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检和龙凤胎的故事

时间:2020-01-13 16:53:00作者:崔友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对身陷网贷的小夫妻,以12万元的价格卖掉了他们出生不久的龙凤胎,消息很快传遍了这个平静的东北小城,宋志学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央视都播了”

  三月份的北方,天气虽然很冷,但是初春的暖意已经缓缓到来。晚上,宋志学驱车开进了小区,从他上班的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检察院到赤峰市里他所居住的小区,大约有一个小时车程。

  “宋检,昨天的‘热线12’看了吗?”突然,小区里,与他熟识的一位大娘凑过来问他。

  这位大娘刚从熟食店出来,手里拎着一些熟食,散发着特有的香气。

  “没有啊,我这几天挺忙的,好久没有看电视了。怎么了?”

  “你们元宝山区有小两口,把亲生的一对龙凤胎给卖了,听说每个孩子卖了6万元,昨天央视《社会与法》频道都播了,你说,这年头了,怎么还有卖自己亲生骨肉的?”

  “是啊,这两口子,可够狠的,你们一定要治治这样的人。”旁边的李婶,也随声附和了一句。

  “哦,好的,我回去上网看看。”

  宋志学回到家里,打开了网络,很快在网上搜到了“热线12”里播发的这条新闻,事情的确来自元宝山区,镜头里那几位公安分局的刑侦警察,他很熟悉。

  2016年7月,宋志学从赤峰市检察院调到元宝山区检察院任检察长,几年来,他兢兢业业,深受当地群众的好评。因为他平日为人和善,所以很多人都愿意接近他。这个节目里报道的事情立即引起他的重视。他拿起电话,与院里负责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于佳乐取得了联系,问她知不知道这个案子。

  “宋检,我们也是刚刚看了央视的报道,刚才我也和公安部门联系了,他们说,这个案子目前还在公安部门进一步办理中,估计过几天就会移交过来。”

  听了于佳乐的汇报,宋志学放下了心。甭看于佳乐还是一个年轻母亲,却是元宝山区检察院的一名得力干将,经验丰富,主动性强,工作从没有含糊过。

  宋志学相信她们会把这个案子处理妥当。但是,头脑中一想起“热线12”的主持人潮东与专家剖析案情的对话,就免不了犯嘀咕。是呀,一对刚刚牙牙学语中的龙凤胎,竟然被亲生父母卖了,虽然被解救出来,他们的亲生父母肯定要面临牢狱之灾,这两个年幼无知的孩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佳乐啊,这个案子到了咱们院,就立即通知我!”打完这个电话,他稍微松了一口气,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温水。恰好,他的女儿也放学回家了,暖暖的一声“爸爸,我回来了”竟然让他愣了一下,不知为什么,一种异样的滋味突然从心底里涌了上来。

  12万元卖掉亲生龙凤胎的小夫妻

  没几天,公安机关就把案子移送检察院审查逮捕,宋志学很快了解了具体案情。

  涉案的小两口分别是兰某某和冯某某,他们在打工中相识,逐渐产生好感并同居。2017年3月,冯某某发现自己怀上了兰某某的孩子,就找兰某某商量,让他尽快给自己一个名分,兰某某最终答应了她的请求。2017年4月,他们在元宝山区五家镇的农村,办了婚礼,后来,又补领了结婚证,属于合法夫妻。

  结婚后,妻子冯某某才慢慢了解到,丈夫平时并没有什么固定工作,生活吊儿郎当,花钱又大手大脚,一贫如洗,与父亲的关系也十分紧张。为了避免家庭矛盾,他们一直在外面租房子住。更可怕的是,丈夫兰某某还在网上借了多笔利滚利的网贷,催债的电话很多,兰某某只好拆了东墙补西墙。

  2017年9月30日,一对可爱的龙凤胎在赤峰学院附属医院出生。但是,看着孩子稚嫩的小脸,父亲兰某某却笑不起来。这一个孩子还养不好,一下子来了两个,日子怎么过呀?

  于是,兰某某产生了卖孩子的想法,并偷偷在网上联系了两家买主。当丈夫把卖孩子的想法和妻子说了后,妻子冯某某十分生气,还骂丈夫是禽兽,连自己亲生儿女都要卖。后来,看到丈夫每天愁眉苦脸的样子,她心里也有些动摇,这时候,丈夫又对她软磨硬泡:“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我们这个状况,孩子跟我们就是遭罪,如果我们给孩子找两户好人家,不比跟着我们受罪强?”

  听丈夫这么说,冯某某的心也软了,对卖掉孩子的事不置可否。于是,就发生了前面新闻报道中的事情。

  就在小两口卖掉孩子一年多以后,元宝山区刑警大队接到自治区公安厅的线索,立即予以立案侦查,很快将犯罪嫌疑人兰某某和冯某某抓获,并将孩子平安解救。

  央视节目里,有一段是解救孩子的镜头,两个买孩子的家庭对孩子都建立了较深的感情。

  购买女婴的那家人对警察说:“我不能说自己家多么富有,但是该给孩子的,我尽量都买最好的,现在孩子被你们抱回去,我怎么舍得?”而购买男婴的那家人,是因夫妻两人结婚不能生育才要在网上收养孩子的。同样,他们也很疼爱孩子。他们说:“孩子在我家,没有受半点委屈,想干啥就没有干不成的。”

  现在孩子的父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母亲因再次怀孕被取保候审。一对龙凤胎何去何从?这一点,让宋志学陷入了沉思中……

  “我们该不该管?”

  了解案情后,宋志学立即通知办公室,要他们尽快召集检察官们开一个碰头会。

  “大家都谈谈自己对这个案件的想法吧。”

  参加会议的人都是业务骨干,每个人都提前看了央视的报道,听了宋检的话,低头思考。

  “我认为,此案事实比较清楚,证据充分,在定罪和量刑上大家并不存疑。” 一向干脆利落的于佳乐打破了宁静,首先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孩子的父母肯定涉嫌拐卖儿童罪,那两家收买孩子的当事人,也要按照法律规定处理。”

  “对,这案子,公安机关前期做得很好,我们依法办案就行。”两位未检的年轻干警也同意于佳乐的看法。

  “我不是担心这个。”宋志学的目光从大家脸庞扫过。然后,平静地说:“我是让你们说说这两个孩子将来怎么办?”

  “这,不归我们管吧?”一个检察干警小声嘀咕了一句。声音虽然很小,但这话还是被宋检听到了。

  “我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这两个孩子,我们该不该管?”

  这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宋检召集大家过来,是要大家思考这个问题。

  于佳乐毕竟是多年从事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员额检察官,站起来说:“宋检,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照顾是很可怜的事情,但是,我们又不能让他们的父母脱离法律的惩罚。所以,我们可以把案子延伸,多在孩子的关爱上下功夫,决不能让孩子无依无靠。”

  宋志学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那,我们拟订一个方案吧!”宋志学对大家说。外面,夜幕刚刚落下,院子里的灯一下子全亮了。

  “这事,我一定办好”

  案子按照正常程序进行。龙凤胎的父母兰某某、冯某某很快以涉嫌拐卖儿童罪,由元宝山区检察院向元宝山区法院提起公诉。“孩子的监护人问题怎么办?”宋志学找来了副检察长王镭和未检的于佳乐。

  “按照法律规定,孩子父母的监护权应该被依法撤销,由法院判定孩子新的监护人。”于佳乐是一个有心人,对此案涉及的法律问题了如指掌。

  “这方面,你最有经验, 你说说这件事怎么处理?”宋检把目光对准了王镭。

  王镭多年从事检察业务工作,曾经办理过很多大案要案,社会经验又十分丰富。2018年,他被赤峰市纪委监委借调了一年,刚刚回来,未检工作是他负责工作的主要部分。事先,王镭已经掌握了这个案件的主要情况。听宋检问自己,就胸有成竹地提出了解决方案,认为这事得先找民政部门,让他们出面,才能撤销孩子父母的监护权……“宋检,这事就交给我吧,我去协调办理!”

  第二天,王镭带着于佳乐,来到了民政局米局长办公室,首先说明来意,然后把一份检察建议书送达给米局长。本来,这米局长就是检察院的老朋友,对检察院多年来的工作十分佩服,他接过检察建议书,认真看了看,坚定地说:“放心吧,这事,我一定办好!”

  2019年6月21日,元宝山区法院判处兰某某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冯某某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二万元。鉴于冯某某再次怀孕,法院下达了《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现冯某某被暂予监外执行,同时,对收买孩子的两个家庭,也做了另案处理。

  与此同时,元宝山区民政局作为适格申请人,向法院提起撤销兰某某和冯某某监护权的申请,法官还亲自与米局长通了电话,确认了这个案件的原委。6月24日,元宝山区法院受理了由元宝山区民政局申请的撤销兰某某、冯某某监护权一案,根据现实情况,最终做出判决,撤销了这对龙凤胎父母的监护权,并指定由两个孩子的外祖父母担任监护人。

  监护问题解决了,宋志学与王镭又亲自出面联系了当地的一家比较有名的民营企业。老板听说此事,爽快地答应,一定要资助这对龙凤胎,直至他们大学毕业。

  送别时,公司老总拉着他们的手说:“放心吧,这事,我一定办好!”

  随后,他们又协调公安机关的户证科,将龙凤胎的户口落在孩子爷爷的户口本上,解决了户口问题。同时,宋检再次联系民政部门,申请将这对孩子评为 “事实孤儿”,争取获得更多的政策补助。

  “法律虽无情,但一定是有温度的”

  虽然一路绿灯,宋志学心中始终牵挂着这对龙凤胎。

  作为一名基层检察长,宋志学有干不完的工作,尤其是在扫黑除恶和公益诉讼工作上,他投入了大量精力。但是,一想到那对嗷嗷待哺的龙凤胎,他心里就安静不下来。前几天,在他的协调下,孩子司法救助金的问题已经妥善解决了,但是,孩子如今的生活状况怎么样?新指定的监护人能负起监护责任吗?孩子心理会不会有阴影?一个个问号在他头脑中一遍遍闪过。

  终于,他抽出时间,要亲自去龙凤胎孩子家里一趟。

  9月6日,外面的风很大,宋志学带领未检干警,与资助龙凤胎的某建筑公司老总,一同驱车36公里,来到了那对龙凤胎所住的村庄,他要深入家庭,亲自考察这对龙凤胎被监护状况。

  车子停在了小院的门口,孩子的外公外婆热情接待了他们。这两口子,五十多岁年纪,家里极其简陋,主要靠为乡亲们“扎纸活”挣一些钱。那对龙凤胎已经会跑了,两张小脸红彤彤的,很乖,他们用大眼睛,来回注视着这些陌生人。

  此时,于佳乐像母亲一样俯下身子,两个孩子立时凑过来,一点也不眼生,主动求佳乐阿姨抱抱。

  宋志学坐在床边,详细询问了孩子外公、外婆家里的收入情况,还把为孩子带去的2万元司法救助金送给他们,某建筑公司老总也当场兑现了5000元捐款。

  “法律虽无情,但是一定是有温度的,孩子的父母受到惩罚,但孩子是无辜的,希望你们好好履行监护责任,我们会帮助你们共同培养孩子长大,让他们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一席话,让孩子的外公、外婆十分感动。

  “谢谢你们,姑娘和女婿犯了法,我们以为所有一切都完了,没想到,你们竟然如此关心他们,今后我们一定要好好履行监护责任,把钱花在孩子身上,确保孩子健康成长。”孩子的外公、外婆站起来,握着这一行人的手,激动地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已经中午了,宋志学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回城的路上,风已经停了,阳光从车窗里透进来,让人感觉到很暖和。

  宋志学,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检察院检察长,员额检察官。他业务精湛,敢于担当,在他的带领下,该院先后获得全国检察文化建设示范院、全国检察宣传先进单位、自治区集体二等功等奖励。他善打硬仗,带头办理涉黑恶犯罪案件。今年,宋志学带头办理3件30人涉恶案件,并且办理了刑事诉讼法修改后全市首件检察机关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

[责任编辑:刘蕊]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