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分享到:

驻京办沦为"蛀京办":有官员打"维稳"旗号"买官卖官"

11月17日,辽宁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经辽宁省委批准,辽宁省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刘凤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这已经是今年第4个落马的原驻京办主任。

  •   十八大以来,在全国引起震荡的一些腐败大要案中,驻京办负责人的名字频上“黑榜”。经过梳理发现,仅2017年就有四位原驻京办负责人被查。
  •   截至2010年,除54家副省级以上单位的驻京办之外,还有520家市级单位、5000余家县级单位驻京办。如果加上各级政府部门设的联络处、国有企业和大学的联络处,各种驻京办超过1万家。
  •   2010年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和规范各地政府驻北京办事机构管理的意见》,在舆论的巨大压力下,驻京办经历了一次“大瘦身”,总共撤销了625家,保留了296家。

今年第四位原驻京办负责人被查

  十八大以来,在全国引起震荡的一些腐败大要案中,驻京办负责人的名字频上“黑榜”。小编经过梳理发现,仅2017年就有四位原驻京办负责人被查,除刘凤海外,其余三人分别为:辛耀峰、孙平、朱琳。

  2017年9月16日,陕西省纪委监察厅发布了《佳县县委书记辛耀峰接受组织审查》,消息称,陕西省佳县原县委书记辛耀峰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据了解,2006年到2011年,辛耀峰曾任榆林市人民政府驻北京联络处主任。

  2017年5月19日,安徽省纪委发布消息称,经安徽省纪委和芜湖市委批准,芜湖市纪委对原驻北京联络处原主任孙平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经查,孙平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在中央纪委“11·7”专案组查办安徽省原常务副省长陈树隆案件期间,孙平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故意隐瞒与陈树隆有关违纪情况,对抗组织审查;与他人密谋串供,企图逃避组织审查;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多次收受多人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2017年4月19日,安徽省原质量技术监督局党组书记、局长朱琳落马的消息被公布。在朱琳的仕途中,有一个长期的身份:安徽省政府驻京办主任。

驻京办到底是个什么机构?

  让我们先来看一看驻京办的发展历史。驻京办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封建社会时期的同乡会和会馆。其功能主要是沟通家乡与京师之间的联系,接待来京出差的地方官员及进京赶考的家乡学子,维护家乡人民在京的合法权益等。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央与各省之间需要形成一种密切的联络机制来商讨建设立项、审批计划调拨物资等事宜,而当时的交通和通讯都不发达,需要一个派驻北京的办事机构。 

  1949年,第一个驻京办——内蒙古驻京办就是带着这种使命设立的。其后,各省级驻京办相继成立。改革开放以后,还增设了计划单列市、大型国营工矿企业、建设兵团办事处及地市县联络处。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驻京办的数量迅速增长。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0年,除54家副省级以上单位的驻京办之外,还有520家市级单位、5000余家县级单位驻京办。如果加上各级政府部门设的联络处、国有企业和大学的联络处,各种驻京办超过1万家。驻京办进入了“繁荣”期。

栽在驻京办上的官员不少

  先说十八大之前的。2002年,在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李真案中,河北省政府驻京办事处原主任王福友因贪污、挪用公款、受贿三罪被判无期徒刑;江苏省驻京办原主任吴廷祥因受贿、挪用公款、玩忽职守三罪被判刑。

  2001年,广州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原副主任兼北京广州大厦筹建办公室副主任詹敏因受贿被查处。

  2000年前后,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驻京办事处原副主任李一洪在成克杰案中犯贿赂罪被查办;沈阳“慕马案”中,沈阳驻京办事处原主任崔力被惩处。

  1999年大庆市国税局原局长那凤岐贪污受贿案中,大庆驻京办事处办公室原副主任李洪波与那凤歧勾结共同贪污被查处。

  十八大之后,也有两位原驻京办主任被查。2015年1月落马的河北省民政厅原厅长古怀璞,曾于2003年5月至2008年3月任河北省政府驻京办主任。古怀璞被检察机关指控,在担任河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驻京办事处主任、河北省民政厅厅长的十年间,在退役士兵安置、干部调整、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提供支持和帮助,收受他人给予财物折合人民币1238余万元。

  2015年6月15日,因涉嫌帮没有工作或没缴社保的北京人办理异地养老保险转移进京,可以在京领取养老金为由,骗取60余人数百万元的李仉顺,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11个月。据悉,李仉顺曾任江西省崇仁县驻京办事处主任。

驻京办变相潜伏?中央铁腕治乱象

  驻京办在其“繁荣”景象的背后,也出现了诸多问题。诚如中央所说,存在驻京办事机构设置过多过滥职能定位不准确公务接待不规范监督管理机制不健全等问题。比如非正常支出庞大,有的县级驻京办一年接待开销甚至达数百万;地方争资争项形成围困中央之势,负面影响很大,不利于国家部门资源资金的公正分配,并严重腐蚀了一些国家部门官员;打着“维稳”旗号,千方百计截访等。

  于是,2010年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和规范各地政府驻北京办事机构管理的意见》,《意见》规定,撤销县、县级市、旗、市辖区人民政府以各种名义设立的驻京办事机构,已经设立的地级市、地区、盟、州人民政府驻京联络处,确因工作需要,经所在省(区、市)人民政府核准后可予保留。

  据悉,在舆论的巨大压力下,驻京办经历了一次“大瘦身”,总共撤销了625家,保留了296家。裁撤驻京办四年之后,有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县级驻京办改名为服务中心、联络处、会馆等,仍然私下运行。

  2016年6月,中央第二巡视组向国家烟草专卖局反馈情况时指出:烟草局驻京办顶风违纪时有发生,公款吃喝玩乐由明转暗,驻京办、培训中心奢靡浪费问题突出,行业内“小金库”顽疾屡禁不止;选人用人不够规范,“买官卖官”“带病提拔”“近亲繁殖”问题比较突出。

  据悉,根据各地省委统一部署,目前已有多个省份公布了对所属驻京办的专项巡视情况,并着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相信随着制度的加强和监管的到位,驻京办将会变得越来越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