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刊物《大家》因擅自收取版面费被停刊整顿

时间:2012-07-02 08:36:00作者:张弘 林军明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近日有媒体报道,《大家》杂志以理论版创收。消息曝出后,云南省新闻出版局责令《大家》杂志从6月26日起停刊整顿,直到内部整顿达到要求。云南人民出版社社长刘大伟对本报记者称,尚未接到正式的处理公文。《大家》的遭遇,凸显的是文学以及学术期刊生存状况的尴尬,以及读者市场变化,学术评价体系等方面的问题。就此,本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北京文学》前主编 章德宁

  政府应加大力度支持纯文学

  据我所知,原创性的纯文学刊物,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一些纯文学刊物为了维持下去,采取了各种办法,解决刊物自身的造血功能。但是,很多尝试都不成功。比如拉广告,企业在文学刊物投广告,效果和作用并不明显。能够拉到的广告,实际上完全凭的是个人关系,而不是一个市场行为。因此,仅仅靠自身就能独立生存的,大概也就《收获》《当代》《十月》等少数几家(即便是《收获》,也获得了上海作协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比如上海市委宣传部就设立专项资金,每年投200万元给《收获》和《上海文学》增加稿费)。大多数刊物,主要还是靠政府拨款和主管单位扶持。

  我在《北京文学》的时候,曾经举办过一次短篇小说的比赛。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企业愿意赞助。但是,对方就是迟迟不打款。我去要了多次,才拿到活动经费。

  据我所知,国外的纯文学刊物,都有机构资助。国内的文学刊物,国家也应加大扶持力度。当然,现在文学刊物太多,同质化趋向明显,也需要改进。

  《社会科学论坛》主编 赵虹

  经费不足是主要问题

  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纯学术、纯文学刊物的生存状况都不行。

  在国内,纯学术或纯文学刊物办增刊或理论版,收取版面费的现象非常普遍。按照规定,文学类的刊物,只能刊登文学类的文章,也可以登文学评论。如果超出了文学评论的范围,刊登其他的学术论文,你就违规了。显然,如果《大家》理论版只刊登文学研究的论文,稿件来源会很有限,也收不上多少钱。照现在的情况看,《大家》作为纯文学刊物,理论版刊登的学术论文显然已经违规。

  我们《社会科学论坛》杂志,一年的拨款只有6万,这点钱买纸都不够。为了刊物的生存,我每年找赞助,都弄得焦头烂额。因为刊物的面比较窄,发行量没有几十万份或上百万份,别人也不乐意在你这里投广告。所以,一些学术刊物收版面费是正常的,不收生存不了。

  现在,只有大学的学术刊物,生存状况要好一些,因为它们的经费比较充足。社科院、社科联、作协的刊物,因为经费不足,所以生存状况都很难。然后,这些刊物争着成为核心期刊,这样才能收费。实事求是地说,想通过办刊物发财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想把刊物办好。如果我的经费充足,我可以给作者开出较高的稿费,这样就能征来好稿,无疑也有利于刊物质量的提高。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 张柠

  刊物主编要和企业家打交道

  北师大文学院和网易、南方日报搞了一个评刊活动,现在还在做。我们文学院的师生要阅读全国六十多种纯文学刊物,结果发现,有些省市的刊物有很强的地方主义,只重视本地区作者的作品,很多刊物的质量很差,学生们读得痛苦不堪。后来,我们逐渐淘汰,只剩下了20多本刊物,《大家》就是其中之一,除了北京、上海等地,《大家》的文学品质还是很有保障,学生们也都比较爱看。

  《大家》从创刊到现在,一直办得不错。现在,国家提倡文化大发展,用于扶持文化事业的资金也大大增加,各省作协、文联保持一两份高水平的文学刊物,其实一点也不困难。即便《大家》属于云南人民出版社,也应该可以申请到扶持基金,因为它已经成为云南省的一个文化名片,而不仅仅属于出版社。另外,《大家》的主编应该多和企业家打交道,争取获得一些办刊的资助,常务副主编对刊物的质量负责就可以了。

  学术批评网主持人 杨玉圣

  学术评价体制是主要问题

  国外的纯学术刊物(我讲的主要是社会科学刊物),一般都是没有稿费的。据我所知,美国的学术刊物是非盈利的。一些学术刊物,还要向作者收取评审费,这笔费用比国内收取的版面费高。美国的学术刊物,一般都是学会办的,会员交会费购买。比如,美国有一个历史学的协会办有《美国历史杂志》,研究美国史的教授、专家、学者等都是会员,他们都要交会费,学会用这些会费来办刊物。另外,这些刊物也能从社会上“化缘”,获取资金。捐款者可以抵税。

  国内的学术刊物,主要是单位支持,财政拨款。虽然也可以刊登广告,但因为刊物发行量小,广告特别少。而刊物的领导到工作人员都是事业单位的编制,都是要拿工资的。虽然主管单位严令收费,但收费一直盛行。像《大家》这种创收的情况比较多见,甚至出假刊物的也不少。因为文学刊物要给作家付稿费,而且稿费偏高。

  在我看来,最核心的是供需关系问题,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直接与职称等挂钩。而很多高校甚至中专、高中的老师,都不具备做科研的条件,但是都被要求在正式的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因此产生了(发表论文)需求与有限刊号的矛盾。由此形成的问题是,我们的论文数量越来越多,但抄袭、剽窃、重复、垃圾论文层出不穷。美国的科学刊物,一期就发两三篇论文,我们的刊物,从头到尾都是论文。总之,这种现象,还是客观环境造成的。

  ■ 新闻回放

  《大家》杂志停刊整顿始末

  创刊于1994年的《大家》,是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大型文学期刊,一度在业内声誉颇佳,1998年杂志自负盈亏、自主经营以来,因文学刊物环境不景气等原因,常年亏损,发行量由巅峰时期的每期2万册下滑到5000册左右。

  2009年12月起,经云南省新闻出版局批准,《大家》由双月刊扩增为半月刊,2011年12月9日又扩为旬刊。杂志负责人介绍,“扩刊从大文化的角度来做,发一些文艺理论、文艺评论之类的文章,又称理论版。”《大家》变成了两份,原刊两个月出一期,理论版按旬出版。

  扩刊后不久,社会上也出现了几种版本的《大家》,与“理论版”《大家》十分相似。据新华社记者统计,盗版《大家》主要有三种版本,也就是说,市场上的真伪《大家》加起来共有5份,很难分辨。

  经济压力导致《大家》杂志社寻求发行之外的其他财源,而与此同时,一些院校、科研单位的人员,在评定职称时,需要“在专业杂志刊发文章”之类的硬件指标,这种现象也助推了“理论版”《大家》应运而生,也让盗版《大家》蔓延。

  云南人民出版社社长刘大伟说,《大家》杂志所扩增刊期的部分也参照了一些刊物的做法,默许中介机构对部分文章收取一定版面费,本部门也提取了部分工作经费。2011年收取44.6万元,今年前6月收取30万元,这些费用完全用于维持纯文学刊物的营运成本。

  6月25日,此事被《中国青年报》曝出,次日云南省新闻出版局责令《大家》杂志从6月26日起停刊整顿,直到内部整顿达到要求;要求责任主管主办单位云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云南人民出版社对《大家》杂志存在的问题作出整改,对该杂志社主要负责人和相关责任人员作出相应处理。“《大家》杂志社擅自出版理论版,违背了办刊宗旨。我们已把对《大家》杂志处理情况上报新闻出版总署。”云南省新闻出版局新闻报刊管理处处长王建伟说,将依据出版行政管理法规,按照进一步调查取证情况作出行政处罚。

  刘大伟表示将“承担一切责任,积极进行整顿”。同时他请求上级机关对侵权盗版《大家》杂志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挽回影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弘

  新京报制图/林军明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上一篇文章: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整改大限将至 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下一篇文章:河间府衙遗址发现300年前古井 井水至今清澈满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