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山,若水(二十一)

时间:2014-06-11 10:34:00作者:梅静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正月里的太阳白花花的,没有一点热度。肖若兰坐在办公室里,对着一盆墨兰发怔。 

  “杀害邵菁的真凶没抓到,倒把自己家的哥哥撂倒了!”几天前,她在走廊里无意听到的一句话,又在她心里隐隐作痛了起来。自从“10·10”案件发生,自己不知放弃了多少个休息日,还承受了亲人入狱的痛苦,可在他人眼中,这却成了一个反贪局长办案不力的表现和家宅失火的话柄。 

  正当肖若兰苦闷之时,一个陌生女子拨通了她的电话:“肖阿姨,你好,我是罗思文的女儿罗雅。” 

  肖若兰一阵惊讶,虽然她与罗思文相识时,知道他有个叫罗雅的女儿在读寄宿制高中,但在她与罗思文确定恋爱关系之前,罗雅就去了美国,因此她与罗雅从未有过来往。 

  罗雅似乎觉出了她的吃惊,连忙解释道:“这几天我回来探亲,我知道你和我爸爸的关系,我想见见你。” 

  罗雅知性而温柔的声音,使肖若兰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女孩立刻产生了好感,因此她爽快地应道:“好啊。” 

  “下班时,我在你单位门口等你。”罗雅在电话中热情地说。 

  傍晚时分,大街上寒意萧萧。隔着车窗,留着一头及肩长发、身穿浅灰短大衣的罗雅对肖若兰宛然一笑。她的时尚气息与明丽笑容,让肖若兰的心一下就欢喜了起来。 

  车内暖气升腾,罗雅解开大衣,对肖若兰说:“去我们家,我爸在等你。” 

  肖若兰一愣。与罗思文相恋两年多,她一次也没踏进过罗思文的家。她仍然固守着那份传统。 

  “这几年我虽然在国外,但我知道你和我爸的事。我爸是个好人,对你用情很深,我希望你能理解他。”罗雅一边整理胸前的丝巾,一边轻柔地说。 

  肖若兰的脸微微一红。她没有想到,一个与女儿同辈的姑娘,会如此直白地谈起自己与罗思文的感情。 

  车到罗雅家楼下时,罗雅推开车门,朝肖若兰挥挥手说:“下午我在家已经做好了饭,这会儿我爸也回来了,肖阿姨,你赶紧上去吧,我与同学还有个约会,就不陪你们了,拜拜!” 

  夜幕下,昌明大学教工宿舍区一片静谧。远处,隐约飘来一阵腊梅的清香。肖若兰锁好汽车,轻轻迈上了楼梯。 

  楼上,一束灯光射了出来。肖若兰抬起头,见罗思文立在门边,一脸微笑地迎候着她。 

  肖若兰突然觉得鼻子一酸。从连日阴霾中一路走来的她,已如一个疲惫的旅人,而这束灯光、这捧笑容,送来了她最为需要却又久未拥有的家的感觉。 

  肖若兰缓缓走近罗思文,与他相互凝视。“我们进去吧。”磁性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她的腰被一只手轻轻挽住,门在她身后合了起来。 

  “这一切,都是你的策划吧?”肖若兰注视着罗思文的眼睛,柔声问道。 

  她的腰被揽得更紧了。“你不觉得,这是水到渠成的事吗?”罗思文贴近她的耳朵,轻声说。 

  一股强劲的激流在肖若兰的身体里涌动。她知道,这是罗思文持之以恒、静水流深般的爱,让她心中沉睡多年的对情的渴望喷发了。她不能拒绝,也不想拒绝了! 

  “答应我,别再那么玩命地办案了,你的一切不愉快我都知道了。在工作上,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有回报的,放一放吧,为你自己,也为我们。”耳边,传来一阵呢喃。 

  “你说得对……我听你的。”肖若兰温柔地应着。 

  检察院的大楼内,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楼下一直响到了楼上,抹着淡淡口红的肖若兰绽着灿烂的笑容,与每一位从身边经过的同事打着招呼。 

  “哇,肖局长,你今天好漂亮啊,遇到什么喜事了?”几乎所有的人都驻足惊叹。 

  “我要结婚了!”肖若兰一边爽快回答,一边送上更加甜美的笑容。 

  “哇——”长长的惊叹伴着她远去的身影,回响在整座大楼里。 

  不到两个小时,肖局长要结婚的消息就传遍了昌明检察院,每个人都为她突然转变对婚姻的态度而惊讶。同样惊讶的还有检察长江流。当肖若兰立在面前向他请假时,他愣了足有十秒钟。 

  “其实,我原本就是个普通人,而社会的清廉正义又是一个那么宏大的词汇。我有些累了,我想过一个寻常女人的生活。”肖若兰的声音里,含有与往日不同的柔情。 

  一种复杂的情感涌上江流的心头。作为检察长,他多么需要一个意志坚定的反贪局长来把自己的法治理想化为现实。可是,那点理想连他自己都觉得可望而不可及,他又如何能去要求一个女性放弃实实在在的幸福,而义无反顾呢? 

  “我真诚地祝福你。”他微笑着说。 

  傍晚轻踏着脚步来到了。这天,肖若兰准时下了班,她得先去看邵菁,然后再去罗思文的房子里搬一些他用得着的书。罗思文上午来电话说,他要去省里处理一件紧急公务,明天下午才能回来。 

  就在肖若兰将手轻搭于方向盘,惬意行驶的时候,突然,旁边一辆吉普猛然加速,方向一拐停在了雪弗兰的前方。 

  “方磊!”肖若兰惊叫并猛踩刹车。 

  方磊跳下车,大步奔到她的车旁说:“我有急事找你,你是不是要和罗思文结婚了?” 

  肖若兰冷笑道:“我要结婚的消息居然这么快就传到你耳朵里了,你什么意思呢?是想送份礼,还是想让我请你吃顿饭?” 

  方磊一把抓住肖若兰的胳膊,正色说道:“你能否缓一缓再考虑与罗思文结婚的事?” 

  肖若兰用眼睛扫了扫胳膊上的那只手,严肃地说:“方磊同志,请你把手拿开。作为一个普通朋友,我想问问你,我和罗思文何时结婚,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方磊猛一甩头,下决心似的说:“若兰,我是为你好,等‘10·10’案件全部查清再考虑你的婚事,不然你会后悔的!” 

  肖若兰霎时懵了。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如山,若水(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