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荣花:援藏不是为了蹭热点

时间:2020-01-14 16:20:00作者:刘琦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很多次开庭,李荣花需要来回奔波1000多公里,恶劣的生活条件和时常突袭的高原反应,给李荣花的西藏法律援助之旅增加了很多困难,也增添了几分传奇

  过去几个月里,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荣花结束了“1+1”中国法律援助活动,从西藏回到深圳,还没来得及梳理手头的工作,便突然发现自己因为参加法律援助出名了。除了工作量的增多,最明显的就是许多遇到困难求助无门的当事人慕名找到她,而这些案子有很多其实并不在李荣花的业务范围内。有朋友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在蹭热点?”

  李荣花显然不在意这些。

  骨子里路见不平、义无反顾的性格,让她“冲动”过许多次,去西藏日喀则市江孜县做志愿者,就是其中一次。由于江孜县地理位置偏远,全县没有一名律师,整个日喀则市除了2018年派驻的6名法援律师外,只有4名普通律师,这就意味着,她和同行的律师肩负着服务18个区县、18万平方公里领域、85万人口的重任。

  其实除了去江孜,李荣花还可以选择景色秀丽的山南或者林芝,但是内心的倔强告诉她:要去,就要去最需要的地方。

  为此,李荣花将自己喜欢的跑步和打篮球两项运动停止了三个月,还向同行请教了如何克服高原反应的方法。一切准备就绪后,2018年7月10日,她和另一位志愿律师赵志良抵达日喀则市。

  然而在李荣花意料之外的是,这趟为期一年的西藏法律援助之旅,让她经历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

  藏族阿奶送了我一箱鸡蛋

  每一天都很忙碌,是李荣花在西藏做法律志愿者的真实写照。处理工伤事件、帮助追讨工资、解决婚姻家事纠纷、办理交通事故案件等,她前前后后共办理各类援助案件近70件,涉案金额近500万元,参与政府法律工作协调4件,为困难群众挽回经济损失总额189万元。很多次开庭,李荣花需要来回奔波1000多公里,恶劣的生活条件和时常突袭的高原反应,给李荣花的西藏法律援助之旅增加了很多困难,也增添了几分传奇。

  2018年7月底,在一个离婚纠纷案件的法庭上,李荣花的半边身子突然浮肿,当地的法官告诉她,这是高原反应的症状,询问她是否需要休息,固执的她咬紧牙关坚持完开庭,直到案件完美解决,才拖着病痛的身体赶回深圳治疗。

  2018年10月26日,李荣花去日喀则市亚东县出差,因为对酒店地热的不熟悉,她感冒了,但当时有三个案件等着她回江孜尽快立案,还有一个案件需要马上开庭,不顾亚东县委、县政府领导的挽留和劝阻,李荣花坚持踏上了归途。来回数百公里山路,6个多小时路程,由于奔波的劳累,感冒加重导致她右肺感染,尽管如此,她一直坚持到10月31日的出庭。

  面对身体的高原反应,李荣花自己一直扛着,没有告诉项目组,其实她每天都咳嗽,睡不好觉,后脑勺疼,也不敢向别人求助,她担心如果项目组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就不让她再回江孜做志愿者了,只有身体实在吃不消的情况下,她才悄悄向司法局领导汇报之后,请假回深圳治疗,等身体状况好转之后,再第一时间返回江孜。

  回忆这些困难,被李荣花描述得很随意,其实在当时,她的内心是害怕的,因为在西藏,许多前来支援的志愿者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高原反应,能不能熬得过去,对李荣花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考验。有好几次,她几乎是拿着生命在这里拼。她时常告诉自己:“只要不死,就要撑下去。”

  内心的坚持,让李荣花放弃了许多休息时间,一有机会她便下乡村,进学校进行普法宣传,帮助藏族阿奶增强法律意识,让他们了解法律的边界,在遇到纠纷时学会利用法律来解决问题。

  尽管西藏之旅充满了磨难与艰辛,李荣花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满足。当地政府、法院、检察院以及相关部门给予她的充分信任和尊重,让她受益良多。还有一些当事人,每逢节日都会给她送上节日问候,她发的朋友圈,也总是会有人给她点赞,李荣花说自己有了忠实的粉丝。谈及此,她满脸溢出的都是开心。

  有一起进城务工人员欠薪纠纷案给李荣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清楚地记得当事人拿到自己被拖欠已久的工资时,脸上流露出的淳朴笑容,像画面定格一样瞬间打动了她,“那种感觉,让我体会到了自己的价值,做公益的快乐比我在深圳赚钱更让人觉得满足”。

  有些感受,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是完全没有办法体会到的。在李荣花结束援藏准备返程的当日,她曾经帮助过的一位当事人从邻居那里得知她要离开,抱着一箱鸡蛋匆忙找到她,日喀则司法局的翻译告诉她,这位藏族阿奶让她一定要收下她的鸡蛋。虽然听不懂藏语,但是从那双清澈急切的眼神里,能够看到她内心的真情。

  “一箱鸡蛋可能也就价值几十元,但是其中包含的真情却是无价的,对于法援律师来说,这些‘战利品’是体现我们价值的最好参照物,也是我们志愿律师藏在心中的小九九,没事的时候大家会拿出来晒晒自己得到了多少锦旗、办了多少案子、成功帮助了多少藏民,还有志愿律师说有藏族阿奶为了感谢他,把家里珍贵的老母鸡杀了送给了他……”谈到这些话题时,李荣花有点不好意思,但听得出来,她的语气是骄傲的。

  援助的路可以走得更宽更广

  在办理萨迦县一起法律援助案件时,受援人的家庭情况让李荣花感到揪心。这户人家是水库移民,家里有年迈的爸爸妈妈和两个孩子,还抱养了一个孤儿,一大家子人住在两间房子里,长子住在一个一面没有墙的棚子里,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窘困的家庭,因为长子突遇交通事故,导致半个头盖骨缺失,几乎丧失了劳动力,整个家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经过伤情鉴定,鉴定机构给出了7级伤残的鉴定结果,不过整个家庭能够获得的赔偿费却只有8万元。“这一大家子失去了最重要的劳动力,没有了收入的他们今后的日子该怎么办?”李荣花很担心。

  能不能有更多的方法去帮助他们,李荣花在工作之余也进行了多方咨询和查证。她发现,除了自己的当事人,当地还有一些身体残障的藏族阿奶生活特别贫困,不但解决不了基本的生活保障,很多家庭因为贫穷导致孩子辍学,如此循环下去,那些到了就学年纪却不能入学的孩子,将来很有可能因为没文化而误入歧途。

  这些连锁效应让李荣花有些害怕,虽然这些担忧不属法律援助的范围,可她心里总是放不下,如果仅凭借自己一己之力,起到的作用不会很大,再三思索之后,她以助学和助残的想法,联系了中国政法大学各地校友会、深圳市司法局和深圳律协进行商议,成立“律师妈妈团”,建立了常设运转的援助机制和渠道,给辍学家庭每月300元的生活费,让孩子上学不仅不花钱,还能挣钱,从而降低辍学率,通过建立捐助渠道,让资助人和被资助人一对一签约,两者保持书信往来,让捐助公开透明,让更多当地人能够得到帮助。

  用援助的经历和精神教育子女

  “我经常和孩子说,做律师是一件很有责任感的事情,不仅自己要努力奋斗,也要让自己成为一个乐于奉献的人。”在西藏工作期间,李荣花的母亲曾带着孩子去探望她,从大城市到偏远地区,生活条件的巨大差异让两个孩子感到不适,一个孩子出现了流鼻血的情况,一个孩子嚷嚷头疼。

  李荣花觉得,这趟行程对孩子们来说是人生的一次深刻体验,让他们看到了人生的不易,工作的辛苦,但即使环境再困难,也要努力去克服,这是她对孩子身体力行的教育。

  其实在深圳的时候,李荣花有时候开庭也会带着孩子们一起,因为未成年人不能进入法庭,她就把孩子放在可以看到庭审直播的保安室;有时候她参加听证会,如果未成年人可以去旁听,她也会带着孩子,她希望孩子可以了解自己从事的法律工作,能够通过对法律知识的了解,对一些违法行为有分辨,通过这些事情,去学习一些法律知识,去感知社会,知道什么是正义感,能够让孩子在成长中逐渐树立起自己的价值观。

  李荣花曾经向孩子们讲述过自己代理的一起强奸案,犯罪嫌疑人通过各种哄骗手段,一会儿说两人是恋人关系,一会儿又答应和被害人结婚,最终让被害人心甘情愿地撤销了报案,等案件撤销之后,他立即反悔了之前所有的承诺,导致被害人多次受到打击。对于这样的案例,李荣花认为对孩子的最大教育就是,做人要有诚信,要有担当,不能犯错之后逃避了事,这涉及一个人的道德品德。遇到这种案子,李荣花的侠义之情再次爆棚,帮助被害人还原了事实经过,为被害人伸张了正义。

  还有一起案例,让李荣花看到对孩子教育的重要性。“这起案件的当事人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但是做事情总有偏差,不仅不会照顾别人的情绪,而且还有严重的家暴倾向,对我也是各种谩骂和骚扰,甚至知道我家在哪里之后,上门将我家的两道门给拆掉了。其实遇到这样的当事人我内心是同情的,他学历非常优秀,但是学习之外的为人处世方面却一塌糊涂,即使教出了成绩优异的孩子,但是如果孩子人格不健全,也是一个败笔。”

  或许是自己的言传身教对孩子产生了良好的化学反应,李荣花在西藏开展法援工作的这一年,孩子们在学习中都表现得特别出色,她的儿子在打击乐比赛中还获得了金奖。此时,李荣花从一名专业律师的角色回归到了一个妈妈的身份,脸上洋溢着喜悦,“虽然没能亲自参加孩子的演出,但我们都在努力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次去西藏,李荣花孩子的老师也知道这件事情,因为家里只有老人帮忙带孩子,比较辛苦,所以老师在这段时间给予了很多帮助。她说:“数学老师专门带着我儿子去参观了深圳大学,还带他去吃饭、谈心,让我特别感动。我发现自己做了一些很有正能量的事情之后,生命之中也会发生其他一些超过你想象的正能量的事情,也让我意识到,不管自己从事的是什么职业,首先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只要人在,就可以东山再起”

  从西藏回到深圳之后,除了那些光鲜亮丽的赞美之外,李荣花也第一次谈到援藏一年背后的故事。“我的整个法律团队都散掉了,还有本来已经签好的五份合同,也因为这些变故不得不解除,我保守估计了一下,损失大概有近百万元。另外,我主要的业务是做政府法律服务和土地棚改等业务,这一年服务的中断,让我流失了一部分客户,还有我长期服务的客户在项目上的延续性也错过了,虽然前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结果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

  对于这样的变故,李荣花没有抱怨,她也理解团队成员做出的选择,因为在深圳生活,开销成本很高,律师和助理如果只拿着较少的底薪,是无法维持生活的。李荣花自己每个月也有几万元的房贷,也需要考虑经济收入以及照顾家人和孩子的问题,所以她觉得:“只要人在,就可以东山再起,最不济也就是卖掉一套房子。”

  所以这几个月,是李荣花最忙碌的时候,一方面维护自己原有的客户,还要招募新的团队成员,进行人员培训;另一方面,要维持新团队的正常运转,还要进行案源的拓展,因此,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一刻也没有停歇下来。不过她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毕竟专业和长期服务的口碑还在,也有团队和营销的管理能力。

  能够顶着压力去做事情,李荣花在参与深圳市第一个棚户改造项目时,就已经展露出自己的能力。2016年年底,李荣花加入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二线插花地”棚改工作。这里一直是公共安全和城市管理的难点,国内其他地方的棚改经验无法参照运用。“在这个项目中,我们厘清了非法建筑的行政处罚种类,尤其是项目中很多法律手段包括行政强制执行在深圳属于破冰之旅,对相关领域的发展也做出了很好的经验储备。”李荣花说道。

  从意愿征集,一直到谈判签约结束,19个月的时间,李荣花一直在项目驻地,没有离开过,经常是通宵工作累了,就在办公室眯一下,然后再起来工作。除此之外,她还及时对政府适用法律条文提出意见,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创新性起草了清租协议,使当事人和租客之间的口头协调有了合同制约。此后,通过挨家挨户做工作,将清租补偿双方当事人巨大的诉求差距一点点拉近,促成双方达成共识。

  关于这个项目的成果,李荣花介绍说至少出了5本书,比如法制办、城市研究发展中心、科创委等,各个参与的部门都有形成成果。而对于抢建违建的行为,在项目推进过程中,也通过科技手段进行了航拍,控制住了周围再建的违法行为。

  回忆起来,这个项目当年做的时候确实很辛苦,它的标准和操作方式完全依赖于所有参与的人员,由于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标准,为了能够做到专业,该项目也邀请了公检法系统相关人员前来培训,确保项目可以顺利进行。这种摸着石头过河的经历,不仅磨炼了她的个人能力,还让她对法律事业充满了希望。

  可以说这趟西藏法律援助之旅,让李荣花找到了内心想要追求的价值,而这份艰辛,也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对法律事业的热爱。

[责任编辑:刘蕊]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