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母亲的“棋子”汤

时间:2018-10-11 14:21:00作者:李宴俊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天气逐渐转凉,每晚端起稀粥碗,自然而然就想起了母亲的棋子汤。

  六七十年代,村民的温饱还没有彻底解决,一年当中能吃上净面馒头也就那么几天。红薯面是主粮,菜团子是主食。干的不济,稀的撒气。春冬季节,每家每户都熬上一大锅红薯面粥,有的掺上几把野菜、白菜叶子、红薯叶子、胡萝卜缨子,黑乎乎的,不好看,也不好喝。即便是纯棒子面粥,多半锅水,搅上半碗玉米面,也是稀得不能再稀。难怪我们这里把这种粥叫做“薄的”,没有比它更薄的了。干的不愿意吃,稀的懒得喝,孩子们都痩得皮包着骨头。于是,为了改善生活,激发食欲,婶子大娘们都绞尽了脑汁。

  老家的汤面有几种,有净面的面条汤,有掺玉米面的假面子汤,还有纯红薯面的条子汤。孩子们的口可高了,掺一点儿假都能尝出来。别看纯红薯面的条子汤孩子们都吃顶了,但滑溜好咽;假面子汤白面少玉米面多,孩子们都嫌拉嗓子。

  春末盛夏秋初,除了早饭可以喝上几口热的外,村里的大人孩子喝的几乎都是凉水。母亲说,喝了一天凉的,晚上要不把凉气逼出来,人就容易得病。于是,在无力改善主食的前提下,母亲就在汤上动起了脑子。

  先是擀面条。把面和得硬硬的,用大擀面轴一圈圈地把面团擀成面片,再把面片切成面条。傍黑时分,全家人都回家坐稳了,母亲就把一碗碗稀烂的面汤端上桌来。因为是净面的,我们几个孩子可劲喝,都喝得大汗淋漓。

  再是擀棋子。这个棋子比面条多出了一道工序,就是把面条切的稍宽一些,再把面条小心地一刀一刀切成小四方块,俨然一枚枚棋子。擀棋子的面似乎比擀面条的面要硬些,以至于烧多大的火棋子也不像面条那样容易烂。这个棋子汤更是我们的最爱,四四方方,滑滑溜溜,不用嚼就咽下去了。一顿饭吃完了,一天的寒气也就随着出汗散尽了。

  记得儿子小时候,我也给他做过棋子汤,但是一点儿也没有做出母亲的味道。

  今年暑期,4岁的外孙女挑食,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我回忆着母亲的样子擀了棋子汤。外孙女吃了半小碗,小勺都快抡圆了:姥爷,滑溜,好吃。女儿说:改天我也学学擀棋子汤,咱可不能让我奶奶的手艺失传了。

  (作者单位:河北省黄骅市检察院)

[责任编辑:钟心宇] 上一篇文章:迎宾大道1号
下一篇文章:忘不了母亲烙的月饼
1 2 3 4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