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山,若水(十六)

时间:2014-06-11 10:29:00作者:梅静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窗外,细碎的雪花间或地飘洒下来,但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是2012年的第一场雪,在昌明,雪一向下得晚,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 

  “一期二百二十户,已经交了多少?”天远房地产公司宽大的董事长办公室里,肖若剑轻弹着桌面,问对面的物业经理。 

  物业经理兴奋地比划起了手指:“两天之内钥匙就全部发放完毕,我忙得腰差点断了。直到昨天,我才稍稍喘了口气。” 

  欣慰的笑容在肖若剑脸上荡漾开来。突然,他桌上的电话响起。“什么?业主在楼下?你们给我顶住!”他忽地站起身,对着话筒叫起来。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已被撞开,一大群人轰地冲了进来。“揍你这个良心被狗吃了的混蛋!”冲在最前面的男子抓住他的衣领,一边往后推,一边劈口骂道。 

  肖若剑被推抵到壁橱跟前,动弹不得。几名男子同时冲上来,对着他的头和脸就打。一缕殷红的血顺着他的额头,滴落到了面颊、衣服和地板上。 

  “你们……为什么打我?”他扶住壁橱,喘息着问。 

  离他最近的男子咬着牙,眼珠几乎暴了出来:“你还好意思问?你不把自己的心扒开来看看有多黑!我们花一万元一平方米的价格买了你的房,你却给我们玩花招,四十五米的间距,房子却盖了十八层,害得我们整天看不到阳光!说,你安的什么心!” 

  “这……”肖若剑张口结舌。 

  “这不出来了是不是?你在售楼广告上写着三号和四号楼都是十五层,现在怎么变成十八层了?你明摆着就是想多盖房子,多捞钱!”男子的话让同来的人情绪重又激动起来,欲再次冲向肖若剑,物业经理和保安赶紧用身体挡在了前面。这帮人便掉转头,捧起桌上和壁橱里的物件,狠狠地往地上摔去。顷刻间,办公室成了一个骚乱的战场。 

  十分钟后,警察闻讯赶到,肖若剑已经倒在了地上。 

  肖若兰在参加检委会时接到了嫂子贺圆圆的电话,她立即向江流请假离开了会场。 

  病房里,肖若剑头裹纱布、双目微闭地躺在床上。床边,贺圆圆低着头,悄悄拭着面颊上的泪水。 

  肖若兰心中一痛,攥住了肖若剑的手:“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肖若剑叹了口气,闭起了嘴巴。贺圆圆一边抽泣,一边讲述了东方之珠业主闹事的整个过程。末了,她用力甩了一把眼泪,气咻咻地说:“什么广告不广告的?房子盖好了是啥样就啥样呗,又没少了他家面积,这帮刁民!” 

  肖若兰没有言语,一种沉沉的心绪漫上她的心头。这些年,她也听说不少地方业主与开发商发生纠纷,并闹得不可开交。没想到,类似的事情竟降临到了自己身边。 

  “哥,等你伤好了,把业主们说的楼层差异的事再理一下,看到底有没有问题,然后双方坐下来好好谈谈,争取把事情协商解决。”肖若兰想了想,向肖若剑建议道。 

  肖若剑感激地应了声:“哎。” 

  时近黄昏,肖若兰起身对贺圆圆说:“你在这儿专心照顾若剑,我去爸妈那儿拿饭菜,正好他们老俩口也想过来看若剑,待会儿我开车带他们一块儿来。对了,若剑今天衣服被血弄脏了,我马上去你们家,给他取点衣服。” 

  肖若剑的家中,肖若兰拎着袋子,找齐了所需要的东西。正准备出门,又想起该带双鞋让肖若剑换换,便打开鞋柜,从最靠手边处拎出了一双鞋。 

  突然,仿佛触电似的,她的身子一抖,人差点站立不稳。 

  这是一双似曾相识的鞋底,这花纹和这商标——维力斯,是方磊给自己看过的,在邵菁门前拓下的鞋印! 

  肖若兰用手撑着鞋柜,竭力不让自己倒下来。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肖若剑没去过意大利,这双鞋从哪儿来的?难道他与邵菁有牵连? 

  不,不会的。方磊不是说昌明有五个人去过意大利吗?邵菁门前的鞋印一定是他们的,肖若剑与此事没有关系! 

  肖若兰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另取了一双鞋,与维力斯一起塞进了袋子。 

  夜完全降临了,肖若剑的病房里终于安静了下来。肖若兰拉开折叠床,铺好床褥,转身坐在了床边:“哥,我睡不着,有件事想问你。” 

  “什么事,说吧。” 

  “你和高新区管委会的邵菁,就是10月10日夜里跳楼的那个女人熟吗?”肖若兰看着肖若剑的眼睛问。 

  “熟,我在高新区搞房产开发,工作上与管委会的官员经常有来往,当然也包括邵菁。”肖若剑的语调很平稳。 

  “除了工作,你与她还有其他来往吗?”肖若兰的手攥住了床褥。 

  肖若剑腾地坐起来,使劲晃起了手掌:“没有,肯定没有!妹妹,哥是老国企出来的,办事向来规规矩矩,你一定要相信你哥!” 

  许是剧烈的姿势改变加速了血液的流动,肖若剑头上的伤口突然一阵剧痛。“哎哟!”他捂着头躺倒了下来。 

  第二天,肖若兰早早起了床,帮肖若剑洗漱完毕,并等贺圆圆进门之后,驱车来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 

  在大楼旁边一处背风而遮雪的廊道下,肖若兰脸色阴郁地问方磊:“留在邵菁门前的鞋印,你后来有没有查明,到底是谁的?” 

  方磊垂下眼皮说:“查了,两个人在意大利买了维力斯皮鞋,一个是市商务局局长毛星明,另一个是高新区管委会主任秦家俊,他们一块儿去意大利考察时买的。毛星明的那双还穿在脚上,秦家俊的却没了,他说……送给了你哥。” 

  “然后呢?”肖若兰直视着方磊的脸。 

  “毛星明那天晚上在外面打麻将至天亮,这事得到了其他三个牌友的证实。你哥那天……好像去过邵菁家,小区有监控录像。”方磊咬了咬嘴唇说。 

  “你调查得可真仔细!”肖若兰带着与冰一样冷的脸色,疾步离去。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如山,若水(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