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与妻子司机携手敛财上百万 自称无贪污想法

时间:2012-05-04 09:30:00作者:余东明 王家梁 真正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本案事实再次告诫我们,每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一定要在诱惑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决抵制腐朽颓废的生活方式,真正做到克己奉公,廉洁自律,珍重手中权力。 

  “这些年来,我严于律己、本分做事,从没有过贪污的想法。社会福利中心工程投资两亿四千万,按所谓的‘潜规则’,我应该发大财,但我只让老伴收下了熟人送到家里的几笔,主要是想占点便宜,而对其他人送钱,我都拒绝了。”山东省德州市民政局原局长刘治温,站在法庭被告人席上如此自我辩护说。 

  记者在法庭上看到,一起站在被告人席上的,还有刘治温的妻子、德州市财政局副县级调研员姚洪芬,曾担任刘治温司机的德州市社会福利院职工赵成军。 

  今年4月16日,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宣判:刘治温犯贪污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5万元。 

  法院同时以受贿罪,判处同案被告人姚洪芬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被告人赵成军有期徒刑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万元。 

  宣判后,刘治温、姚洪芬和赵成军均在法定期间内没有提出上诉,目前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民政局长被举报 

  熟悉他的人都说:“当年刘治温还是清正廉洁的,那时的他也确实为老百姓许了不少实事” 

  “刘治温违规违法,大肆贪污,权钱交易,他不倒不能平民愤。” 

  2010年3月,德州市纪委、监察局、反贪局等机关部门不断接到关于刘治温违法违纪问题的电话举报。网上也大量流传类似内容的举报信,可谓有条有据、有枝有叶,至今仍可以在网络上看到。 

  “这个人不错啊,为人处事挺好的啊。”对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的刘治温,不少熟悉他的人曾疑惑不解。 

  而熟悉他的人都说:“当年刘治温还是清正廉洁、为人正派的,那时的他也确实为老百姓许了不少实事。” 

  据个人档案记载,刘治温1953年5月出生,中共党员。1984年4月起调临邑县县委,先后任办公室秘书、副主任和研究室主任等职;1990年4月起调到德州地委办公室先后任秘书、科长、副主任;1995年3月起调到武城县,先后任副书记、副县长、县长;2001年2月起调到德州市政府,先后任副秘书长兼调研室主任、市统计局党组书记兼局长;2005年11月调到德州市民政局,任局长兼任党组副书记;2006年7月起又兼任该局党组书记、市慈善总会常务副会长职务。 

  从履历中不难看出,刘治温的仕途可谓顺水顺风。 

  根据群众实名举报以及网络流传的揭发帖子中提供的大量线索,德州纪检和检察机关“顺藤摸瓜”,刘治温贪污受贿的问题很快浮出了水面。 

  2011年年初,刘治温被德州市纪委“双规”,同年4月移交检察机关。在查办刘治温问题的工作中,同案犯罪嫌疑人其妻姚洪芬、德州市社会福利院职工赵成军相继被抓获归案。 

  局长设“小金库” 

  “这10万元公款,我并未打算不归还,只是时间太长、我忘记了” 

  2011年2月15日,在第一次审理的法庭上,刘治温对公诉机关首先指控的贪污罪极力进行狡辩:“这10万元公款,我并未打算不归还,也没有指使过会计销账、平账,只是时间太长、我忘记了。” 

  经审理查明,2007年4月和2009年5月,时任德州市民政局局长的刘治温曾指使会计,安排人先后从民政局账外资金账户上取出两万元和10万元,分别汇入妻子姚洪芬和女儿刘某的账户,直至刘治温“双规”期间,他才将此款向德州市纪委交出。 

  其中,对汇到妻子姚洪芬信用卡上的两万元,刘治温辩称此信用卡是自己以妻子名义办理的,两万元是他陪上级领导出差买礼品时花掉的。而在检察院接受审讯时,他和妻子曾一致供述称,这两万元是用于妻子赴京看病用的。对此,在当庭质证有关证据时,刘治温再三说自己原来记忆“有点乱”。 

  对汇给女儿的10万元,刘治温辩解是当时女儿结婚急需用钱,才打电话让会计给女儿汇的,自己从未打算不还。其辩护人亦称,他并未指使他人销账、平账,应认定此属性质较轻的挪用公款罪。 

  据查,德州市民政局曾一直有个俗称“小金库”的账外资金账户,只有局长、分管局长和专门掌管的财务人员高某3人知晓。即使后来高某被安排到福彩中心、社会福利院等民政局下属单位或部门工作期间,“小金库”仍然由她掌管,直至刘治温离开民政局,从没有安排她交接给他人经手,局里其他人更是无从知晓。 

  “上面的资金主要用于刘治温局长批准的一些不能入单位大账的开销支出,他说从中支取我就支取、想花就花。他根本不需要从这里借钱,也从没有在这里借过钱。”高某在案发后接受调查时说。虽然“小金库”没有账目,但对包括刘治温涉案12万元在内的各项支出,高某都进行列表登记,对有关凭据都进行完整保存,对支出事由都一一作了详细记录。 

  因此,法院对刘治温贪污12万元的行为予以确认,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因为“对该部分公款,刘治温有能力归还而不归还,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 

  独断专权受贿索贿 

  “为了使自己对福利中心工程建设能够全面‘掌控’,刘治温可谓绞尽脑汁、机关算尽” 

  贪污12万元只是刘治温经济犯罪的冰山一角。大量群众举报的内容主要集中在刘治温在德州社会福利中心建设工程中,大肆独断专权、受贿索贿方面。 

  “在福利中心工程中,你参与具体负责基建了吗?” 

  “我没有介绍过一个承包商。有关招投标文件都是由基建工作人员写成报告,经分管局长同意后,才让我走程序性地签字,但我从来没有直接选择过建设单位。” 

  这是法庭上,刘治温与公诉人的一段对话。然而,事实的真相又是如何呢? 

  德州市社会福利中心工程于2008年破土动工,是该市民政局下属的福利院、慈善总会、军休所等所有二级事业单位的综合办公地点,有大小9栋楼房,实际投资达2亿4千多万元。直至2010年3月刘治温调离民政局长岗位时,该工程仍未彻底竣工。 

  “为了使自己对福利中心工程建设能够全面‘掌控’,刘治温可谓绞尽脑汁、机关算尽。”承办此案的检察官说。 

  按国家政策,投资此类工程必须通过招投标程序来确定施工单位,还需要具备相关资质条件。而在刘治温的主持下,该市民政局却研究决定,施工方必须满足具备相关资质II级以上和施工垫资两个条件,并且要求施工方与民政局商谈、有意向后,才能参加招投标。 

  “也就是说,整个工程都是由民政局说了算,也就是他刘治温一人说了算。”多位知情人都在证言中这样说。 

  于是,在程序性招投标结束后,4家中标建筑公司与德州市民政局签订的建设施工合同就有了这样的规定:“施工单位需要进建设材料的时候,必须由双方共同认资认价、共同负责进货,当意见不一致时,以民政局的意见为准。” 

  赵成军是刘治温的司机,更是他的心腹。刘治温授予他全部工程材料供应的材料部部长职衔,从此赵成军成为刘治温弄权、受贿索贿的得力助手。 

  据查,各施工工地需要的建筑材料报表,都须经过赵成军同意、刘治温审批,再交各党组成员一一签字。据此,供货方或施工方才能与4家建筑公司签合同开始供货施工。 

  2009年5月,水暖安装商曹某通过与其有老乡关系的赵成军拿到了室外配套工程,而当赵成军手持刘治温已经决定并审批好的曹某中标汇报材料,找到其他局党组成员要求签字时,均遭到了拒绝。 

  后刘治温又安排他人持该材料让其他局党组成员签字,结果仍没有签成。于是,刘治温召集党组成员们召开紧急会议,直到深夜凌晨才结束。会后不久,曹某的水暖安装队就进驻了工地开始施工。 

  据案发后查明,曹某为了拿到此工程和结算工程款,曾借助赵成军之手,分两次送给刘治温的妻子姚洪芬现金30万元。此外,还在春节、中秋节分别送给刘治温“红包”3万元。 

  妻子也参与受贿 

  “承包商们的钱大都是赵成军送到我妻子手上的,而我妻子从来没有说过让我去照顾谁” 

  在法庭审理刘治温受贿犯罪行为时,刘治温说:“承包商们的钱大都是赵成军送到我妻子手上的,至于是什么钱,赵成军从不对我妻子说,妻子也只是让我看着办,而我妻子从来没有说过让我去照顾谁。” 

  有不少证人证言能够证实,刘治温对指控受贿的辩解,部分还是“属实”的。 

  刘治温在德州市财政局的家属院内居住,这里门卫保安管理很严,不是熟人很难进去。2009年中秋节,前述水暖安装商曹某去刘治温家送礼,进大门时被该家属院门卫挡住不让进,只好拔打刘治温的电话得以放行。 

  当曹某进了刘家时,刘治温说了几句话就出家门了,曹某只好将掏出的装有1万元现金的信封留下,并对姚洪芬说:“过节了,你自己看着买点东西吧。”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许多建筑商、供货商为了向刘治温行贿,大都把贿金先交给赵成军。在赵成军上门送贿金时,又大都是刘治温的妻子一人在家并收下。至于是谁送的、因何事而送,起初姚洪芬曾过问几句,赵成军只说,“让刘局长看着办”。后来姚洪芬遇此情形时便不怎么问了,只是对一捆捆的百元大钞来者不拒。 

  “福利中心工程拖欠的瓷砖款都是我垫付的,不堪重负啊,怎么办?”“工程支付货款的事,都是刘局长说了算。”2009年,赵成军的姑父在河北秦皇岛经营的广东佛山某瓷砖专卖店,经赵成军帮助运作,在社会福利中心工程瓷砖供货招标中中标。 

  然而,数批瓷砖运送到工地后,大量货款却拖着不给。于是,姑父凑齐了10万元现金装在一个纸袋送给赵成军。赵成军急忙与刘治温的妻子姚洪芬电话联系,并迅速开车来到刘治温家中。当他把10万元现金留下时,专门叮嘱说,“这是瓷砖公司给刘局长的钱,想在回款方面让刘局长帮忙,刘局长也知道这事。”事后不久,刘成军姑父的货款即时给付到位。 

  “这是一张40万元的银行卡,是给刘局长的提成。”2010年1月的一天,武城县某机关干部李某把姚洪芬约到财政局家属院附近的一个广场,将一张农业银行卡递到姚洪芬的手里。 

  李某是刘治温任武城县县长时的老下属,曾求刘治温“帮忙”成功中标,揽下了社会福利中心工程中空调和电梯业务。事成后,李某大赚了一笔,便给刘治温打电话,获得同意后才与姚洪芬相约见面。 

  由于该银行卡每次只能取5万元、还须持李某的身份证,姚洪芬便打电话说“取款太麻烦”。第二天,李某和姚洪芬一起将40万元全部从银行取出。 

  经查明,在社会福利中心工程建设期间,刘治温非法收受工程承包商、工程供货商以及工程设计贿赂累计162万元。其中,姚洪芬参与受贿147万元,占90.7%以上。 

  司机帮局长受贿 

  “钢材这块挺赚钱的,咱们顶建筑公司的名儿,由咱自己进一部分钢材,可在里面吃个提成” 

  “我承认犯罪,但我没有指示别人索要钱,我也没有给送钱的人办过事、帮过忙。整个福利中心工程投资两亿多建成,当初市委主要领导同志还赞扬我为社会百姓办了一件大好事呢!”在法庭辩论阶段,刘治温进行了一番“自我表扬”。 

  据赵成军供述,2009年春天,正当德州福利中心16层主体楼等工程开工建设时,刘治温给他安排一个“活儿”——跟钢材商砍价。 

  “钢材这块挺赚钱的,咱们顶建筑公司的名儿,由咱自己进一部分钢材,可在里面吃个提成。”刘治温吩咐赵成军。 

  于是,赵成军通过熟人很快找到了钢材商贾某,双方约定“每吨钢材提成35元至80元”的协议。此日起至当年10月,贾某源源不断地往社会福利中心供应钢材,同时贾某不定期地打电话给赵成军,要其去分批领取提成款,每次贾某还把计算好的提成表交给他。 

  据统计,赵成军从贾某手里领取了四次提成款,共计35万元。为了报答刘治温对自己的“器重”,他将这些领到的提成款全部都送到了刘治温家中,“每次送提成时,都把提成表让姚洪芬看看,再当场撕碎”。 

  “混凝土这块也挺挣钱的啊。”刘治温对赵成军说。他们如法炮制,这样,赵成军又分3次拿到了30万元提成款,全部送到刘治温家中。 

  “本来还有最后一批混凝土货款50万元,由于民政局把此款拨给了有关建筑公司尚未给付,致使混凝土公司应承诺的25万元提成‘泡了汤’。”赵成军说。 

  经查明,赵成军利用担任民政局基建工程材料组负责人职务之便,按照刘治温的提示,帮助刘治温向有关工程承包商和供货商收受、索要94万元,占刘治温受贿总金额58%。另外,赵成军个人也借机从中多次非法收受贿赂,累计21万元。 

  由于此案疑难、复杂、备受社会关注,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于今年2月15日、3月15日和4月5日,先后三次举行公开开庭审理。 

  ■案意点击 

  “被告人刘治温、姚洪芬、赵成军之所以有今天的结果,主要由于他们放松了自身世界观的改造,思想扭曲,意志蜕化,忘记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根本宗旨,不能正确对待手中的权力。”承办本案的法官和检察官们都认为,本案事实再次告诫我们,每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一定要在诱惑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决抵制腐朽颓废的生活方式,真正做到克己奉公,廉洁自律,珍重手中权力。(余东明 王家梁 真 正)

[责任编辑:杨斯] 上一篇文章:福建省领导调研反腐倡廉警示基地和监狱工作
下一篇文章:安徽淮南矿业集团员副总贪污62万余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