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生轮流照顾患重病同学 病房内准备求职考研

时间:2012-11-14 12:39:00作者:新闻来源:重庆晨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大四生轮流照顾患重病同学病房内准备求职考研 

  昨日,西南医院,同学在为午餐后的叶光星擦脸。重庆晨报见习记者 苑铁力 摄 

  叶光星,生日快乐!我们不会放弃你 

  在重大读大四的他查出得了尿毒症;同窗四年的同学虽忙着考研求职,仍排班轮流到医院照顾他 

  王毅看着对面书桌放着的《战略管理》,顿了几秒觉得这本书看上去太严肃,于是转身回到自己的桌子前,抽出了一本《达芬奇密码》。昨天下午2点,王毅约了一次面试,但中午他还是抽时间专门跑了一趟西南医院,就是为了把这本书带给生病的叶光星。 

  叶光星是他在重庆大学的同学,现在因为尿毒症正在西南医院住院治疗。  

  通宵陪护错过心仪单位 

  和王毅一样,这两天一边忙着考研求职,一边忙着往西南医院跑的,还有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人力资源管理1班的好多同学。 

  11月5日上午的一场面试,对班长贾海阳来说很重要。“这是这么多家单位中我最心仪的一家,待遇、对我个人未来的发展都很理想。”贾海阳说,他打算在4日下午跟导师做完项目后,为面试好好准备一番,以最好的状态拿下这场面试。 

  然而,这些计划被一个电话打乱了。4日下午5点半,同班同学王毅打电话给贾海阳,告知校医院已经给叶光星下了病危通知书,并要求叶光星立即转院。这时,距叶光星到校医院就诊还不到3个小时。贾海阳立即跑到校门口取了3500元钱,和同学赶往西南医院。为了照顾叶光星,贾海阳和王毅留在病房内看护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上午有同学过来替班他才赶忙回到寝室拿着简历往面试教室赶。 

  由于没有准备,又在病房内受凉感冒的贾海阳发挥不理想,没有被录取。但他说:“工作有很多,这家不行还有那家。但星哥的病情可耽误不得,全班只有一个叶光星。” 

  看护同学实行“三班倒” 

  经医院确诊,叶光星得的是慢性肾衰竭(终末期即为尿毒症)。趁着叶光星做透析,王毅跟贾海阳说了当天下午的情况。4日,寝室暂停热水供应,叶光星到楼下提了一桶热水。上楼时,叶光星就一直喘着粗气,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之后,他就自己前往校医院看病,得知自己要在校医院住院后,他才给室友王毅打电话,让王毅帮忙把洗漱用品和几件衣服带到校医院。王毅这才知道叶光星生病了。 

  随即,他给全班同学群发了一条短信,告知叶同学的病情。很快,班上的同学相继打电话或回复短信。几分钟后,一份临时陪护安排表出炉:周一下午2点到晚上8点,张怀瑞、周团结;周二上午8点,涂礼鹏、古朴;周二下午2点,常城、高凯远;晚上通宵,贾海阳、刘毅隆。 

  这些同学,除了贾海阳,都是已经保研或找到工作的同学。每组轮换,每天“三班倒”。与此同时,叶光星的父亲叶松顺也从江西上饶老家往重庆赶。 

  4日晚,同学将叶光星的情况告诉了辅导员谭顺霞,谭顺霞当即和学院学生工作站的两名老师开车前往医院,叶光星账户上的3万元治疗费就是三位老师预先垫付的。可到昨天,这3万元医疗费只剩下几千元了。 

  全班同学捐了7000多元 

  11月6日下午,高凯远去看护叶光星,由于研究生入学考试一天天临近,他把数学和政治复习资料都带到了病房。等叶光星晚上休息后,高凯远就开始复习,时不时抬头看几眼躺在床上的叶光星。“虽然在病房里复习效果不是很好,但起码能看着星哥,要安心些。”高凯远本来不想带资料过来复习,但他也不想耽误宝贵的复习时间。 

  女生们则比较细心,她们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在纸上写下哪些东西叶光星能吃,哪些东西不能吃。 

  叶松顺到达重庆时,班上同学还用班费给他买了两套衬衣和一双棉拖鞋。叶光星不知道的是,班上的同学已经捐了7000多元给他。同时,班上的组织委员刘远东将叶光星的情况整理成文字,发到网上,并在微博上请求学校的大部分机构、社团、老师转发。学院也正在向学校申请大病基金。 

  今天,同学为他过生日 

  3年前的今天,恰好是叶光星和郭亚蓉两人的生日,全班在虎溪校区后山山顶的凉亭上,买了蛋糕和零食,为两位同学庆祝生日。 

  叶光星在班里年龄算偏小的,但同学都叫他“星哥”。郭亚蓉说,叶光星的成绩不错,获得过国家励志奖学金,而且基本功特别扎实,还特别爱看书。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原因,海信、TCL等知名公司的面试他都要去参加。 

  大家都知道,叶光星是班上唯一一个特困生。父亲务农,一年就挣个四五千元。来重庆就带了2000元钱,还是向亲戚借的。 

  如今,叶光星躺在病床上,22岁的生日只能在病床上度过。全班同学计划着,就在病房里给叶光星过生日。“我们之前讨论了很长时间,想了好几个方案,就怕星哥太激动,控制不住情绪。”经过商议,全班决定,班上的每名同学买好信纸,写上鼓励叶光星的话,然后折成纸鹤,装在瓶子里送给他。 

  “生日当天,全班同学可能不会同时去,毕竟也会影响到其他病人。但每个同学都会去,我们要让星哥感觉到集体的温暖。”班长贾海阳说。 

  昨日下午,贾海阳从叶光星的主治医师那里了解到,今天就是叶光星父亲血液检测结果出来的日子。如果血型不匹配,其父根本无法把肾移给叶光星。“我们希望,不仅血液检测过关,其他有关肾移植的条件都满足,这才是送给星哥最好的生日礼物。” 

  叶光星也想尽快出院,他说:“我要赶快找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见习记者 王鑫) 

  链接>供体短缺是肾移植的瓶颈 

  慢性肾衰竭是指各种肾脏病导致肾脏功能渐进性不可逆性减退,直至功能丧失所出现的一系列症状和代谢紊乱所组成的临床综合征,简称慢性肾衰,其终末期即为人们常说的尿毒症。 

  肾移植是尿毒症病人最合理、最有效的治疗方法。目前全国每年接受肾移植者仅有5000多例,大约每150个等待的病人,只有一人可能得到肾移植的机会,而供体短缺已成为限制器官移植的一个瓶颈。因此,绝大多数尿毒症患者需要长期进行血液透析或腹膜透析治疗。

[责任编辑:刘帆] 上一篇文章:南昌:教育部门将严查考研"包过"
下一篇文章:狼爸虎妈频现:中国“棍棒式成才”引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