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分享到:

“扫黑+反腐”严打“保护伞” 遏制黑恶势力蔓延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明确要求,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今年年初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就强调,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

  •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实际上就是扫黑反腐一手抓,黑社会、贪官已经形成了一个犯罪链条,反腐要从贪官的要害处动刀,打黑要从黑社会团伙的“七寸”入手。
  •   今年年初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就强调,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
  •   加大打击力度,建立严惩和遏制基层黑恶势力的长效机制,把扫黑除恶与基层反腐结合起来,深挖细查黑恶势力“保护伞”,不断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黑恶势力“保护伞”庇护方式五花八门

  “保护伞”的运作模式大体可以分为三类

  一是利用职务之便或职务影响,协调公安、检察或审判机关对相关涉黑人员“网开一面”,使其逃避应有处理或制裁。

  二是以“干儿子”“干外甥”或朋友等名义,为涉黑人员首脑或骨干人员提高“社会地位”。

  三是为涉黑人员违法承揽工程项目、获取经营权等提供帮助,甚至以本人或亲属名义,通过借款或入股方式参与其中并获取非法利益。

  显性“保护伞”和隐性“保护伞”

  显性“保护伞”是与黑恶势力联系紧密、沆瀣一气,往往通过说情、打招呼、通风报信等方式加以“保护”。

  隐性“保护伞”可能只是与涉黑组织“吃个饭”“站个台”“交个朋友”,以相对隐蔽的形式发挥作用。隐性“保护伞”很难界定是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护伞”,不排除有的领导干部在与涉黑组织接触时并不了解真相,而是被涉黑组织加以利用。

  县乡两级领导干部黑恶势力“保护伞”居多

  从县乡权力关系来看,县里集中了财权、处置权、决策权等,与乡镇相比处于强势地位。对于涉黑组织而言,找县一级领导干部做“保护伞”收益更大。更何况,县一级干部中不乏本地人,有时候拐几个弯就能说上话、扯上关系。

谁在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刘维等36人涉黑犯罪案

  据检方指控,被告人“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而据媒体报道,有3名公职人员经常与刘维等人一起吃喝嫖赌、吸毒作乐,甚至多次在命案发生后通风报信,这3人还为刘维提供枪支配件和子弹。

  给黑恶势力当保护伞 三人被中纪委点名

    深圳市沙井街道原党工委书记刘少雄

    在深圳,曾经有一个名为“沙井新义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当地民众无不谈虎色变。官方指出,该组织之所以存在多年,与当地一把手刘少雄的包庇、纵容存在着极大的关系。2003年起,他就担任沙井镇镇长,3年后升为一把手。“沙井新义安”的主要头目陈垚东主动与之加强了联系。

  大肆受贿后的刘少雄不仅不打击黑恶势力,还纵容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甚至发生群体性事件时,刘少雄竟借助陈垚东的身份去平息事态。

  最终,在2013年1月,陈垚东因犯14罪被判无期徒刑,刘少雄则因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获死缓。

  广东廉江市委原常委马东进

  2012年7月31日,湛江市麻章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马东进犯徇私枉法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5年1月至2007年底,马东进等人为牟取私利,与不法人员吴某某合作非法采矿并合伙办厂,放任非法采矿的违法犯罪行为,使其不受追诉。

  此外,他因与吴某某存在直接利益关系,对吴某某涉嫌妨害公务、敲诈勒索等犯罪行为疏于履行职责,致使吴某某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得以坐大,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和恶劣的社会影响。

  江西九江县原县委常委吴正阳

  与马东进类似,吴正阳贪腐案也涉及矿场。《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当地一家铜矿频遭盗,其中吴的得力干将程涛为捞钱,竟然驾驶专车为盗矿者引路,被当地群众称为“史上最牛盗矿车队”。

  此外,吴正阳还充当数家赌场的保护伞。在查处吴正阳案件的过程中,纪检监察机关联合公安机关打掉15个赌场,依法对参与开设赌场的20多名社会人员进行了处罚,严某等人最终也受到法律的严惩。

  最终,在2013年3月,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吴正阳犯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等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

扫黑除恶,增强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曾披露,安徽省淮北市烈山社区党委原书记刘大伟落网后,村民们曾拉起横幅,燃放鞭炮烟花庆祝。

  民意的背后,折射出群众对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深恶痛绝。刘大伟操控烈山社区“两委”班子多年,对于敢质疑他的人,就予以蛮横打压,甚至动用黑恶势力殴打。

  在社会生活中,一些基层黑恶势力借口充当所谓“民间调停人”,插手各类社会矛盾,背地里干的是恐吓、勒索、威胁等行径,严重损害群众的幸福感和安全感。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实际上就是扫黑反腐一手抓,黑社会、贪官已经形成了一个犯罪链条,反腐要从贪官的要害处动刀,打黑要从黑社会团伙的“七寸”入手。这是典型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所以这次中央打黑的决心,实际也能给反腐斗争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

  最高检印发通知:深挖黑恶犯罪背后的腐败 从重惩处“保护伞”

  对于“村霸”、宗族恶势力、“保护伞”以及“软暴力”等犯罪,最高检要求因地制宜、分类施策,结合本地实际,聚焦涉黑涉恶突出的重点地区、行业、领域,把打击锋芒对准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的黑恶势力犯罪。同时,要切实把好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确保把每起案件都办成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铁案。

  扫黑必须打“黑伞”,基层“拍蝇”是关键。从群众的切身感受来讲,发生在基层的、身边的腐败影响更深更大。因此要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