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力量

作者:马行西

  在美丽的伊犁河谷,有一个更美丽的解忧薰衣草庄园,成为人们旅游必到的地方。这解忧,就是汉朝的解忧公主,当年她是作为和亲公主来到伊犁的。这伊犁,汉朝时期是乌孙国的核心地带。谈到和亲,人们知道最多的是出塞的王昭君和入藏的文成公主。其实她们都是后来人,较早的(甚至有人认为是最早的)两位和亲者,是走进西域的细君公主和解忧公主。 

 

  话说西汉初期,北方的匈奴构成王朝的巨大威胁。西汉政府奈何国力尚弱,需要寻找一个战略伙伴共同对敌。先是派张骞出使西域,拉拢饱受匈奴欺压、万里出走的大月氏为盟友。不料大月氏西迁中亚之后,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太平日子,不想再打仗了。西汉又瞄上了同样受到匈奴欺压的乌孙国。这乌孙坐落在伊犁河谷一带,游牧为生。从国力上说,属于不大不小的中等国家。当时匈奴对乌孙也是软硬兼施,其中包括嫁了一位公主给乌孙王为妃。汉朝要显出结交鸟孙的诚意,至少也要贡献出一位公主来。 

 

  这样,细君公主走上了历史舞台。她虽然号称公主,并非皇帝的女儿,而是下面一个藩王——江都王刘建的女儿。刘建作孽多多,意图谋反,封国被取消,全家成罪人。哪个皇上愿自己的亲生女儿远嫁穷边啊?于是汉武帝便让细君戴罪立功,以公主之名远嫁乌孙。细君作为罪臣之女,自然无可选择,只能上路。细君时年十六七岁,而乌孙国王猎骄靡已年届七旬。嫁给这样一个爷爷辈的老头子,细君心中的苦楚难以言表。兼之语言不通、饮食不适,精神极为痛苦。曾作《愁苦歌》一首,道尽心申悲凉: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思常土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然而她的愁苦还没有到头,更严重的还在后面。没几年,年迈的猎骄靡国王去世,他的孙子军须靡继位。按照鸟孙国的礼制,新国王不仅继承老国王的江山社稷,还继承老国王的三宫六院。也就是说,细君公主还要下嫁自己名义上的孙子。生长在礼仪之邦的汉家公主,认为这是奇耻大辱,难以接受,尽管孙子年龄与她相仿。遂修书朝庭,要求回国。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汉武帝让她入乡随俗,继续促进民族团结。细君无奈,只得从命,再做孙子的王妃,并生下一个女儿,名叫少夫。生活的不爽,精神的不快,让她终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健康状况每况日下,很快便香消玉损。细君公主以她自己受到的委屈、作出的牺牲,换得了汉家边庭的稳定,赢得了一段时间的太平。 

 

  如果说细君公主令人倍感同情,那么解忧公主则令人倍生钦佩!她是作为细君公主接班人来的。她在乌孙一口气待了50多年,先后嫁给三代国王,逐渐从一个普通的王妃成长为影响国家命运的皇太后,被尊称为"乌孙国母"。特别令人赞叹的是,在她推动下,汉朝乌孙联手,取得了北伐匈奴的巨大成功。功成名就之后她华丽转身,暮年荣归故国,叶落归根。而经她亲手栽培的儿子、女儿继续作为国王和王后,留在西域统领河山。就连陪她西行的侍女冯燎,也成为国家重臣,参赞军机。解忧公主哪是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女人呢,这简直就是一个纵横捭阖、远见卓识的政治家,把大汉的和亲政策发挥到了极致,推向了巅峰! 

 

  其实解忧公主的的出身同细君公主差不多,也是犯了大罪的藩王之女。她的父亲是楚王刘戊,是“七王之乱"中的挑头人物之一,其罪在江都王刘建之上。解忧公主的性格,就像她的名字一样,超越了忧愁,面对现实,不是简单的适应环境,而是致力于改造环境。不是哀叹自己的人生,而是升华自己的人生。解忧公主嫁的首任夫君就是细君公主的次任夫君军须靡,军须靡死后又嫁给了军须靡的继任者、堂弟翁归靡,与其生下三子二女,长子叫元贵靡,次子叫万年,三子叫大乐,长女叫弟史,次女叫素光。翁归靡死后,解忧公主第三次出嫁,嫁给了新的继位者、军须靡的儿子泥靡。当然他们嫁的儿子也好,孙子也好,都是名义上的,并没有自己的血脉。 

 

  鸟孙国经过解忧公主的长期襄助,始终坚守联汉抗匈的原则,挺立于伊犁河谷。其中几次匈奴大兵压境,要乌孙交出解忧公主,险象环生。伟大的转折发生在公元前71年,即汉宣帝即位三年后,汉朝出兵15万,乌孙出兵5万,组成强大的铁骑联军,分别从东西两个方向夹击匈奴。由于准备充分,军力充足,汉乌联军高歌猛进,直捣匈奴王庭。匈奴的王亲国戚、文臣武将4万余人成为俘虏,国势衰败。一个多世纪来让汉朝坐卧不宁的北方威胁,从此解除!不仅如此汉朝于公元前60年建立西域都护府,对辽阔的西域正式行使管辖权,西域36国尽入汉家版图。西域诸国视汉朝为天朝上邦,国王均由汉朝政府任命。乌孙因与汉朝的联盟关系,也受到西域各国的刮目相看。乌孙的南方邻国莎车,竟然迎请解忧公主的次子万年作他们的国君。而东方邻国龟兹国王降宾,则迎娶了解忧公主的长女弟史为后。降宾自视为汉朝外甥,携弟史同往长安认亲,受到汉庭的热情接待,在那里住了一年,满载而归。从此常来常往,关系密切。降宾死后,儿子继位,自认为是汉朝的外孙,仍然与汉朝保持着亲热关系。一人和亲,带来了两国之亲,进而形成多国之亲,解忧公主的丰功伟绩该怎么评价呀! 

 

  年届七旬,乌孙生活长达半个多世纪,解忧公主愈加思念故乡,上书汉朝中央政府,表达埋骨故国之念。当政的汉宣帝感其功高德劭,不仅欣然应允,派人接回,而且散销其罪臣之后的身份,给予真正的公主待遇,极尽尊荣。要知道历朝历代的和亲者,几乎没有活着回来的,更别说隆重礼遇了。当然作为解忧公主,她是配得上这种礼遇的。公元前49年,解忧公主寿终正寝,朝庭厚葬之。 

 

  说完解忧公主之后,还得说说冯燎。她本是解忧公主的侍女,陪其一同远嫁西域,但因不凡的能力和卓越的贡献,竟成为著名的外交家。冯燎虽为侍女,但知书通文,颇有见识,不仅成为解忧公主生活上的伙伴,而且成为她治国理政的得力助手。后来,嫁给乌孙国右将军为妻,被尊称为冯夫人。冯燎经常驰马牧场,出入毡帐,只用几年时间,便通晓西域语言文字及风俗习惯。汉朝政府遂命冯燎以使节身份访问邻近各国,赠送国礼,宣扬国策。各国君臣见汉朝女使气质高雅,学识渊博,以当地语言直接对话深感大汉人才济济,心生敬畏。

 

  在乌孙国的政治稳定与对汉友好方面,冯燎也发挥了关键性作用。战胜匈奴不久,乌孙发生内乱。乌孙权臣、北山大将乌就屠自立为王。汉朝心仪的王位继承人、解忧公主的儿子元贵靡被闲置一旁。汉宣帝闻报不悦,准备出兵讨伐乌就屠。西域都护郑吉考虑汉军道远兵疲,胜负难料,建议政治解决此事,并推荐冯燎当此重任。冯燎临危受命,不避刀斧,前往叛军游说。她以三寸不烂之舌,对鸟就屠申明大义、晓以厉害,竟然说动乌就屠放弃王位,把到嘴的鸭子又放了。汉宣帝闻报大喜,下诏出使西域40年的冯燎回国晋见,并命文武百官出城迎接,凉城百姓夹道欢迎。汉朝君臣听取了冯燎关于西域情势的汇报,发布对西域各国的最新指示。冯燎受封为西域正史,乘锦车假节钱,重回乌孙,代表汉庭宣读诏书,立元贵靡为大昆弥(国王) ,乌就屠为小昆弥。王位争夺问题,得到圆满解决。 

 

  解忧公主归国时,冯燎陪其一同还朝安享晚年。好景不长,乌孙又乱。此时元贵靡已逝,其子星靡继位。奈何此人生性懦弱,治国无方,致使鸟孙局势再起动荡。冯燎虽身居长安,却心系鸟孙,上书朝庭请求再使乌孙,抚平乱局。汉元帝准奏,选派百名士兵护送年逾古稀的白发汉使再赴西域。冯燎以她德高望重的威信和出类拔萃的才干,游说鸟孙各方消释嫌隙,齐心协力襄助国王星靡治理国家。众感其诚,握手言和,鸟孙从乱变治,化险为夷,汉朝西边重归安宁。 

 

  烽烟徐徐远去,往事渐渐沉淀。我们赞叹国土之辽阔和历史之辉煌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叱咤风云、文韬武略的帝王,以及金戈铁马、所向披靡的将帅。但别忘了,还有这样一批以身许国的女子,她们在豆蔻年华辞亲远行,独步大漠。粗砺的风沙摧残着她们的娇嫩红颜,冰冷的霜雪浸饰着她们的纤纤玉指,鼻涕淅沥的糟老头子蹂躏着她们的金枝玉叶。但是,她们以个人的牺牲换取了国家的太平和强大。她们以娇小的身躯、绵长的柔情,筑起一道血肉长城,红颜一面,力敌千军!我们应该永远感怀她们,纪念她们。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