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山,若水(二十二)

时间:2014-06-11 10:34:00作者:梅静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秦家俊、罗思文……你们,不得好死!”病床上,邵菁揪住床单,咬牙切齿地叫着。 

  她已经完全清醒了,全身瘫痪的事实更像一根刺,激活了她所有的神经和记忆。 

  “秦家俊,你这个老禽兽,整天只想着在我身上找乐子,你以为你那点破钱、那点芝麻大的小官,就把我打发了?!罗思文,你这个看上去斯文、骨子里毒辣的家伙,我不就抓着你一点把柄吗,你居然就想捂死我,还打开煤气,反锁上了门!我们不让我好活,我也不让你们逍遥,你们以为没人能收拾你们了,呸,做你们的梦,肖若兰就能把你们挨个揪出来!所以,那天我从窗户逃出来时,叫了肖若兰的名字。你们以为我死了,可我没死。你们以为我不会说话了,可我又能说了。今天,我就要告诉她,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她!”邵菁将迫切的目光投向了门外。 

  她相信肖若兰今天会来,因为每隔两天来看她一次,肖若兰从没耽误过。 

  果然,当病房的灯亮起时,肖若兰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嗨!”邵菁灵活地转过眼睛,与肖若兰打招呼。 

  肖若兰惊喜地走到床前:“今天你好多了!” 

  “是的。”邵菁点点头,清楚答道。 

  肖若兰眼中立刻滚出泪花,她将邵菁的手紧贴在自己脸上,说:“我说过,你会好起来的,你看,这不是变成现实了吗!” 

  邵菁嘴角一弯,笑着说:“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你知道吗,我一直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夜幕下,肖若兰驾车在道路上飞驰,她要去丁香花园邵菁的家。她的耳畔,邵菁刚才说的话再次回响:“我家壁柜中,红色大衣的口袋里,有个本子,它对你有用。” 

  夜晚的寂静里,所有的声音都比平日放大了许多倍。当肖若兰时隔五个月,再次来到丁香花园的这幢楼下,在一片寂静中拾级而上,并拧开房门时,她听到自己的心在擂鼓般地跳荡。 

  这是一间凄凉的屋子,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霉味,家具和地面积满了灰尘。她穿上鞋套,移步到壁橱前,拉开了门。还好,那件红色的大衣在。她将手伸进了口袋。 

  没有! 

  她按住剧烈跳动的心脏,一把将大衣拖出并摊在了床上。所有衣袋兜底翻出,每个衣角逐一捏过。还是没有! 

  她将壁橱里的衣服通通抱出,又将屋里的抽屉翻了个遍,可她依旧失望了。 

  本子被人抢先一步拿走了!她的心坠到了脚底。 

  突然,她的脚尖在床边触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她脚踝一转,一枚圆圆的纽扣骨碌碌地滚了出来。她赶紧追过去,将纽扣拾在了手中。忽然,一阵强烈的眩晕向她袭来,她砰地靠在了壁橱上! 

  许久,肖若兰才睁开了眼睛,此时的她,已是血色全无、面色如灰。 

  深夜的街道上,肖若兰木然地驾着车,往昌明大学驶去。 

  往日书香盈人的屋子里,异乎寻常地阴冷与沉寂。阔大的书橱里,一列列的书静默伫立。书桌上,一摞崭新的《博弈——企业重组中的碰撞与融合》散发着幽光。 

  空空的足音从书房移至卧室。站在与书橱相比明显局促的衣柜前,肖若兰颤抖着手,从一件件衣服上摩挲而过。不在了,真的不在了!她掩上柜门,无力地靠了上去…… 

  这天晚上,肖若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了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上了床。 

  第二天的傍晚,火烧云染红了天空,东湖岸边的一辆汽车里,罗思文眺望着一湖赤水,伤感而又深情地说:“这是我常常梦到的画面,在这幅画里,还有我和你,我们牵着手共看一轮落日。但现在,它只能存在我的梦中了。” 

  在他的身边,肖若兰目视着辽远的天空,声音如飘散的云霞:“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2010年端午节前的一日中午,罗思文正在办公室休息,四海公司的一位职工来看他,谈到公司过节竟然没有发东西,这让罗思文大吃一惊。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四海”自开业以来,一直都是利润滚滚,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十分钟后,罗思文来到了“四海”。在成品仓库里,他看见货物堆得满满当当,一名保管员坐在角落里发呆。车间里的三条生产线,只有两条在开工。 

  对此,岳鹏解释说,他把钱全用在了购厂上,而在新产品开发方面几乎没投入什么钱,结果被北京一家公司占了先机,“四海”销售受到很大冲击。 

  罗思文的心仿佛遭了重重一击。当初,自己出于同学情谊,而竭力说服并不很赞同的陈诚,将“四海”引进了工业园。这些年,自己又靠“四海”增添了政绩,并在昌明市的核心领导层中取得了较为显赫的地位。如果“四海”出了问题,自己就会身败名裂、无以立锥。此外,那么正直、那么磊落的陈诚书记,也会受到连累,毁掉前程。 

  不,决不能让“四海”垮掉!他竭力抑制内心的焦灼,平静而认真地对岳鹏说:“你赶紧想个办法,让‘四海’爬起来。” 

  岳鹏将他拉到沙发上,低语道:“其实我比你还急。我想了一个方法,股票上市!” 

  罗思文的目光停在岳鹏脸上,半天也没移动。他太清楚企业申请股票上市的条件了,而根据“四海”目前的情况,根本不可能达到啊! 

  岳鹏似乎看出了他的疑虑,将胸脯一拍说:“你不用担心,我与北京那边很熟,可以搞到批文,本市范围内如果遇到困难,到时再请你帮忙解决。你放心,我一定会答谢你的!” 

  罗思文立起身,关切而又严肃地说:“‘四海’股票上市的事,我不反对,但我给你提三条要求,第一,不要搞出事情来;第二,在公众场合不要再与我老同学相称;第三,你我之间不要发生任何经济上的来往。” 

  “好,老……不,罗市长,我全部答应!”岳鹏狠狠地点了几下头。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如山,若水(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