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山,若水(十七)

时间:2014-06-11 10:29:00作者:梅静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肖若剑盯着肖若兰手里的皮鞋,突然,他翻身下床,跪在了肖若兰的面前:“妹妹,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说!” 

  肖若兰的眼前,一幅让她无法想象的场景渐次展开…… 

  夜幕下,汽车前灯渐渐熄灭了。肖若剑看了一下手腕,从座位上拎起皮包,跨出了汽车,一盏路灯将他脚上的维力斯皮鞋照得锃光闪亮。 

  他走在丁香花园八号楼的台阶上,但心情并不像脚上的鞋那样光彩熠熠。8点30,平日这个时候,他要么在家,要么结束应酬往家赶,可今天,他一反常态,从家里跑到了外面,尽管这不是他的本愿。 

  出门时,他知道妻子会问他这会儿出去干什么,他怎能将实情告诉妻子呢?自己一直是妻子心目中的完美男人哪!所以,他搬出了早已想好的理由:“我去拜访一位老领导。” 

  妻子很高兴,追到他身后,从鞋柜里拎出一双新鞋说:“这鞋放在家好长时间了,再不穿要发霉了。” 

  他接过鞋,端详半天,套上了脚。他不喜欢穿这双鞋,他觉得这鞋像一团粘稠无比的胶水。自己就是被这团胶水粘住,然后与邵菁、秦家俊搅和到一起去的。 

  作为一个在房地产业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资深人士,肖若剑很清楚在一方地界上开发楼盘需要摆平哪些菩萨和神仙,因此,在东方之珠未动工之前,他就花费不少银子打点了环保、安监、城管等部门。他并不是想从这些部门手里得到什么好处,而只是希望他们别来找麻烦。谁知,最后来找麻烦的不是这些部门,而是一个他压根没想到的人——高新区管委会二把手邵菁。 

  那天,邵菁打电话将他约到管委会,对他说,管委会想团购东方之珠十套房子,作为给职工的福利,房款先欠着,等以后管委会经济宽裕了一定给。他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邵菁是存心揩自己的油来了,房款既然欠了,怎么可能再给呢? 

  他吱唔着说:“这事得回去与董事们商量。”可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也没给邵菁回复。第八天,他刚踏进办公室,国土局的一纸罚单便送到了他的案头:东方之珠项目因超过出让合同约定的动工开发日期一年未动工,现征收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百分之二十的土地闲置费,即二千六百二十四万元。 

  看着这张纸,肖若剑立刻明白是邵菁在“提醒”他了。因为上周东方之珠距合同约定的动工日期刚满一年,只因连续下雨,施工队才没进场。 

  罚款单上,“2624万”这几个字针刺似的扎着眼。半小时后,他夹着包,出现在了邵菁的面前:“我们今天开了董事会,董事们都同意了。” 

  邵菁粲然一笑说:“那就感谢肖总啦。”然后又指指隔壁办公室:“秦主任有事找你。” 

  他按照指示走过去,只见这位高新区一把手满脸堆笑地冲他招手:“来来,送你一样东西。”随后从柜子里捧出一只鞋盒说:“这是我前些时去意大利特地给你买的,顶级品牌——维力斯!” 

  他连忙摆手,可鞋盒已牢牢地塞在了他的怀里。“咱们谁跟谁呀,拿着。”秦家俊的嘴角几乎弯到了颧骨。 

  捧着这只盒子,肖若剑觉得自己的手无比沉重。他知道,那十套房子是铁定打水漂了。 

  尽管他心疼无比,但这该割的肉总归还是要割的。今天,他就是应邵菁要求,来送房子钥匙的。他本想送到邵菁办公室,可邵菁在电话中说,自己身体欠安,在家休息,让他晚上八点半送到家里。 

  这会儿,他穿着秦家俊送的新鞋,包里揣着十串沉甸甸的钥匙,站在了丁香花园8幢301室的门前。门铃响过之后,邵菁披着长发、裹着睡衣,神色慵懒地出现在了门开处。这让他生生地吓了一跳:女领导竟然如此模样接待客人? 

  他想说,您先更衣,我待会儿再来。邵菁却一伸手,将他拉进了门,说:“我躺了半天,刚刚起床。” 

  手足无措的他向邵菁索了双鞋套,罩在了鞋子的外面,而后出于礼貌地问道:“您哪儿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邵菁一脸暧昧地看着他说。 

  邵菁的眼神让肖若剑浑身发怵,他知道一个单身女人向男人流露如此心绪,总是有所含义的。 

  他从包里掏出钥匙,放在邵菁面前的桌子上说:“您吩咐的事我已办好,告辞了。” 

  他刚转身,手便被拽住了,邵菁的目光里满是迷离:“这都是秦家俊的主意,他不是个东西,和他在一起,我倍感煎熬。而你,是我遇见的最有内涵、最可信赖的男人,你就不能抚慰我一下吗?”说罢,猛地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隔着薄薄的睡衣,肖若剑的手与一只高耸的乳房紧紧相触。他立刻像遭了火烫似的,倏地抽回了手,并慌乱地向门外冲去。 

  可是,他的腰从后面被死死地抱住了。“你不要走,我需要你!”邵菁哀叫着。 

  肖若剑惊恐地回过头,只见邵菁目光凄婉地跪在地上:“你知道吗,人前风光的我,在人后过得多么痛苦。秦家俊把我当成掌中玩物,昨晚,他折腾了我整整一夜,弄得我遍体鳞伤。你不信?我把衣服脱了给你看!” 

  说着,她便开始解衣扣,肖若剑再也无法忍受,他使劲扳开邵菁的手,逃跑似的奔出了门。门哐啷合上时,他一把扯去鞋套,攥在手中,飞速地下了楼。 

  “为了填补十套房子的亏空,你就在楼层上做了文章,是吗?”肖若兰握着肖若剑的手,目光里既有期待,也有担心。她等待着哥哥的回答,却又害怕听到他吐出的每一个字。 

  “对,我就找了市规划局的马青云局长,更改了容积率。”肖若剑的头和声音都低了下去。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如山,若水(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