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第三方"遏制"村官"腐败

时间:2012-02-20 09:30:00作者:江城客新闻来源:南方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前不久,南海村居集体经济财务监管平台全面启用。这标志着南海村居集体资产总额达260多亿元的财务将实现网上实时监控,集体资金动向将更加清晰透明。南海也由此开创了村居集体经济财务监管的新模式。 

  “村官”腐败时有发生,引发的矛盾纠纷旷日持久,农村社会稳定颇受影响。近日,一则题为“广东5年查处万名‘村官’”的报道在网上掀起波澜。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黄先耀表示,2007年以来,全省查处农村基层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9988件10419人,给予党政纪处分9173人,其中2011年查处2005件2132人,给予党政纪处分1935人。这一组数字说明,创新制度遏制“村官”的重要性。 

  南海村居集体经济财务监管平台的新意在于引入“第三方”,即会计师事务所监管“村账”。“第三方”的生命力在于独立,它不听“村官”摆布,也不受党政官员指令,而是忠于事实。这就比过去先进了很多。 

  过去,村里管财务的人都是村干部的“自己人”,财务人员是村“两委”定的,工资是村里发的,村民总怀疑有猫腻。有一阵子,佛山推行“村财镇管”,但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政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现在“第三方”管账,透明度、公开度都高了,消除了公众顾虑。 

  顺着这一思路,可在更多领域引入“第三方”遏制“村官”腐败。 

  权力不受约束,老鼠亦可吞天。“村官”腐败大案之所以层出不穷,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就是“村官”权力监管留下真空:纪委、监察局自上而下的监督到不了村一级,村民自下而上的监督则疲软乏力。 

  “村委会权力太大。”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焦洪昌称,按照法律规定,村民自治主要权利应当体现在村民代表大会或村民大会,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了8个方面的事项应该由村民会议决策,但实际上这种民主决策权并没有落实到村民会议中,村民自治变成了村委会自治。比如,村干部不落实公开村务、公开账目,村民常常毫无办法。所谓的村民监督小组“公示墙”、“明白纸”也形同虚设。 

  村民自下而上的监督疲软乏力,那么村委会成员之间会不会形成监督关系?目前,一些地方的村级财务管理颇为混乱,有的村会计、出纳不分设,让一人兼任;有的村会计、村主任和村支书有一定的亲缘关系,钱账不分,白条坐收坐支,缺乏制约;有的财务人员惟村支书和村主任的命令是从……这些都为村干部腐败打开了方便之门,村干部相互勾结、共同作案的情形并不鲜见。 

  那么,上级部门能不能进行自上而下的监督?一些乡镇干部反映,村民委员会是一个自治组织,乡镇与村委会不是领导关系,乡政府对村干部不好监管。根据我国现行行政体制,“村官”是“从事公务”的人员,但不是公务员,故而纪委的纪律之杖够不着;“村官”是一级组织的“干部”,但不是我国行政意义上的“党政干部”,故而“监察”的规矩之箍套不上。 

  在此背景下,“第三方”的力量就显得尤为重要,它填补了农村资产监管真空。以会计师事务所为例,他们具备村民所不具备的专业管账能力,以锐利的眼睛紧盯村账的一举一动。同时,他们又相对超脱,以独立的姿势管账,不受村干部摆布。但“第三方”走上舞台,需要村民的授权,只有村民充分利用“第三方”平台,其威力才能充分发挥。我们期待,更多的“第三方”填补农村资产监管的漏洞。

[责任编辑:杨斯] 下一篇文章:新官上任"筑道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