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特工”男友潜伏七年骗了133万元

时间:2019-02-01 15:08:00作者:秦风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金小倩有过一次婚姻,前夫叫周政,与黄晓明有几分神似。

  周政不仅帅气,而且是个暖男,对金小倩非常体贴。周政什么都好,就是过于节俭。结婚前,周政的节俭在金小倩看来不仅不是缺点,反而是会过日子的表现。然后,婚后不久,金小倩就因周政太抠门而心生嫌隙。

  2008年3月底,两人的婚姻走到尽头。走出婚姻登记处大门时,周政仍心有不甘:“我倒是要看看你以后能找什么样的男人。”金小倩赌气地说:“我肯定会找到比你强一百倍的老公。”

   神秘“特工”男友见首不见尾

  金小倩把婚姻失败归结于眼光太低,只图外表而不顾对方家境。她拿定了主意,重新择偶,男方一定要有钱、有地位。

  只是她不曾想到,自己虽然短婚未育,但毕竟已有过婚史,“身价”比之前掉了一大截。数次相亲失败,金小倩很沮丧,难道真的被前夫说中了?不久,又传来前夫已经再婚的消息,更让金小倩心里添堵。她暗暗发誓:“宁缺毋滥”,绝不降格以求。为扩大选择范围,金小倩在佳缘网、百合网等大型婚恋网站都缴了费,成为会员。

  2009年6月25日晚,一个名为“天使旋律”的男人走进了金小倩的生活:胡南,男,31岁,因忙于事业一直单身未婚,目前在中铁十七局六分公司上班,想找一个通情达理的女子,离异女性须不带孩子。见对方如此坦诚,金小倩也实言相告,在事业单位工作,有一套贷款房。她在QQ上发出了自己的素颜照,对方接连5个点赞,“好漂亮,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两人一直聊到凌晨2点。

  胡南说他出生在江西丰城,父亲现任某军区政治部主任,大校军衔。“原来是官二代啊,我出身平民家庭,又是离过婚的,高攀不上哦。”金小倩心生自卑。

  这次聊过后,胡南连续三天没有音讯,金小倩按捺不住,在QQ上发了一句“在?”相隔10多分钟后,QQ窗口抖动了一下,“你是谁?我儿子外出执行任务,没有带手机。” 一个自称“胡南”父亲的人回了话。正估摸着,QQ上传来一份邮件,一副长辈的语气:“你是我儿子的女友吗?他的工作比较特殊,你不要随便向他打听,这是纪律。”金小倩被对方的气势震住了,不敢深问,只得小心翼翼地回答:“知道了。”

  过了半个月左右,胡南发来了信息,上级临时安排去境外执行任务,已返回。让金小倩意外惊喜的是,胡南一再表白,在中断联系期间,她的形象一直在他眼前挥之不去,恨不得立刻插翅到江西跟她见上一面,确定恋爱关系。虽然自己的父亲不同意他与金小倩建立关系,但这次他已铁了心。

  2009年8月1日,在宜春市保险公司门口,金小倩和胡南第一次见面。胡南将她接上了军用吉普车,指了指副驾驶位置坐着的一个男子,“这是我跟你提到过的徐哥”,徐哥掉头打了个招呼:“胡老弟,眼力不错呀。”

  胡南让佩戴上士肩章的士兵将车开到了停车场,四人一同在饭店用了餐。在饭桌上,徐哥问:“首长身体还好吗,现在的军衔应当是将军了吧?”胡南演讲似的滔滔不绝:“老头子身体倒是硬朗得很,可做了十多年的大校,因为太讲原则,得罪的人多,上不去喽。现在一门心思跟我较劲,急着抱孙子。”

  吃完饭后,胡南让“上士”和徐哥出去转转,自己开车带着金小倩兜了一阵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差点忘记了,我上次到美国时,买了一只LV包,是给你的见面礼,放在了宾馆。”金小倩鬼使神差般地跟着胡南进了客房。

  “实话告诉你吧,我的真实身份是特工。”听到这一消息,金小倩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胡南进一步解释说,他的工作单位代号“502”,是隶属于陆军,由国安部和公安部参与管理的一个中央机密组织。按照部队规定,特工人员在未转业前不允许谈恋爱,男特工满41岁、女特工满34岁方能转业。他再三叮嘱金小倩,他的身份要严格保密,对外仍称其是中铁十七局人员。见胡南说得有根有据,联想起他父亲交代过的“纪律”,金小倩确信了这名男友的特工身份。

  “特工”男友狂骗133万元

  与金小倩同居一个多月后,胡南的QQ上又出现了胡父的严厉言辞:“我儿子怎么可能找个离过婚的女人,我给你一笔钱,你跟他断绝来往。”眼看胡南与自己如胶似漆,胡父却棒打鸳鸯,金小倩慌得不行。胡南面露难色说:工资卡在父亲那里,因为反对我们交往,不仅断了经济来源,还在转业的事上处处阻扰。接着,他安慰金小倩:“我的爱情我做主,非你不娶。”男友如此重情,金小倩岂能置他的难处不顾。当天她取出2万元现金交给胡南“零用”,胡南百般推托,金小倩一再坚持后他才收下。

  两人交往一年,胡南每次到宜春,都由金小倩抢着花费,她想着将来能过上豪门太太的生活,一定要把男友的心留住。胡南也多次许诺,转业后立即与金小倩举行盛大的婚礼,到国外去度蜜月。

  2009年9月中旬,胡南以去北京执行任务为由,再次脱离了金小倩的视线。金小倩母亲从女儿口中得知后,提出以全家去旅游为由,到北京证实一下。10月1日,胡南果然身着军官服在机场接机,在北京游玩期间的费用,也全部由他支付。金母这下放了心,连连夸女儿这次看准了人。

  2011年至2016年期间,胡南与金小倩一年仅见两次面,每次来住上几天就匆匆忙忙要去执行任务。他以尽快转业与金小倩不再分开为由,多次向她索要疏通费用。

  2017年上半年,金母见胡南迟迟不兑现诺言,再次生疑:“你们在一起七年了,他的家门朝哪开都不知道,还花了那么多钱,怕是个骗子哟。”金小倩表面嘴硬:“妈,花出去的钱是投资,做了他的太太,不就什么都有了。”心里也犯起了嘀咕。

  金母让大女儿金小兰通过公安部门摸清“准女婿”的底细。原来,所谓的“胡南”真实身份是江西丰城的农民,且早有妻室,育有二子一女。父亲是大校以及自己的中铁十七局、特工身份、转业某省机关全是他捏造的骗局,金小倩这才醒悟,自己竟然被骗了七八年,累计被骗走现金133万元,其中大多是自己向同事、亲友所借。她几乎悔断了肠子,明明受过高等教育,却被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民骗财骗色,归根结底,都是与前夫赌气的心理作祟。

  金小倩在家人的陪同下向宜春市公安机关报了案。不久,胡阿根被抓捕归案。2017年底,宜春市中级法院作出维持对胡阿根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8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的终审刑事裁定。(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郭荣荣]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下一篇文章:拥有“直销牌照”就不会涉及传销?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