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乡土中国》有感:乡土社会的变迁

时间:2016-05-15 14:42:00作者:姚建伟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最近晚上闲来无事,想起公务员初任培训时老师推荐的《乡土中国》,结合我目前在单位参与的精准扶贫工作,深觉此书应该读上一番。应该说是我的第一本中国文化入门书,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读罢此书,我加深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感叹在那个动乱年代费孝通先生的治学精神和大胆朴素求索的态度,体会书中字里行间的智慧,可谓收获不少。整理读书心得也算为读这本书画上一个句号。

  乡土本色

  中国社会的基层是乡土性的,人们生在土里长在土里,土地是中国基层社会的根本。农民的土气是因为土地的不流动而发生的,以农为生的人,世代定局是常态。乡土社会的特征是人与人之间的孤立与隔膜,简单的农耕活动不需要复杂的分工与合作。乡土社会的生活是富有地方性的,区域间接触上,生活隔离,各自保持着孤立的社会圈子。生于斯,死于斯,对于乡土社会里的人来所,终老还乡是最终的归属。这是一个没有陌生的社会,社会的稳定来自于人们心里彼此的熟悉。乡土社会里从熟悉得到信任,这些没有来由的信任就是规矩,使人们“从心”世代习来的。

  乡下人的“愚”并不是智力上的缺陷,而是其生活环境所造成的,乡土社会是通过彼此的“熟悉”建立起来的。在此中,言辞不一定达意,熟人间的交流是靠眉宇之间的传情达意。文字非得下乡?非也!文化是依赖象征体系和个人的记忆而维持着的社会共同经验。历史对于个人并不是点缀的装饰物而是实用的、不能或缺的生活基础。文化得靠记忆,不能靠本能。乡土社会大体上是没有“文字”的社会。文化的传承可以以口口相传,言传身教的方式代代延续。在这基础上,有语言而无文字。文字之于定型的乡土社会是没有必要的。

  差序格局  

  费老仅仅引用一句“伦者,水文相次有条理也”,就生动地描绘出了在乡土社会居于统治地位的人伦格局。正是在这种推浪式的差序格局中,是非、道德、利害开始变动不居却又有迹可循——即便是在当下,这也足为我们认识和理解乡土社会的钥匙。中国乡土社会的特征是差序格局,社会关系如圈圈扩散的波纹,社会圈子的范围决定于波纹的中心,是可伸缩的。我们的社会讲关系,讲交情,是以“己”为中心的自我主义。《孟子》善推,克己修身,成了中国乡土的根本。孔子的大的体系绝不肯离开差序格局的中心,思想的体系与道德的推崇总是由点及面通过社会关系扩散开来,所谓大同天下这个天下即是整个平面。而具体来说,不同的社会圈子交集在一起,却从来没有团体格局那样的整体性。

  维系着私人的道德  

  道德是社会对个人行为的制裁力,使他们合于规定下的形式行事,用以维持该社会的生存和延续。在象征着团体的西方宗教观念下,有着两个重要的派生概念:意识每个人在神前的平等;意识神对每个个人的公道。团体格局的道德体系中发生权利的关系,权利与公道的“代理人”——政府接受者权利的制衡与监督。在差序格局中,最重要的是“克己复孝、悌、忠、义都是私人的道德要素,“仁”是逻辑上的综合,一切私人关系中道德要素的共相。在缺乏具体化团体的乡土社会,“仁”的体现总是要回归到具体的私人伦常关系。 

  家族 

  中国的家扩大的路线是单系的,是氏族,是一个事业单位,赋有经济,政治,宗教等各种功能,是具有绵延性的。我们的主轴是在父子之间,是纵轴。为了事业单位的效率,就得牺牲感情,讲求纪律,排斥私情的宽容。夫妻间得相敬如宾,女子要有“三从四德”,亲子间要讲究负责和服从。乡土的中国社会是同性聚集的社会,同性之间寻求感情安慰,而守着老婆的男人却被看作是没有出息。中国人在两性感情上的矜持和保留也是在这种社会圈局中养成的性格。

    男女有别与礼治秩序  

  “男女有别”是认定男女间不必求同,在生活上加以隔离。心理上的契洽是没有必要的。这样求稳的社会使得大多数的中国人都安于现状,并不像把理想改变现实。这是亚普罗是的文化模式,是个安稳的社会。 

  乡土社会秩序维持是靠“礼治”实现的。礼是社会公认合式的行为规范。礼和法不相同的地方时维持规范的力量。法律是依靠国家的权利来推行的,礼靠的事传统。传统是社会所积累的经验。传统让人有一种敬畏感。在国家,君主通过执行种种复杂仪式,为百姓做出标榜以示天下,由上及下教化百姓,用传统的道德的威慑和宗教式的崇拜力量来统治百姓。礼治社会并不能在变迁很快的时代中出现,这是乡土社会的特色。

  无讼 

  近二十年来司法改革的成功与曲折,司法公信力所遭遇的危机,或可部分从中寻找一些答案。这种秩序注意修身,注意克己。理想的礼治试图通过每个人的自我遵守规则二省去监督。现实的法律为百姓带来不安,超越道德的另外一种陌生的力量开始裁决他们的日常生活,其完全不同的裁决原则及所带来的副作用在稳定的乡土中国常常难以施行。 

  血缘与地缘 

  血缘的意思是任何人的权利和义务根据亲属关系来决定,是稳定的力量。在稳定的社会中,地缘不过是血缘的投影,不分离的。血缘和地缘的合一是社区的原始状态。亲密社团的团结性依赖于各分子间都相互的拖欠着未了的人情,社会关系中权利与义务必须有相当的平衡。血缘是身份社会的基础,而地缘却是契约社会的基础。”“从血缘结合转变到地缘结合是社会性质的转变,也是社会史上的一个大转变。”

  中国的本色是乡土,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乡土社会发生了变迁,从血缘结合转变到地缘结合是社会性质的改变,也是社会史上的一个大转变!如何解决农村发展中的各种问题,我们或许能从费老的书中得到更多的启示。

[责任编辑:刘帆]
上一篇文章:检察官平时都爱看些什么书?
下一篇文章:赵孟頫:折射宋元社会的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