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分享到:

严惩环境污染"保护伞" 问责无所作为"太平官"

5月23日,中央纪委通报曝光了六起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典型问题,包括天津津南区原副区长陈波、河北宁晋县副县长李风杰、江苏灌南县委书记李振中在内的55名领导干部被问责,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分甚至被免职。

  •   中央环保督察进驻期间问责党政领导干部1.8万多人,受理群众环境举报13.5万件,直接推动解决群众身边的环境问题8万多个。
  •   从中央环保督察移交问题分析,环境保护工作部署推进不力、监督检查不到位等不作为、慢作为问题占比最高达到40%,其次是违规决策、违法审批等乱作为问题,占比约30%。
  •   中央近年来推出了不少制度。不管是“两高”发布环境污染犯罪司法解释,还是新修订《环境保护法》;不管是中办国办印发《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还是中央深改组通过的《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无不是从“严”“全”上发力。

环保督察利剑出鞘 问责领导干部1.8万多人

  中央环保督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2015年底,中央环保督察在河北省开始试点,此后分别于2016年7月和11月、2017年4月和8月分四批开展30个省区市的环境保护督察,实现了中央环保督察全覆盖。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部署开展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坚持问题导向,敢于动真碰硬,用督察“利剑”守护好祖国的绿水青山。督察进驻期间问责党政领导干部1.8万多人,受理群众环境举报13.5万件,直接推动解决群众身边的环境问题8万多个……

  不作为乱作为

  祁连山的生态保护问题就是一个典型例子。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消极应付中央指示,对祁连山的生态环境破坏负有重大责任。他在督查调研祁连山生态保护工作时,每到一地都反复强调环保问题的极端重要性,提起要求来“口号响当当”,但就是没有下文。 

  去年7月,中办、国办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的通报对外公布,包括甘肃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杨子兴,甘肃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李荣灿(时任甘肃省委常委、副省长),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罗笑虎(时任甘肃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3名副省级官员在内的甘肃诸多官员被问责。 

  大搞利益输送

  曾顶着“环保明星”光环的山西省环保厅原厅长刘向东,一步步沦为环保权力寻租者,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环评审批、环保验收、环保违法处罚、环保专项资金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家庭财产数以亿计。 

  2015年底落马的原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曾借空气自动监测设备采购受贿,又在调查污染事故时“关照”事故责任公司,性质极为恶劣。 

  随着中央对环保问题的治理力度逐年加大,一大批党政领导干部特别是“关键少数”被问责。可以说,以问责促尽责的工作导向初步形成,倒逼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和企业真正扛起生态文明建设和污染防治的政治责任。

"问责名单"分析:不作为、慢作为和乱作为是主因

  

  前两批中央环保督查公开移交案件问责情况。

  日前,生态环境部透露,前两批中央环保督察共向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重庆、陕西、甘肃等15个省(区、市)移交了191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2188名官员因这191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被问责,其中,涉及地方党委、政府590人。

  生态环境部对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移交问题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环境保护工作部署推进不力、监督检查不到位等不作为、慢作为问题占比最高达到40%,其次是违规决策、违法审批等乱作为问题,占比约30%。而这背后都有地方政府官员的影子。

  被问责的省部级、厅级干部中,诫勉41人,党纪处分70人,政务处分29人,组织处理20人次,其他处理2人。同时,7省市被问责人员中,有10名干部被移送司法机关。

  从生态环境部公开的信息看,被问责的责任人中尽管环保部门仍是大头,但是,地方党委、政府以及水利、国土、林业、农业、工信、城管、住建、质监、发改、公安等部门也有大量责任人被问责。据生态环境部透露,7省(市)被问责人员中涉及地方党委36人,地方政府209人,地方党委和政府所属部门644人,国有企业107人。

  从数量上看,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共问责1140人,其中,厅级干部130人(正厅级干部24人),处级干部504人(正处级干部248人)。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共问责1048人,其中,省部级干部3人,厅级干部159人(正厅级干部56人),处级干部464人(正处级干部246人)。

环保问责制度先行 从"严""全"上发力

  

  环保问责 重拳出击·中央纪委:生态环境损害 查处不力? 追责!

  现实中,环保问责不到位的情况的确存在。问责的板子虽高高举起,拍下时却“轻声细语”,既起不到警示作用,又解决不了实质问题。问责仅针对基层监管人员,对决策、审批、监管人员却不追溯责任。

  针对此类问题,中央近年来推出了不少制度。不管是“两高”发布环境污染犯罪司法解释,还是新修订《环境保护法》;不管是中办国办印发《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还是中央深改组通过的《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无不是从“严”“全”上发力。

  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作出重要指示,强调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

  中共中央办公厅日前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意见》,要求大力教育引导干部担当作为。严肃问责履责不力行为,使能上能下成为常态,既是对不作为不担当者的惩戒,也是对实干者拼搏者奋斗者的激励。当前,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到了啃“硬骨头”的时期,需要各级党委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切实担起责任,协同推进,抓出实效。

  中央纪委日前的通报也表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这场大仗、硬仗、苦仗提供坚强纪律保障,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的重大政治任务。对损害生态环境的地方和单位的领导干部真追责、敢追责、严追责,终身追责;对该问责而不问责的,也要切实追究。严肃查处在污染防治攻坚战中表态多、行动少、落实差尤其是阳奉阴违、弄虚作假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顽症和突出问题,大力推动作风建设。要认真做好中央环保督察移交问题线索的查处工作,失职失责典型问题及时向社会公开。

  随着中央对环保问题的治理力度逐年加大,一大批党政领导干部特别是“关键少数”被问责。可以说,以问责促尽责的工作导向初步形成,倒逼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和企业真正扛起生态文明建设和污染防治的政治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