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晓萍:对艾滋病犯人,心口需要一个“暖”字

时间:2019-04-23 14:42:00作者:陈晨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监控室里,几十块监控屏幕组成了一堵墙,每一块屏幕里活动着十多个小小的人影,黄的、绿的、蓝的。“这些‘黄马夹’是一审被判处死刑的对象,‘绿马夹’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蓝马夹’是刑期较短的罪犯。”站在监控屏幕前,季晓萍指着身着不同颜色马夹的在押人员说道。

  季晓萍是上海市公安局监管总队直属市第三看守所“艾滋病羁押管理中队”(以下简称“涉艾”中队)的中队长,这些“绿马夹”就是他每天的工作对象。想象中,这会是一群面色惨白、浑身溃烂、神情呆滞的人,但眼前所见却截然不同,屏幕上,缩小了一百多倍的“绿马夹”无声地活动着,秩序井然。许是看惯了外人对“涉艾”人员的戒备,季晓萍笑笑说:“其实艾滋病病毒并没有想象中可怕,只要做好安全防护,是完全可以避免传染的。”

  管理100多名“涉艾”对象

  季晓萍是2011年11月23日从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分配到这里工作的,已从警七年,2013年,随着“涉艾”在押人员的增多,上海市第三看守所成立了“涉艾”人员专管中队,这是全国首个艾滋病专管中队。季晓萍从巡控民警做起,担任过涉艾中队的管教民警和警长,2017年,他开始担任管理100多名“涉艾”对象的中队长。刚过而立之年的季晓萍,俊朗阳光的脸庞,温和而不失坚毅,言谈举止间自然流淌的亲和、活力、精干、智慧,可以看到他性格中良好的底色,以及职业过程中良好的积淀。

  从一名初入职场的新警,成长为管理100多名“涉艾”对象的中队长,季晓萍经历过职业理想与严酷现实的冲撞,经历过对艾滋病病毒的恐惧,也经历过深恐祸及自身及家人的忧虑。但在两千多个日夜的坚守中,他懂得了责任在肩,使命光荣,他从关心他们的生活入手,寓人道救助于严格管理之中,矫治着那些迷失的灵魂,唤醒那些在罪恶中堕落的心,也用一腔青春的热血诠释着公安监管工作的意义。

  季晓萍所在的第三看守所监区的二楼,有一面关爱墙,一条巨大的黄丝带翩然若飞,凹凸有致的墙上,镶嵌着一张张笑脸,有些是所里的民警、文职还有驻所检察官的照片,更多的是“涉艾”人员的照片。这一张张笑脸,或阳光,或深情,或惭愧,或痛悔,写满了关爱与拯救、悔悟与新生的故事。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艾滋病是极其可怕的病毒,一旦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等待他们的就是生命的终结。刚刚接触“涉艾”人员时,季晓萍也是如临大敌,每次与他们接触,都要穿上严严实实的防护服,严格进行隔离。每天在这里工作,除了防止监管犯人逃脱、伤亡之外,还需要防止职业暴露。“像我们从事涉艾人员的管理,严防感染艾滋病病毒就是防止职业暴露。”

  穿上防护服看似安全了,但季晓萍发现,穿着防护服与“涉艾”对象谈话,很难取得预想中的效果,他们眼中反馈回来的信号就是隔阂、不信任,这种情形显然不利于开展下一步的管理教育。有没有可能脱下防护服与他们接触呢?他查阅了很多资料,也咨询了上海市卫生临床中心的专家和驻所医生,得知艾滋病病毒主要是通过血液传播,如果不慎沾染上涉艾对象的血,只要自己的皮肤没有创口,那么也不会感染。科学知识是最好的防护,季晓萍尝试着在防止职业暴露和教育效果之间寻求一个最佳的平衡点。

  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姚某就是其中的一个案例。姚某从宝山看守所移押过来,按照惯例,季晓萍找姚某进行了新收入监谈话。一开始,谈话似乎无法进行下去,姚某不说话,一直低垂着头,默默地流泪,看到这种情景,除了不时地递一张纸巾给姚某之外,季晓萍并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染上艾滋病病毒会让人变得脆弱和绝望,这一特殊时期,也是开展心理疏导的最佳时期,想要找到更好的开导方法,一定要有耐心。

  因此,当姚某停止哭泣时,季晓萍才缓缓从座椅上站起,摘下防职业暴露的口罩和隔离手套,走近姚某跟他聊天,还不时地用手递纸巾,近距离接触姚某。

  季晓萍的这一举动让姚某有些感动,因为自从被筛查出患有艾滋病后,原来看守所里同监室的人都离他远远的,他们宁愿睡地上,也不愿跟姚某挨着睡。在这种歧视的眼光之下,姚某变得很悲观,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等死,在观察到这种情绪后,季晓萍安慰姚某,“不要想得太悲观,虽然筛查出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但发现得早,属于可控的范围内,只要坚持治疗,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季晓萍鼓励的话语让姚某顿时有了希望,当他敞开心扉之后,季晓萍和他足足谈了三个小时,让姚某如释重负。在季晓萍看来,“涉艾”人员在法律上是罪犯或嫌疑人,但并不因此就丧失了受到尊重的权利,“在我们眼里,他们是在押人员,更是需要照顾的病人”。

  这是一条生命,我必须去救他

  在跟“涉艾”人员近距离相处中,有时免不了短兵相接,好多次,季晓萍都身处险境,直接挑战“职业暴露”。有一次,静安分局送来一名 “涉艾”对象,涉嫌非法贩卖毒品,季晓萍一看,是老相识了,这是艾某第三次进第三看守所,仔细观察艾某后,季晓萍感觉艾某眼神飘忽、瞌睡连连,说话没有逻辑。分局民警告诉他:“艾某吸食了过量的冰毒,一直神志不清,是被承办人员抬进收押大厅的。”

  艾某前两次进看守所都是吸食海洛因,这次怎么又吸上了冰毒?回到办公室,直觉敏锐的季晓萍越想越不安,艾某这种情形,明显是对冰毒的耐受性不强,产生幻觉的概率很高,为了防止意外,他告诉分控室民警:“今天新收的艾某有些反常,要特别关注。我今晚留在中队,一有情况马上叫我。”

  不出所料,18时许,电台里传来了一组急促的呼喊:“指挥中心!指挥中心!204监室在押人员艾某正在拿头部撞击铁门,请速通知增援民警、值班医生到场。”

  “不好,艾某出事了!”季晓萍听到电台呼喊,立即带上单警装备,朝着204监室飞奔而去。等他到达现场时,其他增援民警也已经到位,尽管事态紧急,但一切还是按照规范的流程操作,监室门打开,控制监室内人员后,季晓萍和另一名值班民警进入监室。

  监室内,艾某横躺在地,昏迷不醒,头部有一个醒目的伤口,暗红色的血汩汩地流着,如果失血过多,艾某的生命就会出现危险,但是值班医生还在赶来的路上。紧急情况之下,季晓萍的第一反应就是救人要紧,他不假思索,迅速戴上手套,抄起一块干毛巾就朝艾某的伤口上按去,血溢出的速度减缓了,但是按压着伤口的白毛巾和薄薄的橡胶手套却慢慢被鲜血染红。

  三分钟后,值班医生到达现场,上药、包扎、启动应急预案,事态得到了控制。由于救治及时,最终艾某头部被缝了15针,没有生命危险,而季晓萍因为接触过艾某的血液,值班医生迅速为他进行了检查。想到自己与艾滋病正在发病期的艾某接触过,那几天他回家,都不敢和孩子接触,其实不只是这次,自从女儿、儿子相继出生以来,忙碌的季晓萍每次回家,看着欢快扑过来让爸爸抱的孩子们,他总是敏捷地避开孩子们充满期望的小手,迅速钻进卫生间先洗澡换衣,他怕万一自己有什么情况连累到孩子。

  执法工作也可以有温度

  作为一所现代化的监所,第三看守所对每一名“涉艾”人员都坚持不放弃、不抛弃的原则,努力用爱心感化和教育他们。但并不是所有的关心爱护都会得到正向回馈,季晓萍就曾遇到以有病之躯为武器,视关爱照顾为仇雠的“涉艾”罪犯。对待这样的人,除了关爱,还要有明察秋毫的观察力,以及斗智斗勇的定力。

  2016年12月,“涉艾”管理中队来了一名涉嫌盗窃犯罪的欧某。翻开欧某的病例卡,季晓萍发现欧某的艾滋病患病时间已长达12年,此外,还患有高血压、糖尿病、丙肝、肝硬化等病症,近年还出现了腹腔肿块、左肾小结石、食道静脉曲张等。

  身患疾病,本来值得同情,但艾某却把疾病当成了掩护自己犯罪的盔甲。在老家时,欧某仗着自己身患艾滋病,屡屡作案,当地公安机关将其抓获后,因没有合适的羁押场所,只得一再将其放行,欧某已先后5次逃脱法律的制裁。

  为了确保欧某在押期间不发生意外,季晓萍花了很多心思。他将欧某列为三级重大风险人员,把欧某的身体状况、疾病种类、易发并发症的特点,详细告诉巡控民警,嘱托巡控民警对欧某24小时定屏监控,一旦发现欧某有异常情况,无论多晚都要通知到他。他还会同所里的医务部门反复商讨,专门给艾某制订了综合疾病控制与康复治疗方案,其中还反复强调用药配伍禁忌,确保用药安全。

  如此细心周到的照顾,欧某还是出现血糖突发升高、血压不稳、食道静脉严重曲张等症状。季晓萍看着欧某的化验报告,细细地查看了各个环节,饮食没问题,用药也没问题,为了找到原因,他嘱咐巡控民警加倍留意欧某的举止。在严密的监控之下,季晓萍得知是因为欧某深夜偷吃食物,造成病情的恶化,在接到值班民警的电话后,他亲自与欧某进行了沟通。

  见到欧某,季晓萍递给他一包无糖饼干,他知道患有糖尿病的病人容易饿,而且不能吃甜的食物。“你的病情自己也清楚,必须要控制饮食,以后嘴馋了就跟我说,我帮你想办法。”一句关切的话语,让欧某第一次感到羞愧和自责。从那以后,判决、服刑、释放,欧某始终没有吵闹过,一直服从管教,遵守监规监纪,季晓萍也多次找他谈心,尽可能用温暖去感化他。

  一年后,季晓萍听新收人员提到欧某,说他因艾滋病导致并发症发作,已经不治而亡。他沉思了很久,这是他工作以来得知的第十个因艾滋病并发症去世的刑满释放人员。他感慨地说:“个人的力量有限,我帮不了每一个处于困境和绝望中的人,但只要有机会,我愿意释放出最大的善意,让执法工作变得有温度。”

  让灰心丧气的人重拾生活信心

  七年的管教生涯,季晓萍一直努力用仁爱之心照亮“涉艾”人员前行的路,他也一次次用实际行动,帮助了监所里的艾滋病犯人。

  让季晓萍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姓甘、腿有残疾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年近60岁,入监前是一名拾荒者,平时少言寡语,季晓萍找他谈话,听出了他对自己所受牢狱之灾的不满。老甘原来生活在贵州的山区,家中虽然不富裕,但有儿有女,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对于平静的生活因何逸出了轨道,老甘始终三缄其口,但是季晓萍看得出,老甘心存愧疚,只是没有勇气去坦诚,去接受,而在他发现自己身患艾滋病后,怕传染给家人,也怕邻居们指指点点歧视他,就跟老婆离了婚,离开了老家,本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安安静静等死,却在拾荒的路上一路辗转到了上海。

  拾荒的营生看起来不体面,但养活自己没问题。有一天,老甘来到一个正在拆迁的地方拾荒,看到一间空屋子里有一些杂物。杂物堆里有一本邮册,老甘把它带了回去。这本邮册看似不起眼,却是一本收藏版的邮册,邮册的主人原是一时遗忘,还没来得及拿走,等到突然记起,回去再找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了,于是报了警。警察很快抓住了老甘。

  邮册价值几千元,案值不算大,老甘被判了六个月,但他总觉得自己的牢狱之灾来得莫明其妙,所以平常很少和季晓萍交流。但是随着天气逐渐变热,他身上的短裤已经穿了一个星期了,想换一条新的短裤,无奈之下,他支支吾吾向季晓萍说出了自己的困难。季晓萍知道,平时在押人员都可以用家属汇在大账上的钱购买生活用品,老甘买不起短裤,肯定是没有人给他汇钱。当天,季晓萍把一条新短裤拿给老甘时,只见老甘黑黑的脸上泛起了红光。

  十多年的颠沛流离,老甘看够了人间白眼,却没想到在这监所,被如此温暖相待,他感慨万分。少言寡语的老甘觉得在监所里最好的报答方式就是模范遵守监规监纪,不要给管教添乱,从那天以后,老甘把所有的个人物品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平时遵守监规监纪也分外自觉。

  有空的时候,季晓萍经常会找老甘谈谈话。他知道老甘担心自己腿脚不方便,又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将来老了没人照顾,季晓萍帮助他解除思想包袱,鼓励他跟子女通信,接上中断了十多年的亲情。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不知不觉中,老甘脸上有了笑容,神情越来越放松。

  老甘刑满释放后,专门来找了一趟季晓萍,他看到笔直地肃立在大门口的老甘,穿着一套中式服装,头发理得一丝不乱,上上下下收拾得干干净净。老甘告诉季晓萍,自己的女儿已经原谅他了,他准备回趟老家,临走之前想来道声谢,将锦旗送给季晓萍。

  季晓萍知道老甘来一趟不容易,离这里最近的公交车站在外青松公路上,以老甘的行走速度,一瘸一拐起码走一个小时。但是望着老甘离去的背影,季晓萍还是欣慰地笑了。虽然老甘一瘸一拐走得很艰难,但他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新生活。季晓萍说:“看到一个灰心丧气的人重新有了生活的信心,真的很有成就感。这也许就是我们监管民警工作的意义,也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对于季晓萍来说,七年的管教生涯,让他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也积累了很多用真心教育感化在押人员的故事。在这个特殊的岗位上,他曾荣立三等功两次、获嘉奖一次,在近期开展全市百佳标兵评选中,他当选为监管条线十佳,他还是第三看守所的团支部支记,正在带领团员青年们创建上海市青年文明号,他想把青年民警凝聚成一个战斗堡垒,发挥生力军的作用。

  2018年9月传来消息,季晓萍即将赴新疆喀什执行为期一年的援疆任务。他又一次把小家抛在脑后,踏上了新的征程。

[责任编辑:郭荣荣]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上一篇文章:世界首富贝索斯的离婚后遗症
下一篇文章:“海外成功人士”要与女主播结婚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