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方乐奏,百川归海

时间:2019-07-18 15:07:00作者:马行西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新疆民族众多,56个民族全都有,其中有13个主要民族定居,他们是维吾尔、汉、哈萨克、蒙古、回、克尔克孜、满、锡伯、塔吉克、达斡尔、乌兹别克、卡塔尔、俄罗斯等。

 

  这些民族可不像内地的一些少数民族,只是登记表上的一个名词儿,虽说填为什么什么族,但事实上既不会说这个族的语言,更不看不懂这个族的文字。新疆的民族都是活生生的,有自己独立的语言,独立的文字。甚至他们的发源地的同胞,都失去了语言文字,但在新疆这里,却像活化石一样保存下来。比如从漠北来的蒙古族,从东北来的锡伯族,就是这样。 

 

  维吾尔族是新疆人数最多的的少数民族,其祖先是隋唐时期的回纥人,生活在蒙古高原上。因其力量弱小,长期受突厥人的奴役。所操语言也深受突厥语影响,基本属于突厥语族。突厥人当时是一股强大的势力,不仅统治着草原上的各弱小民族,而且对大唐构成严重威胁。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唐朝与回纥结成联盟,并最终击败突厥,迫其远遁中亚。公元744年,回纥汗国建立,并受到唐朝册封。公元788年,回纥上书唐朝,请求改汉译国名为回鹘。安史之乱爆发后,回鹘两次出兵助唐,唐朝也多次把公主嫁与回鹘汗王。九世纪30年代后,回鹘连遭不幸,战乱、瘟疫、雪灾接踵而至,汗国解体。回鹘人一部分迁入内地与汉人融合,其余分作三支西迁。一支迁往河西走廊,史称甘州回鹘,形成今天的裕固族;一支迁入吐鲁番一带,建立了高昌回鹘王国,史称高昌回鹘;一支抵达帕米尔以西地区,史称葱岭回鹘,建立喀喇汗王朝。后两支融合当地其他民族之后,构成近代维吾尔族的主体。维吾尔族历史虽很久远,但“维吾尔”这个名字却很年轻。历代典籍中,维吾尔人汉译名称不一,元朝叫“畏兀尔“,清朝和民国早期称为“缠回“(内地的回族称为“汉回“)。直到1934年,新疆省政府发布政令,正式确定“维吾尔“这个统一的汉译名称,意为维护你我之间的团结,可谓绝佳译名!溯源可知,今天的维吾尔人不但不是突厥人的后裔,反而是奴役与被奴役的敌对关系。泛突厥主义者认为凡是操突厥语的都是所谓的大突厥族,并企图把维吾尔人纳入,这是非常荒诞的。语族是语族,民族是民族,这是不同的概念。印度人说英语,你能说他们是英国人吗?南美洲国家说西班牙语,你能说他们是西班牙人吗? 

 

  哈萨克族也是新疆人数较多的少数民族。他们的祖先是汉朝的乌孙、月氏——就是张骞出使西域所寻找的民族,后来又不断融入匈奴、鲜卑、柔然、蒙古等民族。这些民族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游牧型生活,常年逐水草而居,冬夏转场,不事农耕。这种生活习性一直保存到现在。在天山、阿尔泰山深处旅行,时常见到“一片草场一群牛,一顶毡房一溪头“的哈萨克人家。哈萨克语是一种独立的语言,但与维吾尔语有一定的相似,比如表达谢意,都说“热和买提!“哈萨克族热情好客,对人真诚。据说他们的毡房是开放的,行人路过,不管家里有人没人,房中的食物可以随便食用。现在政府给哈萨克族群众建了定居点儿,那里有学校、医院、商店。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送到那里去寄宿上学。 

 

  不要认为蒙古族只在内蒙地区,新疆也有大量的蒙古族,而且有两个蒙古自治州。一个在北疆,叫博尔塔拉蒙古族自治州。一个在南疆,叫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蒙古族对新疆的影响是巨大的,很多地名都是来自蒙古语。比如乌鲁木齐,就是蒙古语,意为“美丽的草场“;阿尔泰山也是蒙古语,意思是“金山”;博格达峰是蒙古语“摩天高峰”,巴里坤是蒙古语“老虎前爪”,喀纳斯是蒙古语“神秘莫测”……成吉思汗时代,新疆是蒙元帝国的腹地。蒙古大军的每次西征,都从这里路过,甚至以此为基地。后来形成四大汗国,天山南北成为察合台汗国的地盘。那时这里地广人稀,一片荒凉,山山水水都是无名之地,蒙古人得先占之机,享命名之权。大清时期,蒙古族在新疆非常活跃。以北疆为根据地的准葛尔部(至今北疆盆地仍叫准葛尔盆地)崛起,肆虐一时,不但逼走土尔扈特部,而且屡次挑衅清庭、惹得康熙两次御驾亲征。准葛尔部虽受重创,但未剿灭,仍然骚扰西北。乾隆时期,清朝对准葛尔继续用兵,彻底剿灭之。被准葛尔部逼走的土尔扈特部,在伏尔加河流域生活了130多年,以17万之众万里东归。乾隆大喜,将其分封在巴音布鲁克这块水草丰美的地区,成为如今巴音郭楞州的源头。而博尔塔拉州的蒙古人,主要是来自于察哈尔一带的蒙古兵员及家属发展而来的。 

 

  锡伯族出现在新疆,则完全是朝廷的行政行为。乾隆19年扫平准葛尔部之后,新疆边庭空虚,遂实施“移民实边”政策。生活在长白山下的锡伯族3000余人,奉旨万里西迁,来到伊犁屯垦戍边。300年过去,锡伯族已发展到4万多人,多集中在伊犁河南岸的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留在东北故土的锡伯族,虽然人数众多,现在基本上被同化了,不认识锡伯文,也不会说锡伯话。而伊犁的锡伯族,这个远方走来的小社会,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下,倒原汁原味儿地保留下来了民族语言和文字。甚至北京故宫中的满文典籍,也常请伊犁的锡伯人去翻译,因为锡伯文源于满文,彼此大同小异。现在认识满文的人不多了,锡伯文便成了过河之桥。 

 

  汉人来到西域,是很早的事情了。秦汉时期天下一统,张骞出使西域,丝绸之路贯通,大量西域人进入中原,大量的中原人(自汉之后,中原人统称为汉人)也来到西域。魏晋南北朝时期天下大乱,民族迁徙频繁,来来往往不一而足。隋唐时期国力强盛,唐朝大将高仙芝率军远征,一直打到中亚地区。此时更多汉人来到西域,或屯田,或经商,甚至建立了汉族政权,如高昌国。辽宋夏金元,是中华历史上又一个民族大融合时期,大量汉人来到西域。清朝建立后,先设伊犁将军府,后置新疆省,大力开发新疆,实施屯田政策,有组织的从内地向新疆移民,汉族人口大增。至清末,北疆南疆均有汉族人口分布。左宗棠进疆平定阿古柏叛乱,七万大军之外,还有成千上万“赶大营“的汉族商人随军前往。这些人很多留在了新疆,充实了边疆人口。新中国成立后,新疆和平解放。开往新疆的第一野战军两个军和和平起义的国民党部队一个兵团脱掉军装,就地转业,组建了十余万人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疆汉族人口大大增加。 

 

  几千年来的新疆大地上,各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共同开发边疆保卫边疆,形成一幅丰富多彩的历史画卷。这里是各族人民的共同家园,也是中华大家庭瑰丽多彩的重要板块。

[责任编辑:刘帆] 上一篇文章:唐轮台访古
下一篇文章:新疆佛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