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专栏·名家>>王剑冰

彝山的快乐

时间:2020-04-10 09:08:00作者:王剑冰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从昌宁出来三个小时全是在盘山,一路下雨,艰险不断。我已经有了眩晕的感觉,身子怎么待着都不舒服。山那边飘来一片片云,赶路一般,瞬间到了眼前,一忽又将车子遮没,穿过去时,车子猛一停。谁说了声,到了。 

  不是还在山上吗?晕乎乎下来,就听到了欢迎的乐曲。没有听过的调子,一种野性的舒展。而后看到了身着各式服装的男女。这就是珠街。叫天街或许更适合。还在下,雨珠珠成串地响,满地滚流着红土的痕迹。 

  看得出来,他们等了很久。找个挡雨的棚子,一群彝族男女开始了他们的打歌。为什么叫打歌呢?是把歌打响、打颤、打得飞?不管你怎么想,反正他们就是把歌舞叫打歌。笛子响起来,芦笙吹起来,男队女队汇在一起旋转,山脉样起伏。动作渐渐热烈,山脉摇荡,歌子猛然摇荡着飞出,尖脆得像一只鸟,而后是浑厚的和鸣,不在一个高度,却混杂得舒坦。每个舞者都极力打开自己,独个是一团火,聚拢是一堆火。插秧?脱粒?牛在加力、狗在欢跳?山麂奔跑、猎豹撕咬?看懂又看不懂,拧着撇着迾着撕着,怎么样放肆怎么样来,恨不能把脚做了一管毛笔,尽情地狂草。 

  一个个的人纠结着缠绕着。让我也有了某种纠结,我不知道你的腿疼不疼,这样跳下去会不会伤了筋骨,你让我想到你和你的家人生活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那个眼睛歪斜的汉子为什么流出了泪水,是情到深处,还是眼睛的损伤?还有那个漂亮的女子为什么也在哭着,今天遇到了什么事情?我想和你们交流,知道你们的一切。可我越来越觉得我们已经在交流了,我感受着你们的苦和乐,感受着你们的热情和期待。你们把一身的劲都使出来把一腔的想都涌出来,你们甚至涌出了眼泪都无以表达尽一切。在这个雨天这个偏远的寨子,在这个有人为你们而鼓掌而感动的时候。 

  我看到一个叫作快乐的东西从一个个腿中手中散射出来,挡都挡不住,直扑到眼睛里继而扑到怀里,我们的怀里也有一个快乐跑出来,同那些快乐混到了一起。轰隆隆的闷响,又一处山体滑坡了,管他呢。没有谁能阻挡住快乐。现在是快乐从山上下来了。 

  想着火把节彝家儿女杀猪宰羊,穿着盛装,点燃火把巡绕着住宅田间,而后聚在打歌场上,围着篝火载歌载舞,数里外都能感受那种山鸣谷应。彝族尚火,火使他们温暖,使他们热烈,使他们随时找到自己的友情。 

  有人加入进去,有人闪了腰、摔了跤,有人哈哈笑着拉着你们不松手,有人也如你们泪流满面不知所以,有人还没沾酒就已经醺醺醉了。唢呐队出来了,怎么仄仄歪歪,高低胖瘦地靠着挤着,就像拧在一起的玉黍黍。新鞋子旧鞋子踢踏着,鞋子上粘着红泥巴,刚从各家里走来,家散落在山坡上,相互一叫就来了。老婆在后面说,搁劲吹呦,别偷懒!那声音就嘹亮地震耳朵,耳鼓高频率颤,感觉像窗户纸要颤破。像是抬着十个大喇叭,他们对那喇叭充满了亲近和敬畏。 

  看清楚时发了一声喊,唢呐不是在一个人嘴里和手里,你吹着他的,他按着你的,再吹着别人的,别人再按着他的。不挤着不行,一支曲调把一群人穿在了一块。什么曲调啊,彝家祖辈传下,这么嘹亮,这么欢快,这么痛苦,这么悲伤。随你理解,就是这样的曲子,这么抬人拿人揪人。 

  你大瞪了眼睛,张着嘴不知道看哪个说哪个。艺术怎么会是这个样子?艺术竟然会是这个样子!那艺术在夸张地飞,飞得满堂满怀满耳都是,星夜里要有这样的声音,会传得一重重的山叠压回旋,鬼听了都会哭。 

  雨在下,山水涌动,路上会有更多的泥泞。山路太弯太远,远到哪里,没有人说得清,很少有人去过山外。就连县城也是很少到过,县城好看咧,跟着我们来的当了大校的本地人杨佳富,过去也只是去过两次县城,考学和当兵。山路崎岖马都不能骑,直走了三天。那么远的地方,想起来会疼。还是在这里吧,在这里有吃有穿有快乐。看中了谁,就去追,追不上也没关系,跳跳唱唱就过去了,而后就再去追嘛,幸福满山都是,看见层层黄绿的梯田吧,那就是世世代代经营的美。 

  跳完吹完就围在了一起,好生热闹。有人问,在这个集体快乐吗?那是当然。家里不反对?怎么好呢,为寨子嘛。有人问,你们中间产生了感情怎么办?那也没有什么嘛。都理解啦嘛。大家就笑。笑着的时候就有女子唱起来,一个小伙子歪着脖子尖着嗓子对。唱的是彝语,问了别人才晓得内容: 

  山上没有山板凳哎, 

  且把叶子坐拢来耶。 

  郎一步来妹一步哎, 

  一家一步走拢来耶—— 

  吃饭时,那种热情让你胃口大开。我要一碗米,人家说,你好等,我给你抬过来。我说一碗就够。是,我马上抬一碗给你。心里说,吃饭也要这么隆重? 

  有人来敬酒,唱着热情的敬酒歌,男声里伴着女声,高高低低让你的心里起波澜,酒是自家酿的玉黍酒,喝着来劲,来劲嘛就再来一杯,不喝就再给你唱个酒歌。一轮轮把酒喝成了澜沧江,晕晕的坐不稳立不住,似舞还在眼前跳,唢呐还在耳边吹……

[责任编辑:刘帆]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0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