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离奇公职招聘都需合情理由

时间:2012-06-15 10:10:00作者:邓海建新闻来源:央视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6月12日,浙江人事考试网发布一则事业单位招聘公告,舟山审计局招聘3名审计职位,要求1977年6月7日出生。对此,浙江省人事考试办公室主任朱树民表示,这是工作人员疏忽,遗漏了“以后”两个字。目前,该公告已修改,年龄要求里写着1977年6月7日以后出生。(6月14日人民网) 

  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如果时常被蛇咬,自然更是杯弓蛇影。从这个逻辑上看,相关招聘方自然应理解公众在人事招聘上的敏感与狐疑。正是因人设岗的“萝卜招聘”多了,在公职招录领域,每一嗓子“狼来了”,舆论的耳边都能听到一声似有若无的狼嚎。就在数日前,“武汉市公路管理处录用领导干部子女5人”事件有了初步结果,4名干部子女应聘资格被取消。往前看,湖北省利川市人社局的“巧合招聘”,温州市交通系统60来位干部家属被“内部招聘”……当公职招聘中拼爹与寻租突破公众想象的时候,每个蛛丝马迹都可能引发舆论监督的警觉。 

  浙江人事考试办的回应也不是没道理:再是弱智的“萝卜招聘”,在风声并不宽松的当下,总不至于肆意大胆到直接要求“1977年6月7日出生”的地步。但民众的质疑也不是没有逻辑:连PS水平差强人意的“悬浮照”都敢拿出来糊弄公众,“1977年6月7日出生”的“定人定岗大法”果真没有可能?历史上,那些因网页工作人员的“拷贝”等功夫欠佳,而遗漏出来的“公开的秘密”还少吗? 

  再说,如此严肃的公职招录,一个轻飘飘的“工作人员疏忽”就敷衍塞责,万一没有眼尖的网友及时指正,会不会就此吓退所有非“1977年6月7日出生”的报考者?即便工作人员是“临时工”,如此重要的公告,“疏忽”既然是定性,于对等的权责而言,总不会疏忽不疏忽一个样吧? 

  对权力的监督,要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对责任的恪守,应追求权利最大化的性价比。在招聘疑云上公众迟迟不得“脱敏”,无非两个病根迄今未决:一者,就譬如食品安全事件屡查不绝一样,迄今为止,又有多少主要官员因食品安全而真正去职或倾家荡产?问题招聘层出不穷,根本原因就在于“取消招聘资格”已成为统一罚单,既然大不了就退回原地,违法成本如此不堪,“媒体曝”又如何吓得住前赴后继者的胆?二者,就招录程序而言,除了招录工作中“弹性过大”的权力制衡未曾有效建构起来,“干部子女就业规避制度”等也未能入得了制度设计者的法眼。如此一来,内部监督与外部监督基本都是两层皮,民众或舆论的法力,顶多也只是在“招录规则”的皮毛上吹毛求疵,而对真正事关公平正义的招录核心环节没有任何话语权。 

  公职招录上的诡异虽然审丑疲劳,但这种世袭色彩浓郁的阶层固化趋向却值得慎思。30多年改革开放创设的伟力,来自于垂直向上的社会流动,而改革进入盘根错节的“深水区”,也恰恰是要防止“代际流动”的凝固化、封闭化。沿着招录问题上的权力细节开始,整肃圈子式的“研究”、一言堂式的“民主”、不容置疑的“监督”、敷衍了事的“回应”——惟其如此,即便是没有统一的“标准”,公职招录也才不至于成为少数人的唐僧肉。从这个意义上说,“1977年6月7日以后出生”也需要一个合情的理由,抛开1977年不说,“6月7日”算是一个适岗性很强的时间节点吗?

[责任编辑:杨斯] 下一篇文章:贪官入狱仍要待遇“病”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