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贤:如此清官也误国

时间:2013-10-22 10:42:00作者:张笑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毓贤(1842年-1901年),字佐臣,出身内务府汉军正黄旗,捐监生,纳赀为同知府。他与刚毅的恶行都因为刘鹗的《老残游记》而记载在历史中,他们都是“清官若自以为是、危害比贪污严重”的代表。

  要说毓贤,从传统观念来看:他是个十分标准的清官。作为官场中人,他曾提出过所谓的“三不主义”,即:“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在这三条里,除了“不要官”这条他没有做到外,其他两条他大抵还是做到了。

  毓贤清廉到了什么程度?据《十叶野闻》一书记载,八国联军攻入北京的消息传到山西之后,毓贤就想要遣散那些在山西的义和团员。义和团的大师兄们虽然答应解散,但还是想最后要挟毓贤一把。他们提出来,是否可以给予一定的“遣散之资,令兄弟辈各寻生活”。毓贤告诉他们:“吾服官以来,清刚自矢,别无藏镪余财,可以为诸英豪壮行色。无已,吾惟有敝衣数箱,尔辈向质库取银,作川资何如?”说完,“命从者出箱示之,皆破烂不堪衣着之物”。看到一个巡抚如此之贫,那些本想大捞一把的义和团首领大感意外,不由得赞叹:“公真清官也。”

  毓贤是清官,同时又是名酷吏。毓贤在曹州任知府4年,在官场上的外号为“屠户”,对民众采用大批逮捕、滥用酷刑和大批屠杀的恐怖手段进行统治。他惯用酷刑,其中最令人发指的是“站木笼”。他在衙门前置木笼12架,每架木笼内壁布满铁钉,把人吊在木笼内,再在人脚下垫几块砖,似踏非踏。这样,人在笼内不能动弹,稍有动弹,肉体就被刺得鲜血淋漓;当人踏到砖时,马上抽去一块,直至把人吊死为止。惨死在木笼内的人几乎天天都有。

  庚子年,毓贤一味鼓噪“义和团民心可用”,极力主张清廷向11国宣战。但他其实又是个懦夫。当义和团导致了八国联军的武装干预后,他一再上书表示,随时率领义和团“勤王”。但内心里,他对洋兵怕得要命。后在朝廷一再催促下他才起兵,而此时八国联军已经攻进了北京城。

  毓贤的下场是这样的。1901年2月22日,毓贤在流放新疆行至甘肃兰州时,被清政府追加刑罚,就地正法。但因为他有清官之名,所以死前在民间激起一片同情的浪潮。近人柴萼在《梵天庐丛录》说:当时,很多人张贴告示,主动组织起来向朝廷请命,要求对毓贤免死。

  刘鹗在《老残游记》曾指出:“赃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盖赃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为非,清官则自以为不要钱,何所不可?刚愎自用,小则杀人,大则误国”。刘鹗的说法不无偏激之处,然而“小则杀人,大则误国”,却正印证了毓贤这样一个另类清官的一生。

[责任编辑:车振宁] 下一篇文章:汤斌:死后仅剩八两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