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翔:互联网风口上的刑法教授

时间:2020-05-15 14:46:00作者:刘琦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津津有味”是罗翔弹幕中的高频词,“法外狂徒张三”也成了他独树一帜的案例主角,许多让粉丝狂刷的梗是罗翔始料未及的,他成了B站中有独特话语体系的法学老师

  法学教授也能出圈?最近在B站,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的讲课视频一出锅便炸了,经常是一条视频,几百万的点击率,不到一个月时间,吸粉四百多万。除了自身的人气,这些数据,也坐实了罗老师被人喜欢的硬核实力。

  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罗翔讲的却是严肃的刑法课程,这种反差让许多学生觉得很上头,而且他还能随手就抛出一个梗来。“为什么要给罪大恶极的人进行辩护,这种行为也太渣了吧?”下一秒话锋一转,“如果有一天,你也成了被告人,你说自己是无辜的,没有人相信你怎么办?”代入感立刻呈现出来了,听众也立刻理解了辩护的价值。

  罗翔讲过一个非常经典的粪坑案。20世纪80年代,一位妇女冬天骑车碰到歹徒要强暴她,由于双方力量悬殊,妇女打不过对方,便想出一个缓兵之计假装就范,还找了一个极其为歹徒考虑的借口说,“大哥,这个地方不平坦。”歹徒一听,是这么回事,于是寻觅到一个平坦的冰面上开心地脱起衣服来。当衣服遮住脸时,妇女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推进了旁边的粪坑,歹徒连续三次往上爬,都被妇女给踹了下去,最后彻底掉进粪坑死掉了。

  踹死是不是有点过了,这属于正当防卫吗?如果你是这个妇女,你会不会也这么做?一连串的灵魂发问,学生直呼罗老师把讲课的节奏感带得很过瘾。

  “把自己代入到当时的情境中,进行换位思考,以当时的情况进行判定,采取事前一般人标准,而不是事后理性人标准去看待。我们就是普通人,不要拿上帝视角去说话,最终这个案子被判正当防卫。”罗翔说道。之后他又放出了一句经典补刀:“如果我是这个妇女,不仅会踹下去,还会拿块砖去拍他,不过也要小心不要把粪溅到自己身上了。”

  罗翔的幽默和法律的严谨就这样产生了化学反应,他能把案例讲成一个个段子,经常是弹幕一开,刷屏刷到看不清他的脸。面对数不清的留言,罗翔告诉《方圆》记者,自己偶尔也会去看,那些好的内容他都是一扫而过,而那些批评他的话语,他是会反思的:“我觉得只有看清楚自己的不足,才能走出自己的局限,然后在下一次可以做得更好。”

  惊世骇俗的段子,讲出法律的味道

  阿尔贝·加缪曾说,在写书时可以看到书中自己的角色,而罗翔在讲课中也能找到自己的角色。比如在B站流传甚广的画面里,罗翔口中的段子层出不穷,而他单口相声式的讲解,一度刷新了大家对学习法律的理解。

  “在一起自伤案例中,有人正拿着刀在剁手,啪,剁不断,我看着着急,跟大哥说换这把刀,啪一剁就断了,大哥还跟我说谢谢,大家觉得我构不构成犯罪?”“有个人去买烟,拿出一张钱给老板吓了一跳,面额250,上面有8个头,他跟老板说这是早上刚刚发行的,要买一包最便宜的两块钱的烟,还让老板找了248元,这种行为是伪造货币罪吗?”

  “有一哥们等她女朋友时闲极无聊,拍了一下ATM机,结果吐出100块,他吓坏了,又拍了一下,又吐出100块,后来一共拍出了三万块,你说有谁能抵制住这种诱惑?”

  有一个贪污公款并缔造了八奶的传奇案件,罗翔说“其中一个二奶跟了这个贪污对象一年就赚了2000万,你们扪心自问一下,这个二奶你们想不想当,反正我想当。”他的风趣幽默,惹得学生哄堂而笑。

  还有谜一样的张三系列,比如给张三买了100张蹦极票,在第99次蹦极时张三终于摔死了,这属不属于危害行为;再比如张三对前男友怀恨在心,送给前男友一双滚轴溜冰鞋希望他摔死摔残,这种行为构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

  在罗翔的讲课视频中,“津津有味”成了弹幕中的高频词,“法外狂徒张三”也成了他独树一帜的案例主角,许多让粉丝狂刷的梗是罗翔始料未及的,他成了B站中有独特话语体系的法学老师。

  还有一些惊世骇俗的段子,罗翔硬是讲出了法律的味道。有一起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恶性事件,罗翔是这样描述的:“同学,看你长相清秀,我出50万,你把肾卖给我吧。”“老师,我是有尊严的好不好。”“500万行不行?”“老师,我真的有尊严。”“5000万,再加上海的两套房子。”“成交!”“最后一声干脆利索,于是我把他的肾割了下来,做了一个烤腰子,吃了一口,问他要不要也吃一口,他则跟我显摆说我有钱哪。”

  “这是尊严吗”?罗翔反问道。这种尊严不过就是用钱来计算罢了,还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显然是违法的。这就是为什么法律对自由会进行一定约束,因为自由是不能以彻底放弃自由为代价的。

  另外在一起重大杀人案中,一对农民夫妇杀掉了50多个人,把尸体像摞砖一样放在自己家的地窖里,据说他们抢夺来的财产总共才500多块。后来警察问他们:杀这么多人你们就不害怕吗?他们却回答,你瞧瞧,不就是杀个人吗,多大点事呀。虽然杀第一个人的时候是有点怕的,当时尸体在二楼,我在一楼睡觉,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楼上有血滴答滴答往下淌的声音,但是仔细一想,这个世界上又没有鬼,还有什么可怕的呢。类似这样的案子听起来很震惊,却干货十足,罗翔的各种段子也在网上不断发酵。

  “宝藏老师”

  以上各种奇葩案件,让罗翔把刑法课堂变得热闹非凡。

  法治课程讲得接地气,让一些非法律专业粉丝开始霸屏,会计学专业的慕名而来,安全工程专业前来受教,电气工程专业来报到,高一文科生也开始围观了……他们亲切地称呼罗翔是“宝藏老师”。

  在几百万粉丝的包围中,罗翔一直表现得很平静。在网络之外,罗翔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师而已。他谦虚地说:“那些视频课程是为一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培训机构录制的,被一些听课同学自动搬到了B站,所以受到关注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不觉得自己‘火了’。我个人一直觉得,人在使命中才活得有意义,要向着标杆奔跑。”

  老师这个职业,就是罗翔心中的那杆标杆。

  在微信公众号“罗翔说刑法”上,他曾写过一篇《我的老师》的文章,回忆了读书期间导师对他的帮助。“当年我写博士论文时,导师不时会打电话督工,有时一个电话能打两个小时。每次我打电话向导师请教问题时,他会先挂掉,然后给我回拨过来,他的理由是学生话费有限。有一年大年初二,我在朋友家喝酒聚会,酒兴正浓,结果导师打来电话,说今天已经初二了,年也过得差不多了,该收心写论文了。我们也经常为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毫不客气,一点也不顾忌导师的颜面,不过毕业之后,导师还时常给我打电话,有时一个问题也要和我讨论很久。”

  罗翔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了好的老师,他把人生95%的成就归功于老师的相助,他的人生轨迹,也因为老师而变得有所不同。

  2005年,罗翔从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学博士毕业后,成为中国政法大学的一名老师。他有一种强烈的想法,要把从老师那里承受的祝福传递给更多的学生。但现实是,做和做到之间有一座天然的鸿沟。即使是罗翔自己,有时候也很难做到有教无类。他说耐心是很容易碎掉的,可自己对老师这份职业,心中始终留有一份深厚的感情。

  因为对老师这份职业的执着,罗翔始终想着,要把课堂变得精彩有趣,在严肃和幽默之间找到平衡点。为此,他将各种法律故事契合人的常识、常情、常理进行整合,然后变成一个个带有温度的故事。这让学生找到那种“再来一亿遍”的感觉。

  人生需不断前行,走出舒适圈

  曾经有粉丝给罗翔留言,说自己在喜马拉雅上录制他的书《圆圈正义》给孩子听,录制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侵权了?他则热情地回复道:“用吧,不侵权。”

  《圆圈正义》是罗翔的一本随笔合集,也分享了自己的求学经验和对人生的思考。前言里,罗翔说:“我们画不出一个完整的圆,但是不代表圆不存在,四边形也能成为圆,生活中总有理想,虽不能至,心向往,可以达不到,但是不能放弃,它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罗翔也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经历。他说自己小时候比较调皮,曾经担任过两个星期的小组长,当时觉得自己很厉害,还让同学帮他写作业,后来被老师和家长知道了,之后父母便对他开展了严格的管理,以至于成年之后他回家乡和朋友聚会,一到十点大家都会催促他赶紧回家。

  而说到自己是如何开始学习法律的,罗翔说当年在高考填报考志愿时,也是有犹豫过的。“我本来是想学医的,但是我物理和化学不好,只有数学好,仅有一门数学好在理科生中是没有优势的,相反如果选择文科的话,数学好就比较有优势了,再加上我喜欢历史,父母觉得文科专业更加适合我,最后在比较热门的经济和法学专业领域中我选择了法学专业。”

  不过罗翔觉得严格的管理教育也是一件好事,可以督促自己去进步和提升,这也让他每年都被学生选为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每次一有他的课,学生们很难占到座位,甚至有的同学自愿站着听完整节课。在教师节的时候,罗翔还收到过学生送来的一大束花。同学们对他的喜欢,对罗翔来说是一份感动,也激励他不断往前走。

  走出舒适圈,跳出自己的局限,罗翔给自己制定了往前的目标,他在国外的留学经历,也将他的视野放得更宽。

  罗翔在美国留学时,有一次违反了交通法。他和朋友开车经过旧金山大桥,在过桥时,看到有一边收费通道没什么人,就把车开过去了,不料几天后收到了罚单。原来他开车通过的车道是电子速通通道,需要在车上装电子速通卡才能通过,如果在早高峰和晚高峰时期,只要车里有三名以上乘客,是可以免交高速费的,他当时没有弄清楚当地的交通规则。

  在美国,不遵守交通规则罚款罚得很重,不过罚单上也会有这么一句话:如果不服罚款,可以在一个月内上诉。于是,罗翔立刻写了一封说明信,警察查了他的驾驶记录,发现他是外国人,且是首次违章,考虑到他可能不懂旧金山的法律规定,于是免除了他的罚款,只需补交过桥费。

  还有一次罗翔在公园里散步,发现地上有掉落的鹿茸,觉得扔在那里很可惜,便捡了起来,在他准备走出公园的时候被警察看到了,说他捡起地上鹿茸的行为涉嫌违法。不经意的一个行为让他陷入了比较尴尬的境遇,后来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涉嫌运送珍稀物品罪,好在警察对他还比较客气,让他赶紧把鹿茸放回到原来的地方。

  类似的事情也在法国巴黎发生过。罗翔的护照在巴黎游玩时弄丢了,他去巴黎警察局报了案,因为护照是在德国签发的,警察给德国大使馆打了电话。“他们的效率特别高,几分钟之后就找到一位可以说德语、法语和中文的翻译来为我提供帮助。我告知对方我已经买了下一个目的地的火车票,现在没有护照出行很麻烦。”巴黎警察建议罗翔在没有护照的情况下,先暂时不要离开,但他害怕耽误行程,再加上火车票很贵,他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了火车站。

  通常情况下坐火车是不用查护照的,结果那天有个大案子正好发生,每个人通关都必须检查护照。检查到罗翔时,他说自己护照丢失已经在警察局报了案,结果当天互联网系统出现了问题,在网上没办法查到他的个人入境信息,因此他作为可疑人员被带到了一间屋子里。后来警察帮助罗翔解开了误会,还专门派负责人向他道歉,让他不用担心行程会被耽误,他们已经和负责接送的大巴联系过了,会带着他一路开着警车追过去。

  几次国外乌龙事件之后,罗翔发现法律不只是书本上那些条条框框的局限,法律是融于生活中的,是带有温度和包容度的。而在鲜活的社会生活中感知到法律的精神,把散落的知识串在一起,罗翔也尝试让更多学生找到学法的快乐。

  把法治梦想带进课堂

  罗翔之所以在B站这样一个“90后”“00后”等年轻群体聚集的地方受欢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着真性情,不仅能够硬核普法,还能在各种段子中混杂着他对人性和法治的思考。

  曾经有一位学生向罗翔讲述了自己的求学经历。这个学生因为高考失利,想办法进入了一所学校,大学四年中,他和其他学生过着一样的生活,有学生证,有食堂饭卡,参加了每一次考试,不过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最后他拿到的毕业证是假的。

  这件事情让罗翔很受触动,“有时候我们的生活会面临各种突发事件,在我看来人生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不确定的人生。我们如何去面对自己的人生,当我们遇到挫折和困难应该怎么办?” 大部分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就自暴自弃了,但是这位学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自考考上大学,然后又重新考了法考通过了,研究生最后也考上了。

  “即便你抓到一副最烂的牌,你也不能弃局,你得把这个牌给打完。”罗翔很喜欢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母亲说过的这句话。人生的结局不一定受这把烂牌的影响,关键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因此罗翔经常鼓励学生要认真学习,多读书,而“罗翔书单”也一度在学生之间流传开来。

  如何去阅读,阅读什么样的书,在一些书单中,罗翔推荐的不只是法律类的书籍。他说:“一本书要像一把利斧,击开我们内在结冰的洋海,如果我们只读那些与我心有戚戚然的书籍,其实我们永远只是在向自己学习,永远无法走出自恋与自怜,真正的阅读从来都是要接受挑战的,要让自己走出自己固有的狭隘。”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说“我写作的目的是把光打在普通人的身上”,而罗翔是把心目中的法治梦想都放进了课堂中,他风趣幽默的语言,不断传递着法治的光芒。

  罗翔,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刑法学研究所所长,研究领域包括刑法学、刑法哲学、经济刑法等,2018年入选法大首届研究生心目中的优秀导师。出版了《刑法学总则》《刑法中的同意制度》等著作。

  

[责任编辑:刘蕊]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