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加就犯罪财产返还和分享达成一致

时间:2013-07-17 09:06:00作者:龚向前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中加将建立犯罪财产分享制度

  更为关键的是,中国将正式建立起颇具争议的资产分享制度。短期来看,为了“追赃”,中国将不得不向加拿大付出较大的“分享”成本;长远观之,它能避免数以亿计的贪腐资金外逃,将是国家和人民的一大胜利

  近日,据中国外交部透露,中国和加拿大两国政府就返还财物和分享被没收资产协定已经举行了两轮谈判。双方在交流各自相关法律制度和司法实践的基础上就协定全部条款达成一致。这是中国就追缴犯罪所得对外谈判的第一项专门协定。 

  缺少制度保障跨境追赃难   

  当前,由于中国正处于经济社会深刻变革和调整的时期。在一些地方和部门,腐败现象呈现易发、多发态势。贪污挪用公款的金额屡创新高。而且,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腐败犯罪也日益呈现出国际化的特点。 

  中国央行在2011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加拿大是中国腐败高官外逃的首选地。根据报告,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约有1.8万名贪腐官员以及国有企业涉腐员工逃往加拿大,共带走约1230亿美元。  

  国际非营利机构全球金融诚信组织的研究表明,2005年至2011年期间,约有2.83万亿美元从中国非法流出。这一现状成为了中国政府近年来不遗余力追捕贪官并追回其贪腐财产的主要动因。   

  贪官和犯罪分子们将腐败资产跨境转移,为自己和家人留足后路,企图“贪了就跑,跑了就了”。世界各国政法体制和价值观念的不同也给这些贪腐分子“溜之大吉”提供了便利。显然,如要深入进行反腐败斗争,跨境追赃是无法逾越的障碍。   

  通常,跨国(境)追赃有两种途径。一是通过启动刑事诉讼侦查、起诉和审判程序,寻求与相关国家开展刑事司法合作。二是在通过在境外提起民事诉讼,取得关于资产归属中国境内单位的司法确权。 

  在这方面,中国已经取得了不少成功的案例,包括成功将赖昌星从加拿大引渡回国受审,以及顺利将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等特大贪污挪用洗钱案的赃款追回。然而,在刑事途径上,对证据方面要求往往十分严格;而民事追缴的成本高昂,而且程序十分复杂。 

  更关键的是,这两种途径均需要获得对方当局的紧密合作,而法律程序又因国家不同而呈现出巨大差异。坦白地说,一些赃款赃物的“净输入”国家从自身利益出发,怠于采取高成本的司法协作措施。目前中国贪官跨境转赃活动越来越呈现出隐蔽性强、流动速度快、洗钱环节多的特点。他们利用各国法律制度存在的较大差异和漏洞,造成调查取证难、涉及国家多、追缴资产难等问题。  

  不可否认,中国法律也存在一定障碍。例如,检察机关在采取查封、冻结或扣押措施时,如果碰到失踪、潜逃的犯罪嫌疑人无法归案或者生死不明的情况,则无法将赃款赃物进行处置。 

  资产分享成为国际惯例  

  2003年10月,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反腐败公约》协调了各国在资产返还方面的立场,公约第五章以专章形式第一次完整规定了资产追回和返还机制,要求缔约国应当对外流腐败资产的追回提供合作与协助。根据该公约规定,请求缔约国出具生效判决后,被请求缔约国应予没收财产并返还给请求缔约国。   

  而现实情况是,目前该公约的签约国家不多,导致相关司法协作需要有专门缔结的双边或者多边协议作为法律依据。虽然中国已与一些国家建立了反腐败领域的交流合作关系,但面对大量赃款赃物外流的现实,这些双边协议仍显不足,致使一些国家被腐败分子视为“避风港”。 

  然而,要真正促使各国履行相互提供最广泛的合作和协助的义务,还需要进一步健全相关的法律机制。尤其是解决如何调动腐败资产“净输入”国家的积极性问题。  

  事实上,犯罪资产追回国际合作,往往涉及到与为没收资产提供必备条件或极大便利的国家共同分享被追回收益的问题。因此,资产分享一直是国际跨国追赃合作中的一项重要制度。值得一提的是,不论是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欧盟国家,还是日本、新加坡等国,都采取分享资产方式处理追缴赃款。据了解,从1989年到2007年,美国与35个国家共分享了1.88亿美元的没收犯罪所得。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成了“分赃协定”。显然,国际法是“无政府状态”下的行为准则,利益与成本是诱导世界各国遵守国际法的重要依据。而且,犯罪资产来源国和资产所在国之间,将没收的犯罪资产扣除必要费用之后按照比例进行分割,似乎也并不太违背公平原则。 

  无法认定的财产才能分享  

  据外交部条法司有关负责人介绍,中国与加拿大缔结的追赃协定草案主要包含三个部分。首先,如某一缔约国的法院认定某项被非法侵占的财物为另一缔约国或其境内的企业、个人合法所有,则该缔约国将根据协定和本国法律将该财产返还合法所有人。据此,被贪污、挪用的国有资产,被挪用、诈骗的企业和个人财产,如能证明合法所有人,将会被返还。

  其次,按照该双边协定,对于返还的财物,应当返还其合法所有人,包括国家作为所有人。对于分享回来的资产,根据协定规定,移交资产的一国不得对接收资产的一国就资产的使用限制任何条件。 

  例如,如果加拿大根据协定将国内某一贪官的赃物移交给中国政府,如果赃物本身属于某一企业,则应“物归原主”;如果赃物本身属于国家财产,则应将会与没收犯罪所得一样,上缴国库。   

  最后,也是更为关键的一点,对于没有或无法认定合法所有人的犯罪所得资产,如走私、贩毒获得的赃款,缔约一方将在没收后,与另一缔约方按合作方贡献的大小确定一定的比例分享有关资产。分享的目的在于鼓励和促进双方在打击犯罪、追缴犯罪所得方面的合作,分享的前提条件也是另一缔约方为促成没收提供了协助或合作,包括情报、行动、法律或司法协助。分享比例则根据合作方贡献的大小决定。  

  中国正式建立资产分享制度   

  如果中国与加拿大能够最终签署并批准实施该协定,则加拿大将成为第一个与中国签署分享被没收资产协定的国家。考虑到加拿大已经成为中国贪官的最大逃匿和转赃地之一,此举对于打击中国贪官外逃及相关的有组织跨国犯罪,具有十分重要的法律意义。

  协定签署后,如果贪官们再把非法资产转移到加拿大,那么作为资产来源的中国必须能够追回这些财产。如加拿大法院认定某项被非法侵占的财物为中国或中国境内的企业、个人合法所有,加拿大将根据协定和本国法律将该财产返还合法所有人。  

  笔者认为,更为关键的是,中国将正式建立起颇具争议的资产分享制度。短期来看,为了“追赃”,中国将不得不向加拿大付出较大的“分享”成本;长远观之,它能震慑贪官或避免数以亿元计的资金外逃,将是国家和人民的重大福音。   

  而且,根据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所增设的“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对于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已将赃款赃物转移境外,检察机关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没收境外违法所得的申请,人民法院可以据此作出没收裁定,并通过刑事司法协助的渠道,请求相关国家承认与执行中国刑事没收裁决。   

  事实上,中国除了成为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等公约缔约国外,还对外缔结刑事司法协助条约50余项,并与世界上1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开展了国际司法协助。国际法律机制的日益健全,为中国从境外追赃提供了重要的法律基础,轰开了贪污腐败分子们精心构筑的“安全港湾”。因此,对于贪官们来说,境外将不再是“一跑百了”的天堂。(龚向前 作者单位: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

[责任编辑:刘彬] 上一篇文章:挤出高药价中的腐败成本
下一篇文章:中央部门明日或公开去年决算 三公有望更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