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汇:交通肇事案破案高手

时间:2020-05-15 14:45:00作者:胡杰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何新汇一直在琢磨那根铁棍。铁棍两头,明显是新断裂的茬口,有焊接过的痕迹。他推测,这根铁棍应该就是事故发生时,从嫌疑车上掉下来的

  夜间,西韩路发生一起一死两伤的重大事故,肇事车辆逃逸。值班民警出警时,有围观群众称,肇事车是一辆白色的轻型货车。勘查现场时,民警也的确提取到了脱落的白色车漆。第二天,民警们开始摸排白色轻货的时候,新加入办案组的何新汇却坚持要把夜间同事勘查过的现场再看一遍。看完,他打来电话,说嫌疑车不是轻货,而是一辆水泥商混车。

  何新汇,42岁,陕西西安交警灞桥大队执勤一中队的副中队长。到一中队之前,他在事故科干了11年,是灞桥大队公认的破案高手。

  果然,几个小时后,嫌疑车就被在附近一修理厂找到。随后,嫌疑人也通过网上追逃逮住了。原来,这小子闯了祸之后,换了辆小车又跑回来想看究竟。告诉交警肇事车是辆轻货的人,正是此人。

  一根一尺长的铁棍

  那天,去了现场,何新汇发现,树上两米多高的地方,有一截树枝被刮断,但还连在树上,没有掉下来。何新汇身高一米八几,体重接近二百斤。本来,发现这个夜间同事没注意的细节,目测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他却非要使出吃奶的劲,爬上树去仔细看。结果,在树枝断口处,何新汇发现了一小块已经凝固了的水泥。他由此推定,肇事车应该是一辆水泥罐车。他随即进行截流访问,一款水泥商混车的卸料槽高度,与树枝挂断处正好吻合。

  前些年,108国道拓宽道路时,灞桥区邵平店路段天天尘土飞扬,路面坑坑洼洼。到了晚上,这里黑漆漆的。如果有亮,一定是过往车辆的车灯照的。

  一天晚上,两个小伙子并排正走着,后面突然杀来一辆没亮车灯的车。车开得还猛,靠路中间行走的小伙子当场被撞飞。那辆车压根没停,卷起一溜尘灰,“突、突、突”地没了影儿。被撞小伙子当场死亡,惊慌中,同伴儿什么都没看清楚。他能够提供给交警的信息,就是那辆车声音特别大。

  尽管在修路,108国道晚上也仍然车来车往。等交警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连个轮胎印都无法提取。现场找到的唯一物证,就是一根一尺长的铁棍子。

  带着事故科几位年轻民警破案的人,就是何新汇。根据受害人同伴描述的声音,何新汇推测,这应该是一辆农用车。农用车车型很多,究竟是哪一种呢?民警们开始在现场进行截流走访。可是,不同时段的截流走访进行了三天,被问到的人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对这起事故一无所知。

  此间,何新汇一直在琢磨那根铁棍。铁棍两头,明显是新断裂的茬口,有焊接过的痕迹。他推测,这根铁棍应该就是事故发生时,从嫌疑车上掉下来的。办案组考察过多个型号的农用车,最终确定,这是时丰牌农用车的车厢支撑杆。

  这款时丰农用车,型号老旧,路面上已经不多见。确定了车型,另一组民警就赶快到邵平店东边的临潼收费站调监控。案发时,那辆肇事车就是自西向东,朝这个方向开过去的。然而,案发后时间段经过收费站的车里,却并没有这样一辆农用车呀。何新汇耐心地一遍遍看视频,突然发现旁边的人行通道黑影一闪,快速开过去一辆车,从外形看,是一辆农用三轮车。反复放视频,大家一致认为,这辆车就是时丰农用车。车上,摆放着一些箱子,像是拉的有东西。此人不走收费口,而是毫不迟疑地从人行道开过去。从这样的细节看,司机应该就是当地人,路况很熟。

  这段几十秒的视频,何新汇反反复复看了一晚上。他认为,车上拉的应该是蔬菜、鸡蛋之类的东西。当地人中,蔬菜种植户、养鸡户,应该是排查的重点。办案组人手不够,为此,何新汇专门给领导作了汇报,大队抽调了二三十个民警,加入到排查中。排查的范围,包括西安市各大蔬菜水果批发市场和超市。一是查货源地在邵平店周边的,二是看有没有人驾驶时丰农用车前来送货。与此同时,民警们沿108国道在现场周边村庄进行走访,重点调查菜农和养鸡户。然而,这项工作进行了一周时间,却仍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浮出水面。

  抽来的同事,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干,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就是办案组的这些民警,其实手头也都有别的工作要做。包括何新汇自己,该值班得值班,该出现场,照样得出现场。出一个现场,手头的工作就增加一项。可是,就在大家私下里都觉得案子可能破不了的时候,何新汇却仍信心满满地认为,侦查方向没有错。

  他仍在一遍遍地看那几十秒视频。看来看去,他又看出了一个特别重要的疑点:这辆车上不光有箱子,好像还盖的有篷布。

  案发时间,是3月23日。108国道两边的田野里,桃花、油菜花开得正艳。白天,和煦的春风甚至让人感觉到燥热;可是,到了晚上,气温还是有些低。这时节,拉蔬菜的车,当然不需要篷布。但走访、排查养鸡户时,何新汇已经发现,拉鸡蛋的车,还都有蓬布。他问过,人家告诉他,鸡蛋怕冻,夜里,车速一快,鸡蛋如果裸露在外边,会冻坏,打开后,像皮球一样。时丰农用车上的篷布说明什么呢?说明车上拉的不是蔬菜,而是鸡蛋。

  何新汇得出这个结论不久,案子就有了突破。

  灞桥大队对面的梁家街,有个小蔬菜店。有天早上,何新汇的徒弟、办案组年轻民警李鹏飞从小店门口经过时,发现那儿停着一辆送鸡蛋的农用三轮车。虽然人家开的不是时丰农用车,但李鹏飞还是多问了他一句:“你这鸡蛋都从哪儿往这儿送啊?”

  “临潼!”车主马上回答。嘿,这不就是办案组这些天在调查的线路嘛!李鹏飞立马从包里掏出有那个视频截图的协查通报给他看,问他见没见过这辆车。

  “咋没见过?这人也送鸡蛋,抢过我生意,还跟我飙过一次车呢。”送蛋人说,他就是临潼人。他都是在当地养鸡户那儿把鸡蛋收好,然后送到西安来。有一回,他去108国道边的零口村收鸡蛋,发现一个中年人正从他常去的一家养鸡户家往车上搬鸡蛋。送蛋人心头不爽,就多看了这人两眼。这人面相不善,毫不示弱地扬起下巴,狠狠回敬了他两眼:“后来,沿着108国道往西安走的路上,这人开着那辆破车,故意从后面超了我,还扭过头瞪了我一眼,跟我叫板呢。我也躁了,你开这么个小破车,拉的还是鸡蛋,跑这么快,张狂啥呢?我也就加大油门,也就跟他飙起车来。”

  送蛋人说,转眼间,临潼收费站到了。他的车得从收费站过,而时丰车小,那人没停车,从旁边的人行道直接钻过去了。等他过了收费站,一路就没再见到这辆车。有了这次经历,他才对这辆时丰车如此印象深刻。

  何新汇马上带人去零口。他有个警校同学在零口派出所当副所长,一见老同学有事相求,当然没得说。把社区民警叫来,当地所有养鸡的、卖鸡蛋的、收鸡蛋的人员、车辆信息,统统给何新汇摆桌儿上。册子翻下来,有时丰农用车的,就一个。此人住在零口塬上,不光养鸡,也往西安送鸡蛋。那么,他怎么也收起别人的鸡蛋了呢?后来,案子破了以后才知道,这人自己的鸡蛋如果装不满一车,就会沿途收上一点儿,补齐。那次岔了收蛋人的行,就赶上他自己的车没装满。

  有了地址,再找到那名犯罪嫌疑人,就不难了。一见这人,民警们挺吃惊。因为截流访问第三天,民警就拦住过他的车。当时,他开的是一辆个头要大很多的农用车。这人应对警察,毫不慌张,矢口否认见过协查通报上那辆时丰车。

  现在,一辆时丰农用车就停在他家院子里。

  这辆车是不是那辆肇事车呢?民警们一时都不敢断定。这辆车虽然款式很老,但看上去一点也不破旧。原来,嫌疑人修车时,不光修了掉了铁杠子的地方,把整个车破旧的地方都修了,包括原来不亮的车灯。从肉眼直观看,已经完全看不出破绽了。但是,何新汇通过对焊点的取证,证实现场发现的那根铁棍子,就是这辆车上掉下来的。

  尽管嫌疑人百般抗拒、抵赖,但因为证据确凿,他还是被顺利地刑事拘留。

  “C”字形钢构件

  那天下雪,天气特别冷。何新汇和同事赶到案发现场时,天才麻麻亮。

  凌晨六点多,有路人打来电话报警,西韩路徐王坡路段,路边的排水沟里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身上有血,路边扔着一辆撞坏了的自行车。估计肇事车跑掉了。

  受害人是一名五十来岁的男子,已经死亡。路面没有被车辙碾压的地方,已经被白雪覆盖。除了被撞坏的自行车,路上还有些从道旁柳树上震落下来的树枝。抬头向上望去,何新汇发现,落下树枝的那棵柳树,明显有被撞击的痕迹,而且撞痕相当深。他想爬到树上,量一下痕迹的高度。

  和那次发现泥块时勘查现场一样,他让同事帮忙顶着他,使出吃奶的劲,又一次爬上树去。用手比画着那个撞痕,他清楚了:这是车厢侧面某个突出部位在撞击下形成的。那么,这辆车又不是坦克、装甲车,如此大的撞击力,车上就没什么损坏吗?

  从树上下来,何新汇又跳进了路边两米深的排水沟。这个季节,水沟并没有水。除了白色的雪,里面尽是黄色的枯草。何新汇猫着腰,用手在枯草丛中扒拉着。时间不长,一个形状像英文字母“C”的钢构件从草丛中露了出来。握在手里,鸡蛋大小。看断茬儿,崭新的。找的不就是它吗?

  肇事车是红色的,有树上蹭落的红色漆皮为证;深痕的高度,确定了车的高度。马上进行截流访问,不久就确定,肇事车是一种半挂大货车。因为,只有这种型号的大货车,车的两面才会有“C”字形的钢构件。

  西韩路是210国道的一部分。勘查现场后,何新汇已经对这起事故心里有了数:

  因为下雪,也因为坡度太大,死者上坡时,是推着车步行的。正走着,他的身后同方向上来一辆半挂大货车。因为要冲坡,大货车油门轰得大。突然发现前面有人,司机赶紧踩刹车、打方向。可是,地面有薄雪,滑,事故地点又是个半拐弯处。半挂大货车甩尾时,车厢撞上了死者,又撞上了大树。司机应该是根本没有停车,扬长而去。

  死者的身份也很快得到确认。被害人是当地一位乡镇企业家的堂哥。兄弟照顾他,让他在公司打杂儿。一大早,被害人就是在上班路上遭遇飞来横祸。当老板的堂弟很难过,声言非找到肇事逃逸者不可。交警沿路调监控视频,他也要跟着去。按正常思维,案发之前,司机是不会做任何伪装的。所以,何新汇他们先从肇事车来的方向调查起。监控视频追踪到了泾阳县的永乐镇,却无法再往下追了。当时的视频清晰度也不行,没法看到车牌号。

  跟交警一起工作了一周,老板亲眼目睹了何新汇他们的认真细致,也知道,那辆车实在不好找:“算了,我哥的后事,我自己料理。他是上班途中出的事,我会按工伤给他赔付。你们已经尽心了,谢谢了。”说过这话,老板不再跟着出去,甚至问也不再问了。

  但是,办案组的工作却没有停。来的方向没戏,就再朝逃跑的方向追。可是,顺着210国道追到蓝田县城,嫌疑车却又没了踪迹。

  案件再次陷入僵局时,截流访问时获得的一些信息就在何新汇脑子里“反刍”。他发现,210国道上跑的那种型号的大货车,都是从泾阳县永乐镇的大煤场拉煤到河南南阳。因为秦岭不好翻,这些车一般来说,都选择走高速公路。那么,失踪的嫌疑车要不要上高速呢?何新汇认为,它一定会上的。案发那天路那么滑,嫌疑人难道会开着重车走盘山公路吗?

  办案组一行一大早就赶往蓝田境内的蓝关收费口。“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韩愈诗中写的“蓝关”,就是这一带。民警们早上八九点钟就赶到蓝关收费站,调取监控,直看到下午三点,眼花缭乱,肚子咕咕叫,却没有任何收获。

  “走,咱先去吃饭。”何新汇在蓝田有个朋友,作东请大伙儿吃了一顿著名的蓝田“九大碗”。饭馆出来,太阳已经西沉。都以为要打道回府,何新汇却说:“咱们再去蓝田收费站看一看!”

  蓝田收费站当时新建不久,监控设备都挺新。关键是,人家的设备具备检索功能,输入那辆车的型号之后,不到半小时,就发现了嫌疑车踪迹,而且车牌号都查出来了。

  有了车牌号,就锁定了车主的信息。办案组连夜出差去了南阳,在当地派出所配合下,民警们在一家养老院里找到了嫌疑车。虽然车上撞坏的部位已经进行过维修, “C”字形部件也换过了,但焊点是新的。何新汇还爬上车,从车的栅栏凹槽内提取到了木屑。这木屑与现场柳树断枝作了同一认定后,作为“C”字形部件之外的第二个证据,就把这案子办成了铁案。

  那么,嫌疑人呢?跑了。后来,何新汇设法跟他取得了联系。见交警啥都搞得清清楚楚,车也让扣走了,他只好老老实实来西安投案。

  倒车,请注意!

  刚到事故科,李海鹏就是何新汇的徒弟。2013年底,何新汇到执勤一中队当副中队长之后,已经出师的李海鹏独立侦破过二十多起案件。可是,遇到疑难问题,他仍然习惯于向师父请教。而何新汇三言两语,总能让他马上开窍。

  一年夏天,东三环官厅立交北侧辅道上,大中午,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被一辆同行行驶的车倒车时撞倒。在送到医院后,受害人死亡。

  首先,李海鹏他们要寻找目击者。案发现场南边300米,有交警的一个卡口。通过卡口视频,他们排查了上千辆车。其中,有个小车司机成为唯一的目击者。他说,他亲眼看见,出事的,是一辆面包车。正午时分,骄阳似火。发生事故后,这个司机下了车,跟伤者有交流,并且把伤者扶到了路边。他看见,司机三十来岁,身体壮实,毛寸,短袖、短裤,一身短打扮,脚上穿的还是双拖鞋。“压根没想到他会跑掉,所以,我也没留意他的车号。”不过,这位目击者还是记住了这辆车的车型和颜色:白色的厢式货车,金杯面包。

  按常规思路,李海鹏和同事继续调取卡口信息,但摸排了五六天,却没有任何进展。李海鹏很苦恼,一天晚上值班,李海鹏就端着个茶杯晃到师父的办公室,跟师父取经。仔细听了李海鹏讲述的案件情况,何新汇沉默一阵儿,然后指出了他的一个重大漏洞:“你好像没有在现场做够文章啊。你没想想,那辆金杯面包为什么要倒车?”

  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第二天一早,李海鹏就又去看现场。这一看,他就明白金杯司机的意图了。东三环,两边都是硬隔离。金杯面包从主道进入辅道,目的不是继续往前走,而是要从身后100米远的那个出口离开。因为从主道过来已经朝前走了100米,所以,司机得倒车200米,才能出去。就是在倒车时,他的车撞上了正常在辅道上行驶的自行车。为什么这样推断呢?因为,如果金杯面包正常行驶,再拐到那个出口,得走3公里。这里没监控,司机想省事儿,就想倒着出去。

  有了这样的发现,侦查方向就要调整了。李海鹏他们不再在卡口下功夫,而是着眼于调查金杯面包从这个出口出去后,又去了哪儿。从这个出口出去,是一个正在拆迁改造的城中村。这里,原有的监控设施统统没了,新建的区域也还没有安装。民警们开着车在这儿到处转,却见不到这种厢式货车。这片区域有污水处理厂,有银行等几家事业单位,还有正在施工的房地产开发项目。那么,那辆嫌疑车开到这儿来,究竟要干什么?

  李海鹏又一次端着茶杯,来到师父办公室取经。听他说完,何新汇提出自己的观点:“首先,这种厢式货车是送货的,不是用来拉人的,对吧?那么,什么货需要用厢式货车而不是敞篷的车运送呢?对,怕风吹雨打、有些重要的东西。据我所知,有些单位后勤上采购,就用这种车。循着这个思路,你再试试?”

  再在那一片儿走访调查,李海鹏针对性就强了。到一个单位,就问人家门卫有没有这样一个送货车来过。走访到一家银行,门卫就告诉他,单位后勤上需要的生活用品,就是这样一辆厢式货车送来的。这车十天左右才来一次,每次来,门卫这儿都有登记。门卫边说着,边找出个本子,然后把那辆金杯面包的车号指给李海鹏他们看。有了车号,就能找到车主了。原来,犯罪嫌疑人是西安市西郊一家仓库搞配送的。警察找到门上来,他也就老老实实交代了作案逃逸的全部经过。

  

[责任编辑:刘蕊]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