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儿时的凤仙花

时间:2018-10-26 14:08:00作者:王昭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今天带孩子在小区玩,突然发现草丛的深处几朵紫红色的凤仙花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宝宝,这个叫凤仙花,又叫指甲花,妈妈小时候还用这个染过指甲呢”。指甲花、指甲花,仅仅是念叨着这个名字,凤仙花的暗香已从我的记忆深处飘来。 

  小的时候因为父母忙于工作,我曾在老家与爷爷奶奶短暂的待过一学期,那时我刚上小学二年级,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再加上对于被留守的不满,仅上学一个星期就因为上课说话被老师赶出教室而闻名全村。中午小伙伴们都回家吃饭了,我的肚子早已咕咕乱叫但仍倔强的站在教室门口,即便堂哥来喊我也不走,现在早已回想不起那时候是跟老师鼓气还是在同不打商量就把我送回老家的父母鼓气。下午上课之前,堂哥一句话没说只把一个方便面的袋子塞到我怀里,我打开一看,里面是热气腾腾的花卷,那升腾的香气扑面而来,顺着鼻尖直直的流向心田。 

  除了上课捣蛋,那时我仗着成绩好,写作业从来是只求快不用心,一次有一个字怎么都查不到,气的在家发脾气摔字典。爷爷先是喝止了我,捡字典带上老花眼镜,一页一页的翻找,还教我“耐心细心用心才能做好每一件事”,这是爷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严肃的教育我。 

  写完作业后,我会提着篮子跟小伙伴们去挖野菜,采野果子,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找到药材。那时我第一次听说凤仙花可以染指甲,晚上吃完饭便央求奶奶帮我染。奶奶从枝上摘下颜色最鲜艳的花瓣,用水细细洗干净,加入白矾捣碎。照着昏暗的烛火再小心翼翼的铺在我的指甲盖上,用塑料纸包住,最后再用绳子固定住。因为是用细线缠绕的,奶奶总怕绑得太紧把手勒青了,每隔十几分钟就要检查一下。而我只觉得手指上凉凉的,在若有若无的花香中满怀期待的睡去。 

  村子里小姑娘们唯一的装饰便是这指甲花了,因此虽然每次花泥都会漫到手指缝洗不去,但是我仍然爱的不得了,每次橘色的指甲褪了一半就央求奶奶再给我染上。就这样,指甲上橘色见证了我幼年时最欢乐的夏天。 

  一个学期过后我就回到了父母身边,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奶奶也已经过世三年了,我竟然再也没有那样长久的陪伴在爷爷奶奶身边过了。如今的我早已记不得小伙伴们的模样,但是那个散发着食物香气四溢的袋子,略显破旧的新华字典,与那指甲盖上清凉的凤尾花永久的刻印在我的童年记忆中。 

  (作者单位: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检察院)

[责任编辑:刘帆] 上一篇文章:岁月磨砺铸忠诚一一献给检察机关恢复重建四十周年
下一篇文章:18年“老检察”无悔情怀
1 2 3 4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