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文学读书>>书讯书评

月动花影西厢下

时间:2021-08-16 09:18:00作者:齐梦瑗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西厢记》山重水复、萦回曲折的复杂情节,是一般短篇杂剧不可能具有的。它不仅使得故事富于变化、情趣浓厚,而且经过不断的磨难,使得男女主人公的爱情不断得到强化和淋漓尽致的表现。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展开《西厢记》读本,版权页上显示: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5月,定价0.84元。之所以抄下这些文字,是因为如今的西厢版本已经数不胜数。经典毕竟是经典,虽然历经多少年的修订、增删,剧作的艺术魅力依然不减。倏忽想起一位评论者的话:“(我们很久以来)最看重的莺莺与张生爱情的反封建意义,但时代变了,以前的人要婚姻自由,现在的人要自由的婚姻。”在权利高扬的今天,当然会有不同的解读,或许,每一个人心中的这段爱情故事,都会有不同的风貌与趣味。

  王实甫的《西厢记》以金代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为基础,在一些关键的地方作了修改,从而弥补了原作的缺陷。这主要表现在:一方面删减了许多不必要的枝蔓,使结构更加完整,情节更加集中;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让剧中人物更明确地坚守各自的立场——老夫人在严厉监管女儿、坚决反对崔、张的自由结合,维持“相国家谱”的清白与尊贵上毫不松动,张生和莺莺在追求爱情的满足上毫不让步,他们加上红娘为一方与老夫人一方家长意志的矛盾冲突于是变得更加激烈。这样,不仅增加了剧情的张力和吸引力,也使得全剧的主题更为突出、人物形象更为鲜明。再加上其优美而极富于表现力的语言,使得这一剧本成为精致的典范之作。

  《西厢记》情节布置巧妙,矛盾冲突环环相扣。从一开始崔、张邂逅于普救寺而彼此相慕,就陷入一种困境;而后孙飞虎兵围普救寺,张生在老夫人许婚的条件下飞书解围,似乎使这一矛盾得到解决;然而紧接着却是老夫人赖婚,再度形成困境。此后崔、张在红娘的帮助下暗相沟通,却又因莺莺的疑惧而好事多磨,使张生病卧相思床,眼见得好梦成空;忽然莺莺夜访,两人私自同居,出现爱情的高潮。此后幽情败露,老夫人发威大怒,又使剧情变得紧张;而红娘据理力争并抓住老夫人的弱点加以要挟,使得她不得不认可既成事实,矛盾似乎又得到解决。然而老夫人提出相府不招“白衣女婿”的附加条件,又迫使张生赴考,造成有情人的伤感别离。

  这种山重水复、萦回曲折的复杂情节,是一般短篇杂剧不可能具有的。它不仅使得故事富于变化、情趣浓厚,而且经过不断的磨难,使得男女主人公的爱情不断得到强化和淋漓尽致的表现。

  剧中主要人物张生、崔莺莺、红娘,各自都有鲜明的个性,而且彼此衬托,相映成辉。

  张生的性格,是轻狂兼有诚实厚道,洒脱兼有迂腐可笑。他同剧中所赋予的家世身份不尽相符,却显然是按照市民社会的趣味塑造出来的。在后来民间传说中唐伯虎一类人物形象的身上,还可以看到他的影子。他的大胆妄为,反映出社会心理中被视为“邪恶”而受抑制的成分的蠢动;他的一味痴情、刻骨相思,又使他符合于浪漫的爱情故事所需要的道德观而显得可爱。

  莺莺的形象丰满而多彩。她始终渴望着自由的爱情,但她受着家庭的严厉压制和名门闺秀身份的约束,又疑惧被母亲派来监视她的红娘,所以她总是若进若退地试探获得爱情的可能,并常常在似乎是彼此矛盾的状态中行动:一会儿眉目传情,一会儿装聋作哑……她的这种性格特点,让剧情变得十分复杂。最终,她以大胆的私奔打破了疑惧和矛盾心理,显示人类的天性在抑制中反而会变得更强烈。用情节展示性格,用性格推动情节,这是这部剧作的高明之处。

  红娘在《西厢记》中所占笔墨的比例较《西厢记诸宫调》有大幅度的增加,成为全剧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后来的不少剧种都对这个人物进行了全方位的展示与挖掘,正说明了这一人物形象的深入人心。这个小小奴婢,却总是处于居高临下的地位上,无论张生的酸腐、莺莺的矫情,还是老夫人的固执蛮横,都逃不脱她的讽刺、挖苦乃至严辞驳斥。她不受任何教条的约束,虽然她的道学用语最多,一会儿讲“礼”,一会儿讲“信”,周公孔孟,头头是道,却无不被她进行了重新诠释。虽然红娘这个人物形象有很多理想化的成分,却又具有强烈的现实性。在她身上反映着那个时代市井社会普通民众的人生态度,他们与高居庙堂之上的人拥有不同的价值观。而我们对那个时代市民社会的认识,恰恰从戏曲这一类民间艺术中获得。

  唐代元稹的《莺莺传》中,张生始乱终弃,并说“大凡天命之所尤物,不妖其身,必妖于人。”后人大概不喜欢这样的悲剧结局,所以《莺莺传》的故事不断被修改,到王实甫手上,《西厢记》已经是一个情节生动曲折,语言优美成熟,人物丰满有趣成熟的文学作品,最重要的是,“私订终身后花园,金榜题名中状元,奉旨完婚大团圆”,王实甫的《西厢记》有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西厢记》故事背景的时间线是唐代贞元年间,因此这个大团圆的结局实际上不仅是文学的表现形式,它在情节安排上必须遵从唐代的婚姻制度设计,这是创作者的严谨与细致。

  王实甫创作的杂剧计有13种。王实甫的生平事迹所知甚少,只有通过钟嗣成的《录鬼簿》才略略得知其常出入于勾栏,混迹其间,谙熟青楼演艺活动,与市民大众十分接近。他的作品完整保留下来的除《西厢记》外,还有《破窑记》四折和《贩茶船》《芙蓉亭》曲名一折。至于其他作品,均已散佚不传。而正是后来与《红楼梦》并称“文学双碧”的《西厢记》,甫一上演便技惊四座,让王实甫名满天下,青史留名。

[责任编辑:杨晓]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