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山,若水(二十五)

时间:2014-06-11 10:36:00作者:梅静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昌明市检察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岳鹏和秦家俊拘留,但第二天,省委组织部部长就来昌明宣布:江流因不遵守办案纪律,擅自查处重要领导干部,破坏经济发展,暂停履行职务;陈诚的体能与精力已不能胜任职务,现予离岗休养。 

  这一夜,肖若兰丝毫没有睡着,江流黯然的背影不断在她眼前浮现。 

  与背影交替出现的,还有晚间邵菁在医院里对她所说的话:“秦家俊和贾树森,很多年前就是穿一条裤子的,贾树森的老婆移民,都是秦家俊出的力!” 

  夜色褪去,朝阳渐开。昌明市政府明亮的大厅里,准备去三源集中、然后赴京参加全国人代会的代表整装待发。突然,一阵响亮而匆忙的脚步声从台阶上踏了过来。肖若兰在赵如风的陪同下,直奔一位公安代表的面前。 

  “这是一起案件的材料,请转交给省检察院检察长,拜托!”她满含期盼,将一个厚厚的材料袋递到了这位代表手中。 

  “这关系着我们许多战友的命运,万望你费心。”赵如风目光如炬。 

  代表缓缓摘下帽子,用手指轻抹上面的盾牌与长城,郑重地说:“这,是我的职责。” 

  清明时节的细雨中,贾树森回到了昌明许久未住的家。今天晚上,他就会离开这所屋子和这个国家,临行前,他得清理掉一些东西。 

  他看见了挂在书房墙上的秦家俊与自己的合影,它记录着自己与秦家俊的友谊。而正是这份友谊,让秦家俊像他肚里蛔虫似的,不声不响为其老婆办好了赴加拿大的陪读手续,而他,也放弃了一贯的原则,欣然出席了2010年8月的四海股票上市仪式。 

  所以,当邵菁用跳楼这种最原始、最厉害的方法,向世人揭示高新区建设过程中的问题时,贾树森不露声色而又很有力度地拿出了她系自杀的指导性意见。 

  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邵菁那女人又醒了,那个外表柔顺、骨子里倔强的女反贪局长,又把事情捅到了省检察长那里! 

  幸好他早有准备,今天晚上他就会随全省工业考察团飞赴美国,在那里与一个移民“蛇头”接触,然后万无一失地在加拿大与妻儿会合。 

  就在他从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照片,准备让过去的事情灰飞烟灭之时,门被推开了,几个人掏出中纪委的证件出现在他的面前:“贾树森,有些事情是永远灭不掉的!” 

  真正的春天来到了。 

  雪片般的柳絮迎风飞舞,宽阔的湖面微波荡漾。远处的东湖大桥,宛如一道彩虹,横卧于碧浪之上。 

  湖畔,四海公司门前,数十辆提货卡车排成了长龙。站在车队旁的江流,欣慰地向新任董事长笑道:“四海终于走出低谷,重振雄风啦!” 

  在四海公司热气升腾的同时,凯达商务会所里也是一派火热气氛,昌明高新区升格为国家级开发区的庆典仪式在此举行,已经复职的昌明市委书记陈诚向嘉宾深情致辞: 

  “背临浩浩烟波,遥想岁月沧桑。千百年来,东湖之水如甘美的乳汁,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昌明儿女,它也成为全体昌明人心目中的母亲河、生命河。然而,长久的辛劳与时光的刻蚀,让这位母亲疲惫了、憔悴了。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外面世界的模样,她满足于怀拥自己的儿女,过着宁静而闭塞的生活。 

  “历史终究是要前进的。2006年,高新技术开发区开始建设,东湖终于从沉睡中醒来了。六年来,高新区从当初的一张白纸,逐步发展成为资源集约、产业集群、人才集聚、科技集结的现代化园区。正如历史的演进不会是一条直线那样,高新区的发展也会遇到各种困难与挫折。2011年,高新区发生了一些令人痛心的事情,东湖——这颗往日的明珠黯淡了。” 

  台下的嘉宾有些愕然,谁也没想到,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场合,一方领导竟会将家丑捧到众人面前。 

  台上的陈诚似乎没有注意到听众的反应,他依然沿着自己的思路在演讲:“有人说,这事要瞒、要隐。但我们认为,一个明智的党,一个理性的政府,应当有正视身体中的毒瘤,并忍住阵痛清除毒瘤的勇气。因此,我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查办犯罪。 

  “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不仅没有带来负面影响,而且让外界对昌明市党委、政府有了更加积极的评价。大家一致认为,这正是我们求真务实作风的体现。那次事件之后,高新开发区的落户企业增加了23家,投资增长了40亿。 

  “追忆过去是为了开启未来。今天,我们徜徉在东湖之滨,就是要与各位来宾和全体市民分享历史留给我们的经验,承继前人坚持信仰、勇往直前的信念,共续东湖新的传奇。我们有信心也有决心,让东湖这颗明珠焕发出更加美丽的光彩!” 

  嘉宾的目光由惊愕转为惊喜,随后,一只只手举了起来,经久不息的掌声如滚滚春潮,回荡在会场上空。 

  在远离会场的一处地方,一块块洁白的墓碑静穆肃立。萋萋碧草间,肖若兰搀扶着刚刚装了假肢的方磊,向一座新砌的墓茔走去。 

  “在我与罗思文快要结婚前,你为什么拦住我,劝我等一等?”肖若兰轻声问道。 

  方磊停住脚步,眼中泛出一层伤感:“我到派出所当治安民警不久,社区就收到一批捐赠给贫困人群的衣服,其中一件浅灰色西服引起了我的注意。除了缺少一颗钮扣,它没有一点污损,一般人是不会把这样的衣服捐出来的。而且,我见过罗思文穿这衣服。他……这个时候还想着为社会做点事。” 

  肖若兰蹲下身子,抚着道旁的一块新碑,泪水夺眶而出。 

  在墓碑的正前方,方星儿展开一张纸,轻声吟诵—— 

  使命于我 

  已重如山脉 

  若水柔情 

  只待梦中相忆 

  (完)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如山,若水(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