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刊号 CN11-0187  邮发代号 1-154 检索 高级检索 往期回顾
一至四版
要  闻 综合新闻
人  物 法案追踪
观  点 实  务
法律生活 军事法制
编读往来 法律图书
社会新闻 环  球
婚恋家庭 专  版
视  点 信息快车
精品专栏
社会万象 法制进行时
法治纵横 新 拍 案
新 闻 眼 特别报道
周三评论 每周观察
每月双星 中国执法者
声若蚊蝇 周一聚焦
首页>>声音周刊>>面孔>>本页

方廷钰:不光与铁道部较劲

时间:2007年12月03日  00时29分   作者: 谢文英 魏维   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方廷钰是“敢言”的:连续四年追问电信资费改革;针对虚高不下的药价,他向国家药监局建言要从“一药多名”开刀!从1998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至今,72岁的方廷钰一直恪守着这样的信条:“不要一年只做10天(指两会期间)的委员,要做365天的委员。”

“对答复不满意,我就写文章,在报上登”

 方廷钰,第九、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英语传播和研究中心主任,在国内外出版多部著作。

两周前,方廷钰与铁道部就“提高铁路儿童免票线至1.2米”的再次沟通依然没有结果,为此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们不同意提高免票线标准,理由是:他们是企业,国家的政策福利不应该由他们承担。

他们口口声声说是企业,国家没给补贴。可是这铁路又是谁给造的?还不是纳税人的钱?没有国家补贴,铁路能发展到今天的状况吗?我之所以不满意他们的答复,就是因为他们更多考虑的还是自己小圈子的利益,没有社会责任感。他们动不动就拿国际通行规则说事。中国有中国的国情,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就意味着,企业也要有社会责任感!

在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政协会议上,方廷钰在《关于改革铁路儿童免票身高规定》的提案中,依据2006年12月31日卫生部发布的我国第四次儿童体格调查结果,详细阐述了建议铁道部提高铁路儿童免票线的理由。然而半年后铁道部寄来答复称,“无论是国际通行做法,还是各行业的具体实践,无论是按身高还是按年龄,均未将所有儿童纳入优惠范围。”

“收到这样的答复,叫人摸不着头脑。”方廷钰疑惑的是,提案从来没有说要把所有儿童纳入优惠范围。从卫生部的统计来看,涉及的只不过是7岁以下的学龄前儿童。铁道部有没有看懂这份提案的内容?

在随后的答复中,铁道部又大叹苦经,什么牺牲了部门利益,减少了多少亿的收入,言外之意,就是铁路部门承受不起提高儿童免票线带来的损失。

“我国的铁路是盈利还是赔本,我不清楚,因为在网上根本找不到铁路的经营情况公告,但是买票难的事实无法隐瞒,软卧硬卧都是满客的现象也骗不了老百姓。既然铁路运营是满的,就不会赔。相反我要问,铁路每年签发的职工免票的总价值是多少?”

面对方廷钰的发问,铁道部的答复依然是:这是政府行为,要有国家补贴才行。

看来我国的学龄前儿童还得耐心等待。方廷钰无奈地笑了笑,“对答复不满意,我就写文章,在报上登。”

随后,他在报纸上刊发了《评铁道部的提案答复》一文。

“为什么我要旧案重提”

在全国政协委员的履职生涯中,方廷钰曾对两份提案重复提出。其中一份是针对老年人参加香港游,旅行社额外加收300元至400元的做法,他于2006年提交了《关于取消60岁以上内地居民赴港旅游的附加费的提案》。

国家旅游局的答复是,“国家旅游局作为主管部门,对此事的态度是鲜明的,绝不许存在歧视性消费行为,一经发现,将予以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对如此肯定的答复,方廷钰表示满意。

2006年年底,方廷钰所在的学校组织教职工去香港五日游。本以为问题已经解决的方廷钰,在北京市一家旅行社发来的通知上,又看到了“60岁以上老人加收400元”的表述。

方廷钰随即向国家旅游局举报,希望该局按照当初的承诺进行查处。“依据《北京市信访条例》,从2007年1月1日起,信访必须在15天内作出回音。可是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回音。”方廷钰坐不住了,他按照国家旅游局答复提案时提供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前后转了5个电话,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腾,总算有了个回话:“请等一等,我们需要跟北京市旅游局联系。”

又过了几天,北京市旅游局派来一位处长和旅游执法大队的同志向方廷钰作解释:对老年人赴港旅游加价,主要考虑到老年人购买力差,而且这已经是行业中的潜规则,因为找不到处罚依据,不好办。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已经明确规定,消费者在接受服务时,有权获得质量保障、价格合理等公平交易条件。旅行社凭什么认定老年人的购买力就差?他们哪个旅游回来,不都是要给儿孙带些东西?香港已经回归了,内地的老人到香港去看看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歧视他们?是不是香港旅客到内地来,过了60岁,也要加价?一连串的发问让对方哑口无言。

方廷钰想不通,他让答复人先回去,但是2007年两会前一定要给他一个解决方案。

接下来,仍然是音信全无。一位在旅行社工作的朋友劝他说,所有旅行社都这么做,你管不了,提也没有用。

“我就不信这个邪,难道让侵害老年人正当权益的歪门邪道永远通行无阻?”2007年全国两会上,方廷钰再次提出这个提案。两会后,国家旅游局出台了相关规范性文件,向老年人额外收钱的现象随之消失。

之所以会旧案重提,方廷钰解释说,不是提案提过了,对方答复了,政协委员的职责就履行完了。必须认真分析对方的答复,看它是否说到位了,是否完全理解了提案内容,是在推脱还是真的有困难。如果确实有困难,是可以理解的。短期不能实现,给我句话我心里就有数了。如果不是这样,就要反复提。

“我不是搞电信的,但是我研究它”

方廷钰最初关注电信,是在2000年参加的一次信息产业部关于电话价格涨价通报会上。那一次的电信资费调整方案并没有让消费者得到实惠,市话费反倒越调越高。从过去的每3分钟0.18元,上涨为每3分钟0.21元。电信部门给出的理由是,市话成本高。

“我不是搞电信的,但是我研究它。”有过留学经历的方廷钰对比国外的电信资费后,回应了这一说法——

有人劝百姓要理智看待市话费的上调,称“美国住宅电话实行包月制,每月大约收20美元(约人民币160元),而我国实行月租费加话费的制度,平均每户每月收费为40元左右……我国市话费仍然偏低,甚至低于大部分发展中国家”。“80年代中期,我在哈佛大学当访问学者的时候,三个人合用一部住宅电话,每人每月交纳的市话费是8美元,合计24美元包一个月的电话费。包月是指不计通话次数和时间,一天打24小时电话仍付这么点钱。对于这一点我至今还羡慕不已。当时美国大学讲师的月薪约2000多美元,市话费只占月薪的1%左右。国内以小康水平800美元年收入计算,市话费开支是高是低,还用解释吗?”

2000年,他对北京大钟寺电信一条街多次暗访后积累了大量数据,对于有关部门“目前IP价格已非常接近其成本,没有太大的赢利空间”的“权威”说法提出质疑——

北京的IP卡折扣最低时可打到4.8折,在深圳甚至打到了2折、1折,而且这种打折常年存在,并不是什么促销行为。IP电话价格到底有多少水分,恐怕电信营运商最清楚。

“一涨价就说要投资,要建线路。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方廷钰给电信部门算了笔账:电信跟高速公路有相通之处,高速公路上跑的车越多就越赚钱,同样,打电话的人越多电信部门也就越赚钱。如果总是提价,相当于在限制老百姓打电话,对电信又有什么好处?

“2000年,信息产业部以弄不清成本为由搪塞了我,今年两会期间,我又问他们,他们依然说不上来。既然连成本都弄不清楚,你的价格又是依据什么来定的呢?!”面对方廷钰的质疑,电信部门搬出“国际接轨”的说法。

国内拿多少工资?国外又拿多少工资?中国就是从低工资过渡过来的,我们不可能打破这个东西。不能对自己有利的就接轨,不利的就不去接轨。在美国1美分就可以打1分钟电话,这时候怎么就不接轨了?方廷钰节节追问,电信部门无言以对。

前不久,方廷钰参加了关于手机漫游费是否取消的座谈会。他说,从了解到的情况看,手机用户普遍反映漫游费高,而实现漫游功能的成本却非常低。有资料说,实际上就是电脑切换,比E-mail的成本还要低。他相信,取消手机漫游费是迟早的事情。

关于我们      社长致辞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西路5号 邮编:100040

中国检察日报社 web@jcrb.com.cn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2001-2006,all rights reserved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