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墟日”记忆

时间:2018-12-24 15:36:00作者:刘育波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作为一名客家妹子,我在梅州的一个小乡村里长大,一大家子住在围龙屋里,孩子们嬉闹、玩耍,无忧无虑地度过快乐的童年,每一片瓦、一片砖都印刻着我们成长的记忆。在物质贫乏的年代,对于年幼的我来说,最期待的莫过于跟着父母去“墟日”,所谓的“墟日”其实就是约定俗成的集市交易日,每到这时候街市里总是热闹非凡,现在回想起那段有趣的时光,还是觉得意犹未尽。 

  家乡的街道叫塘市街,每次到了“墟日”,短短的一条街上人潮涌动,街道两边挤满了摆卖的商贩们,买东西的人群拥挤在街道中间,场面很是壮观。“墟日”这天,商贩们会早早地把自己的商品挑到街上,商品种类琳琅满目,有卖粮食类的,有卖牲畜类的,有卖服装类的,有卖生活用品类的,总之是应有尽有。每逢“墟日”的早晨,我和姐姐早早的起床,等着父母带我们去街上玩耍。还没有到塘市街头,就已经远远地听到商贩们叫卖的吆喝声,我和姐姐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冲进人群,又被爸妈拉住了手,怕一不留神会在人群中走散。我们一路小跑着进入街市,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摆摊在街道两边的牲畜,有大大小小的鸡鸭,还有一摊卖的是小猪仔,我们姐妹俩忍不住想去逗弄可爱的小动物们,抓了一只毛茸茸的小黄鸭,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被爸妈催促,姐妹俩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牲畜摊,被人群挤着往前移动。“墟日”最受孩童欢迎的摊位之一大概就是各种糖果摊,尤其是卖棉花糖的摊位,围着一堆的小孩子,我和姐姐挤进人群中,看着一位大爷将一勺白糖撒入正在打圈圈的机器里,然后用木签放入其中转啊转啊,一层层类似蜘蛛网的丝缠绕着木签,居然就裹成了一个柔柔软软的大棉球,周边空气中都散发出甜蜜的香气,妈妈为我们各自买了一个棉花球,姐妹俩开心地跳起来,我小口的舔着甜甜的棉花糖,整个脸蛋儿都沾上了甜甜黏黏的糖絮,心满意足的蹦哒着继续逛街了。往往过年前的“墟日”是最热闹的,大家都会来到集市里买齐过年需要的物品,而我们最期待的莫过于买新年的新衣服。每次都是妈妈带着我和姐姐,来到摆衣服的摊档,拿起一件件花棉袄给我们试穿,那时候过年小孩子都要穿花俏的衣服,尤其是大红色的衣服是最受大家欢迎的,所以基本上我每年买的新衣服都是红棉袄,穿起来倒是非常喜庆。 

  如今经济条件好了,网络购物发达,街上商店的商品也是品种齐全,再也不是从前那般物质缺乏的年代了,乡亲们想买什么东西,也不用特意等到“墟日”的时候才买,乡亲们购物的需求不再集中在“墟日”。生意不如从前,那些来赶集的小商贩们自然也渐渐地少了,如今的“墟日”虽不复从前的热闹,却成了乡亲们悠闲休憩的时光。 

  想念乡音和童真的快乐。 

  (作者单位:广东省大埔县检察院) 

[责任编辑:钟心宇] 上一篇文章:穿越心灵天空
下一篇文章:立心定远志,青春当拂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