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这“一家人”

时间:2012-05-14 17:56:00作者:曹俊侠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张发黄的老照片,将思绪带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带到美丽的浔阳江畔,那神秘的小院。 

  小院平日异常宁静,那与周围建筑格格不入的西式小楼,让路人以为里面住着某贵族人家,其实里面住的都是清一色的爷们。那张“全家福”老照片,站在中间的年长者,就是九江县院第三任检察长刘检。刘检虽说是部队回来的,但更像一个农民,很朴实,也很和蔼。紧靠的是徐副检,挨着旁边的是老蓝、老李和小李,还有老朱和老陈。那时,全院才7个人,吃住工作在一起如同一家人。家有家的秘密,让我们走进这家人,探其究竟。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先看看他们吃啥,咸菜、豆腐乳是常菜碗。那时三年自然灾害刚过,虽说能吃上饭,可吃肉难,要凭票供应。吃一次肉要等全院干警都在家时才吃。烧好的红烧肉端上桌,看着冒着热气,特别是闻到肉香味,谁都馋得口水直往肚里吞。平时没有休息,一般一个月放两天假,有事忙说不定几个月才回一次家,一听说休息就特别高兴,返院时都会带上自家腌制的菜。像老蓝家属腌制酸扁豆、辣椒。还有老李家里做的五香萝卜干,吃饭时大家一块儿分享,虽不是山珍海味,吃起来可津津有味。那时他们这些人除了长脚的桌子、板凳,长毛的蓑衣不吃,什么都吃。 

  当时工资不多,每月才30多元钱,工资高一点是当时的徐副检,他属老同志,每月工资有50多元。下班后,他们几个没事就逛街,遇上好吃的,都是徐买单,后来慢慢成了惯例。 

  一到夏天他们就在院里的那颗老槐树下摆着一张小圆桌“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吃完饭就纳凉,有时听刘检哼几句黄梅戏,他《天仙配》唱两句,他《女驸马》也能唱几句,但都唱不全,常常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接着再看看他们的居住状况。那时市县在一块,县里是文革后才搬迁到沙河街镇的,原来统统在九江市。检察院当时设在江边码头一所西式小楼里。那种房子结构是房屋面积不大,但走廊却很宽敞。记得刘检妻子生小孩,当时家里无人照顾,就把她接到单位。由于住房紧张,他们就自己动手在走廊临时搭了一个棚,检察长一家就住在棚子里。另外五名干警和一名副检每人一间小房办公兼宿舍。 

  当时除了办案,还得参加县里的中心工作。记得一次干警老李被抽到黄老门乡蹲点,一去就是两三个月。工作结束时,他在返院路上想,自己的房间一定满是灰尘脏得不成样子。可等他打开房门那一刻让他惊讶,里面窗明几净,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同事小李给打扫的,心里很感动。 

  了解吃住再了解他们的工作和学习。别看他们平时生活情同手足,可工作上却非常认真,不讲情面。记得一次讨论案件,当时全院坐在一块听承办人汇报案情,承办人昂着头一开口就滔滔不绝,什么这个,什么那个的,当即被刘检打断。刘检说,你说了许多,案卷里记录有吗?承办人回答说,不要紧,我脑子里全部记清楚了,刘检铁青着脸大声说,你脑子记清楚了有用吗?到时候把你的头砍下来放进案卷行不。你给我记住,办案关键是要证据。那次给大家印象特别深,从那以后工作更加谨慎,当时从未出现一起错案。 

  那时案件不多,因大家文化不高,平时强调学习。要求每人每月必须写三到四篇文章,全院开展比学习比写作活动,记得一次老蓝的文章写的《以苦为乐》,还被《九江日报》作为社论采用了。至今那篇文章的内容连蓝自己也忘了,但还记得其中的一句话,信仰正是人面对无从更改的生命困境而持有的一种不屈不饶互爱互助的精神。 

  那时生活工作都很开心。可好景不长,到了1966年文革的风暴席卷全国,到后来办案也终止。到了1968年3月县里成立公安军管会。干警被全部扫地出门,下放到农村劳动改造。这家人就那样各奔东西了。 

  当我们来到浔阳江畔。寻觅这家人的旧址时,早已物是人非,唯有那颗老槐树仍是枝繁叶茂一派葱绿,不远处的长江依旧奔腾不息,滚滚东流。

  (江西九江县检察院 曹俊侠)

[责任编辑:杨斯] 上一篇文章:人间四月天目山
下一篇文章:难忘一对夫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