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质疑天价粽子成腐败工具

时间:2012-06-21 08:41:00作者:新闻来源:北京晨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盒粽子售1880元专家质疑天价粽子成腐败工具

  

  御茶膳房销售人员称购买1880元粽子礼盒的客户,主要是内蒙古、东北、山西的客户,像鄂尔多斯、大连、大同等地客户订得比较多,客户拿货基本在100盒以上,都是送领导、送客户的。天伦王朝酒店工作人员称,订购粽子礼盒的主要是机关、保险公司、银行等单位,主要是买来送礼。(《中国经济周刊》) 

  粽子都能卖到上千元钱,人们不禁要问—— 

  质疑 

  粽子成腐败工具 

  过度包装的粽子事实上已不再是粽子,粽子礼盒的大量涌现,远远超越了商业的界限,非但让佳节变了质、走了味,在高消费的外衣下污浊着清朗的社会风尚,而其变相逃避国家对行贿受贿有效监管的异化凸显出的腐败系数,更是折射出腐败新动向。现代人买粽子,看重的是权力、地位和现实利益交换,嬗变为一种工具,失去了应有的文化内涵。有一首打油诗是这样写的,“粽子穿上黄金甲,几只飞入百姓家?奢侈浪费已不妥,暗藏腐败更可怕”。还有一首打油诗写道,“廉不廉,看过年;洁不洁,看过节”。有资料显示,因贪赃枉法而受到法律惩处的贪官,在节日期间肆无忌惮地收受贿赂的比例占所有案例的31%,而大部分贪官竟认为在节日里收礼不是受贿。不难看出,近千上万元的所谓粽子现身各类市场,愈来愈没有“章法”,衍生了严重的社会问题,显然不是作为流通商品的粽子之过,那么,到底是谁的错?厂家、经销商,顾客、食客,抑或是执法、监管部门。毋庸置疑,每一方责任主体决不能对腐败坐视不管、听之任之。 

  有业内人士称,那些穿着华丽外衣的粽子,被别有用心之人作为虚荣炫耀或腐败的道具来利用,豪华包装方式的流行显露出对一种外在的、物质的追求。这让笔者想到了“上朝效应”,上朝原指臣子到朝廷上拜见君主奏事议事与君主到朝廷上处理政事。在管理心理学中,人们把由于定期沟通而引发的积极心理效应现象,称之为“上朝效应”。无论是对于位高权重的公务人员,还是有求于人的各色人等,通过这种“朝礼”的方法,各取所需,正是有“礼”走遍天下,无“礼”寸步难行。因此,如果真的需要对豪华粽子引发的资源浪费进行治理的话,笔者建议采取从环保角度和税收角度加以规制,既给予生产商开展竞争、规避风险的空间,又可以减少资源的浪费,优于实行简单的封杀措施。尤为重要的是,要构建一种全社会参与、各部门配合的整体监控体系,并逐步加大反腐力度,加大腐败成本,消除潜在的“犯罪人”认为贪腐可以逃避刑事追究的侥幸心理,达到在相当程度上避免腐败、遏制腐败的现实目的。 

  郭立场 

  评判 

  价格监管须加强 

  粽子的“过度包装”不但会造成大量的资源与能源浪费,而且还会因此产生一大堆垃圾,对环境保护很不利,这样的做法当然不可取。但我们更要明白,凡是所谓“天价粽子”的购买者,都不是冲着盒中的几个粽子,他们看中的其实就是这些令人炫目的奢华包装、礼盒中除粽子外的“剩余价值”,更有“天价”之下所包含的内在价值。买的、卖的、旁观的,其实都心知肚明:“买的不吃,吃的不买。”愿意掏这“冤枉钱”的人,目的只有一个:买了送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粽子早已从主角变成毫不起眼的配角和噱头,“天价”才是它真正的本质。 

  因此,即便《食品安全法》、《限制商品过度包装通则》、《月饼强制性国家标准》等相关规定能够严格执行下去,相信“天价”商品的新闻并不会就此消失。因为从根本上说这与包装无关,还有不少人需要它的存在,说不定其他原因形成的“天价”商品又会马上热销。 

  商家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目的,制造“天价”无可厚非,这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但我们更需警惕公款消费和贪污腐败借机横行,如果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天价粽子、天价月饼等天价商品依然会层出不穷。而无论对包装进行怎样的“瘦身”,都是治标不治本,与问题的本质南辕北辙。 

  田力 

  观察 

  极易扭曲价值观 

  在今年的两会期间,就有代表极力反对公款消费茅台酒,建议公务招待尽量不沾酒,以杜绝公款吃喝现象。因为茅台酒太贵,成了奢侈品,这让茅台厂家费尽心思,想极力撇清茅台不是奢侈品。没想继“天价酒”之后,社会又不断出现了一些让人想不到的天价商品。 

  上千元钱的“天价粽子”谁能消费得起?买天价粽子都是公款消费还是个人消费?每一次,当我们的社会出现“天价奢侈品”的消息时,民众们都自然不自然地会将其与“公款消费”“腐败”等字眼联系到一起。 

  上千元钱的“天价粽子”,这对社会普通群体来说都绝对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消费的毕竟是自己的血汗钱,这钱来之不易。 

  上千元钱的“天价粽子”,这无疑就是一些高收入群体在消费。不可否认的一个社会现实是,社会许多购买上千元钱的“天价粽子”的群体无非都是为了给一些官员送礼好求其办事以满足个人私利而已。但上千元钱的“天价粽子”也不排除一些官员公款消费跑官要官之类。 

  本应由个人承担的“天价奢侈品”,如果总是由公款消费,那将是民之所痛。有时我就在想,“天价奢侈品”的频频出现,是否有利于官场的风清气正和社会的和谐稳定?社会上“天价奢侈品”的不断出现极易滋生更大的腐败。 

  社会上的“天价奢侈品”总是不断出现,这极易扭曲一些领导干部的人生价值观,很难让其继续保持勤俭节约的为民服务意识,如果社会上的“天价奢侈品”不及时加以遏制,这将极不利于我们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冯文杰 

  延伸 

  应警惕节日腐败 

  粽子,作为一种商品,自然具备商品价值,生产商及销售商千方百计挖掘其商品价值,似乎是“职责”使然,不应多加指责。但是,“天价粽子”不仅仅是商品,它还是权钱交易的“润滑剂”,腐败文化的“滋生品”。有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吃”出了腐败,“吃”出了贪官污吏,“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这是粽子的“功”,还是粽子的“过”?是谁的“洗具”,谁的“杯具”? 

  天价粽子“腐败馅”。当“嘴巴腐败”成为腐败的重灾区之后,“吃文化”严重变味。变味的“吃文化”脱离了文化的底蕴,甘心与腐败结盟,甚至沦为腐败的“奴隶”。腐败有时需要个“由头”,于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已成为一些别有用心者的“腐败日”。那些“天价粽子”的市场主要锁定两大群体:一是公款买单,花公家的钱,进自己的口;二是有求于人,或为仕途铺平道路,主动向权力“献礼”,一点小意思,请笑纳。 

  节日与腐败的关系很微妙,内含“大学问”,奉行“潜规则”。行贿穿上过节的“外衣”,随“腐败之风”乘着夜色潜入领导家,心照不宣,一切尽在不言中。无声地“润物”,也无声地“孕育”着腐败,此时无声胜有声,是那样的顺其自然、顺理成章。节日成为行贿受贿都很疯狂的“劫日”,很多贪官栽在“节日腐败”之上。有人对此狡辩:在过节的时候给自己“尊敬的人”送一些东西,属于东方的“文化传统”,只不过是相互之间的一种关爱,不应当上升到犯罪的范畴。 

  节日没有原罪,相反有原功。其实,不少中华传统节日蕴藏着反腐败原义。“节日腐败”的滋生,核心不在于粽子或月饼之类的节日商品,而在于腐败风气与腐败环境。没有“腐败之风”哪来“行贿潜入领导家”?根治“节日腐败”功夫在节外,一年365天,天天都是反腐日,一天24小时,时时都有“高压线”。“伸手必被捉”,只有用法律的“镣铐”和反腐的“利剑”,才能保证节日的廉明。 

  巢江淮 

  ■三言两语 

  ●我们需要剥去包括节令食品在内的食品包装的浮华外衣,还食品一个“清白”,着眼于质量上的精益求精,而非外包装上的挖空心思,这才是健康的市场经济发展的体现, 

  ——凌国华 

  ●要想让粽子飘着纯洁的清香,首先得管住公款消费。天价粽子其实也是一封公款送礼的举报信,只看有关方面愿不愿意查和管了。 

  ——文晖 

  ●社会上送礼的风气催生了各种“天价”食品,而“天价”食品的出现,反过来又助长了送礼贿赂的嚣张气焰。因此,无法解决腐败贿赂这个问题,天价月饼、天价粽子等天价商品依然会层出不穷,难以消逝。 

  ——黄丽媛 

  ●茅台天价不去说了。粽子天价,情何以堪?当初韩国人将端午节拿去申遗,多少中国人心里那个遗憾那个难受啊。现在好,粽子里包着的已经不再是糯米而是利益关系,由不得人难过着的心一横:随便吧,韩国人要过,就让他们去过吧。 

  ——钱江 

  ●普通消费者面对天价粽子,自会保持适当的距离,冷静围观,不至于盲目追捧当商家的“托儿”。可问题是,有些不花自己钱的人消费从来不计代价,越贵越敢买,越豪华越偏爱,甘当奢靡消费的“冤大头”。从销售方面来说,买豪华粽子的既有事业单位也有企业,多以团购为主,而且少用现金,多用支票。一般豪华粽子“出单”多在50盒以上,具体用途闲聊得知是送礼和发福利。看来,有公款消费作托儿,想让粽子“瘦身”都难。 

  ——卧龙

[责任编辑:杨斯] 下一篇文章:广东省政府原副秘书长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