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山,若水(十五)

时间:2014-06-11 10:28:00作者:梅静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第十五天了!你们公安,居然连个人影都没抓到!”政法委的办公室里,郑侃咚咚地捶着桌子,向站在面前的邓钦吼道。 

  邓钦慌慌地应道:“凡是与门前脚印有关的人都排查了,可就是对不上号。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邵菁自杀的可能性还大一点。” 

  郑侃瞪了他一眼,将脸转向了江流:“在这起案子中,你们检察院与公安是分工不分家的关系,你们这边可有进展?” 

  “审讯村官的工作也……遇到点麻烦。”江流垂下眼,迟疑地答道。 

  “你……你们!”郑侃举起手指,点过两个人的脸,落到了江流的鼻梁前,“你们知不知道,省委对这个案子是多么重视,仲宇书记几乎天天打电话过问案件情况。天下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公安那边脚印查不出来情有可原,可你们,难道连几个村官都对付不了吗!” 

  “郑组长,我想仲书记总不会指示,让我去刑讯逼供吧。”江流的声音很温和,却透着一股硬朗的力量。 

  “你!”郑侃一愣,舌头直在了那里,好一会儿才重新卷了起来:“反正,这案子不能再拖,几天内必须有结果!” 

  “妈的,咱们好歹也是个厅级干部,可他,简直把咱们当成孙子了!”刚出政法委的大门,邓钦便忍不住地骂了起来。 

  江流仰脸叹了口气:“这人与人的差距怎就这么大呢?你看咱们的贾树森老书记,从不胡乱训人,可惜,他不是专案组组长。” 

  邓钦也顺着这番叹息摇起了头:“像贾树森那样的干部,一百个里面也找不出一个哟。” 

  “首长,你的电话!”三源市齐云路,一座树荫覆盖的小院内,传出一个妇女的叫声。 

  “谁呀,刚出院就追到了家里。”贾树森一边嘀咕,一边接过了电话。里面传出郑侃十分谦恭的声音:“首长,我打您手机,没人接。我又问医院,他们说您已出院,我便打您家来了。” 

  贾树森从兜里掏出手机,发现还设置在振动上,不禁笑了。自从昌明“10·10”案件发生,他那心动过速的毛病就犯了,回来便住进了医院。本想静心休养一段时间,可没两天他就发现,自己竟然比上班时还要忙。手机响个不停,都是抢着要来看望的。他实在不胜其扰,便让秘书逐一打了招呼,说心意已领,千万不要面探。同时,他又把手机调到振动状态,非紧急电话一概不接。两招一出,他果然清静了许多。 

  现在心脏最难受的时期已经过去,人也出了院,不会再有那么多电话打扰了,这手机也该调回正常状态了。贾树森一边想着,一边调好了手机。 

  “首长,我虽人在昌明,但心始终在您身边。您安排我的工作,我正在用心完成。我已经督促昌明市公安局和检察院加紧对邵菁一案的侦查,并指示他们集中力量突破村官。”电话里的郑侃和他的名字一样,侃侃而谈。 

  贾树森立刻打断了他的话:“郑组长,我要纠正你两个错误。第一,你去督查‘10·10’案件可不是我的安排。我只是认为你做事踏实认真,而向仲宇书记作了建议。第二,这起专案的情况你不必向我汇报。我已经病休在家,此案由仲书记亲自过问,你有什么情况应当直接向他汇报。” 

  “是,是是!”郑侃唯唯诺诺地挂断了电话。贾树森靠在沙发上,用手撑住了额头。可不一会儿,手机又鸣唱了起来。 

  “老领导,您还住在医院吗?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柳林村的事,都没捞着空去看您,实在不好意思。明天我打算去三源拜访您。”来电者没有自报家门,但贾树森一下就听出,这是昌明高新区管委会主任秦家俊。 

  贾树森与秦家俊的熟识,源自数年前同在昌明市政府大院内工作的经历。不过,这个穿越城市的问候并没有被贾树森爽快接受,他将手从额头移下,拍着沙发扶手道:“你不要来。我病了事小,你眼下的那一摊子事,比天还大。你安心把这事理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宽慰,比当面看我还管用。” 

  秦家俊的反应显然比郑侃敏捷得多:“老领导您放心,这事我保证圆满处理。这么多年,您还信不过我的能力吗?” 

  这句自信满满的话,终于让贾树森的脸色放松了一些。但对于秦家俊要不辞辛苦远道探望的请求,他还是坚决拒绝了。他实在不愿自己这无碍生命的毛病,惊扰了别人的正常生活。 

  手机终于挂断。贾树森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院子里,已经泛黄的树叶在秋风中簌簌作响。 

  正当他对着树叶出神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院门处传了过来:“树森!”话音未落,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仲宇书记已经出现在了客厅门口。 

  贾树森不安地抚着胸口说:“我这点小病还让书记您登门看望,实在不好意思。现在住院费用贵得吓人,所以我提前出了院。” 

  他这句自感平淡至极的话语,竟引来仲宇发自肺腑的感叹:“树森,你为了工作操心坏了身体,还想着为国家省医药费,这样的思想境界太让人敬佩了,我们中江省的领导干部如果有一半能像你这样,就好了!” 

  说着,仲宇拉着贾树森的手,坐到了沙发上。环顾一会儿室内,仲宇同情而关切地说:“你夫人和小孩都不在身边,这个女保姆照顾得了你的生活吗?要不要再给你找个钟点工,或者男保姆?” 

  贾树森简直无法安坐了:“太太陪小孩读书是大事,我的身体问题,自己可以克服,哪能让书记您再费心呢!” 

  仲宇呵呵地笑了起来,贾树森的神色也随之大爽。轻松的气氛中,仲宇向贾树森谈起了“10·10”案件的情况。 

  “我相信很快会见分晓的。”贾树森诚恳地说,仲宇赞同地点了点头。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如山,若水(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