的行踪,就继续追踪他从哪儿来。这样,一路追出几百米,就到了一个小麻将档。一看照片,麻将档老板一眼就认出,这人是他这里的常客,只不过不是天天来。孙冬冬就给老板留了话,下回这人再来,马上给他打电话。一天凌晨一两点,孙冬冬在家正睡觉,麻将档老板的电话来了:“那人来我这儿了,你们快过来!”一听这话,孙冬冬赶快给值班的便衣打电话。

  嫌疑人被带到了派出所。就是监控里拍到的那位,没错。四川人,有多次入室盗窃前科。老江湖,嘴都硬,啥都不承认。那怎么办呢?就把他的活动轨迹再往前推。这一推就发现,之前快餐店、小五金店被盗时,都有他在周边活动的身影。这人作案,专找后窗没有加防盗网的门面房下手。有了这两起案子的嫌疑,这小子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把他关进看守所后,刑警慢慢跟他磨,终于把这几起案子都审了下来。如今,他已经在服刑了。

  另有一次,楼栋长跟孙冬冬反映,楼上新来了几个房客,都是男人,天天待在屋里,很少出门。孙冬冬一听,赶紧过去,把监控的角度调了一下,正好对着这户人家的门口。果然如楼栋长所说,这仨爷们儿天天呆屋里,连吃饭都是叫外卖。租房的人是个本地人,调身份证一查,有吸毒前科。孙冬冬认为,这很可能是一个吸毒窝点。登门,当场做尿检,却呈阴性。难道这回失手了吗?孙冬冬心里犯嘀咕。可把另外俩人的身份证一查,其中一人却是个逃犯。原来,这里是一个邪教窝点,这三人都是骨干成员。

  耳聪目明

  有了网格化指挥中心后,要说破案快,还不是这起系列入室盗。一次,一个惯偷瞅准时机把一辆电动车往小区外推,走了几百米,就被便衣抓获。这案子,孙冬冬还上了电视新闻呢。您问怎么这么快呢?这就要讲讲孙冬冬的人缘了。

  小区里有个独身居住的残疾人,比孙冬冬大两岁,孙冬冬喊她杨姐。杨姐有先天性皮肤病,怎么治也治不好。她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肤,包括脸上,看上去就有点吓人。杨姐就有些自卑,从不主动跟人接近。但是,孙冬冬来了后,不嫌弃她。来看她时,手上还不空着手。一来二去,杨姐对他也就不戒备,有点心事也爱跟他说。其实,杨姐是个内心挺阳光的人,她有两个心愿,一是死了以后,想把自己的遗体捐献出来。她的皮肤病不是一直治不好吗?那就无偿提供给医疗机构,供人家研究。杨姐从新闻中得知,好多中学生都有过轻生的念头,就想到学校跟孩子们交流交流,谈谈自己的感受。她就想告诉孩子们,她这样子都能活下去,你们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一定要珍惜生命。

  以为就是说说而已,但孙警官真就给她去办这两件事了。捐献遗体的事儿,已经联系好;到学校交流的事儿,也联系好了,只是具体的时间还没有确定。孙警官说话靠谱,那人家托付她的事儿,她也就当真。

  那个偷电动车的惯偷就是杨姐发现的。她大多数时间待在家里,孙冬冬就拿她当了个治安信息员,让她发现什么可疑情况,马上给他打电话。一看那人偷电动车,杨姐就没犹豫。孙冬冬对讲机一叫,马上有人就近抄了过去。所以,那惯偷才会那么快就被抓住。

  孙冬冬在万寿社区干得正来劲,各方面反响都不错,却没想到遇到个“白日闯”的贼,差点让他栽了面子。

  这人可疑

  “白日闯”,当然是白天作案。嫌疑人大模大样地来到小区。进楼里,摁门铃,还敲门,甚至高声叫门。你如果来开门,他胡乱报个姓名,然后就说声“对不起,找错了”。扭头就走;可是,如果你里面没动静,嗬嗬,人家就要亮家伙了。这号案子,孙冬冬当刑警时接触过。技术开锁,比主人用钥匙开慢不了多少。进到屋里,翻箱倒柜找细软,有的还该吃吃、该喝喝,不拿自己当外人。

  沁苑二村第一次发案,在刚入秋那会儿。正午阳光,炫人眼目。孙冬冬跑去出现场,出了一身的汗。入室盗窃,分局刑侦大队的技术人员是必来出现场的。可是,嫌疑人显然是个老“艺人”,不光戴手套,连个鞋印都没留下。孙冬冬到这户被盗的307室看了,楼虽不高,但窗户上并无擦痕,说明人确实不是从窗户进来的。门窗完好,门锁也没有被破坏。他明白, “白日闯”来了。现在,就要看图侦上能不能找到突破口了。

  孙冬冬张罗物业办主任、楼栋长、单元长等一干人,来到社区网格化指挥中心看监控。从早上九点,一直看到了中午十二点。大伙正准备回去吃午饭,物业主任老徐让把一个画面暂停下来:“这个人,肯定不是咱们小区的。”画面再次动起来,老徐接着指点着说:“你们看看,这个在楼前晃来晃去的人,是不是咱小区的人?”众人一起瞪大眼、伏下身,然后又一起直起腰来:“确实不是!这人可疑。”

  还是老办法,倒推这人怎么进来的。两个图侦员,一个专门盯这个人,另一个继续看别的监控,看看有没有漏掉什么可疑情况。

  嫌疑人确定之后,刑警上手,用别的招数,查出了此人的真实身份。这人来自安徽滁州,有盗窃前科。可是,就凭现在掌握的这点证据,还不足以把他作为逃犯进行网上通缉。也就是说,要想抓住他,全得靠刑警弟兄们自己想办法。

  “七天之内,你们要是把人给抓到了,我请大家喝酒!”孙冬冬把这话跟刑侦所长说了,也跟俩图侦队员说了。那次跟他上楼顶抓小偷的辅警小童,现在就在当专职图侦队员。都是小兄弟,关系没的说。可是,这顿饭他们却没吃着。因为直到又一次发“白日闯”,三个多月过去了,刑警还没抓到人呢。

  因为社区事儿太多,天天开车长途奔袭,不是个事儿。在这起“白日闯”发案之后,孙冬冬干脆就在沁苑二村租了房,把家搬了过来。为了照顾孩子,他专门把老娘从盐城老家接了来。却没想到,有他这个片儿警镇在这儿,小区上次的“白日闯”没破,这次又连发三案。

  去第二个现场时,孙冬冬得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情况。受害人告诉他,他们家自己装的有监控,嫌疑人进门,正好可以拍到。下午三点多,小童来电话告诉他,这个嫌疑人和上次去307“白日闯”的,是同一个人。而且,受害人家里的监控画面相当清晰。

  有了这样的证据,再加上各种高科技手段的支持,不久刑侦所长就告诉他,人确定了。这人作案之后,立即潜回了老家。上次之所以去滁州没抓到他,是因为这小子并不回自己的老家,而是在县城租的有房子。“怎么样,跟我们一起去抓人不?”

  废话,这还用问吗!孙冬冬刑警出身,抓人这样最刺激的环节,哪有不去的道理。当天下午四点半,他们就驱车赶往滁州。当晚七点多,找到那个嫌疑人时,这家伙正躺床上看新闻联播呢。这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从十八岁之后,就在不断地吃牢饭,养成了每天准时要看新闻联播的习惯,挺关心国家大事。逮住他的时候,他的赃款、赃物就已经转移。

  如今,和孙冬冬来之初相比,万寿社区的发案数至少降了一半,而可防性案件破案率由10%上升到了80%。采访他这天,所里刑警帮着他又破了一起盗窃车内财物案,车内价值一万多元的香烟全部追回。这案子,孙冬冬没沉住气,又悬赏了:“这顿儿还没请呢,欠了一顿!”

[责任编辑:刘蕊]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