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龙卷入儿慈会洗钱丑闻 官网回应绝不擅转善款

时间:2012-12-25 09:23:00作者:王卡拉 闫欣雨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近日,中华儿慈会一直因账目乌龙事件处于风口浪尖,昨日波澜又起。网络爆料人“周筱赟”再度爆料称,儿慈会将1800万元打入成龙基金会,而其用途很有可能是基金会为了提取10%的管理费。面对质疑,卷入漩涡的两家基金会昨日作出回应。  

  爆料人 

  成龙基金会接收违规转账 

  此前,儿慈会邀请第三方公布对2011年账目的审计结果,证实48亿元的数字属会计报表编辑错误,为点错小数点,之前的争议似乎稍有平息。 

  而昨日,举报人周筱赟再度爆料,对于儿慈会2011年度“回家的希望”救助项目,称成龙基金会接收儿慈会1800万元违规资金。他表示,儿慈会用于该项目的1903万元现金中,有1800万元转给了成龙慈善基金会,实际上,这笔1903万的现金,只有极少部分(99万元)直接用于救助被拐卖儿童。这种儿慈会与成龙基金会之间巨额资金的“转来转去”实际上是在“做大”支出。他怀疑,此举是为了按比例提取10%的管理费,从基金会与捐赠相关的收入中(包括利息收入)列支更多工资和福利及行政办公支出。 

  基金会 

  成龙支付所有管理费用 

  “回家的希望救助项目”的捐款收入总计3118万元,是来自2011年9月14日第九届BAZAAR明星慈善夜的竞拍和捐款。 

  另据报道,此次晚会共筹得3263万元善款,“将全部用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为获得解救的被拐卖儿童的救助项目和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的"贫困大病儿童救助"项目。” 

  儿慈会声明中说,善款用途是根据捐款人意向。在中华儿慈会官网的“慈善透明窗”记录着每笔善款的到账情况和支出情况。 

  而对管理费问题,成龙慈善基金会则回应称,其管理费用由成龙会长一人支付,相当于零成本为其他捐款人提供服务,善款绝不转给其它慈善基金会,也不向儿慈会支付管理费。 

  年度报告 

  可查转入成龙基金会账目 

  在儿慈会公布的2011年度工作报告中记者看到,第12页“重大公益项目收支明细表”第一项是“回家的希望救助项目”,收入总计3100多万元,当年从项目列支1917万元,这包括一些分摊的工作人员工资等,其中“直接用于受助人”的捐款显示是1903万。 

  据儿慈会官网显示,2011年“回家的希望救助项目”直接救助儿童31名,共计99万元。1903万元现金中的1800万元,分别在10月31日和12月22日汇给成龙慈善基金会1200万元和600万元。 

  焦点 

  1 善款为何被转来转去? 

  @周筱赟:中华儿慈会在2011年度工作报告称“回家的希望救助项目”收入3100多万元,当年从项目列支了1917万元(包括一些分摊的工作人员工资等),“直接用于受助人”的捐款是1903万元。其中把1800万元打给了成龙基金会,直接用于受助人的捐款只有99万元。而成龙基金会收到这1800万元,根本没去救助被拐卖儿童,而是改变用途,用于“贫困大病儿童项目救助”。把善款这样转来转去,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 

  中华儿慈会 

  2011年度“BAZAAR明星慈善夜”所募善款的用途是根据捐款人的意向,用于“回家的希望”项目(为解救后的被拐卖儿童提供安家助学和身心疾病救助)和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的贫困重病患儿手术资金援助项目。募捐现场对捐款用途已向捐款人予以明示说明。 

  儿慈会理事何培忠告知我,拨给成龙慈善基金会的1800万元,是儿慈会与成龙慈善基金会合作进行慈善夜筹集善款活动前就事先约定好的,双方合作募集的善款按百分比进行分配,一部分用于儿慈会“回家的希望救助项目”,一部分用于成龙慈善基金会的“贫困大病儿童救助项目”。既然1800万元是双方约定的善款分配,就不涉及善款用途更改问题。这属于双方约定,不需进行公示。 

  儿慈会称这笔1800万元支出并未提取管理费。公众不要误以为每笔支出基金会都会提取管理费,基金会是对年度总支出提取管理费的。 

  2 “做大”支出可多提管理费? 

  @周筱赟:现在的基金会可以“做大”支出(就是把善款从这家基金会转到另外一家基金会)来解决。只要总支出大了,可提取的10%管理费就可以很高,从基金会中与捐赠相关的收入中(包括利息收入)列支更多的工资和福利及行政办公支出。 

  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 

  由于本会管理成本完全由成龙会长一人支付,相当于零成本为其他捐款人提供服务,因此,相关捐款机构特别书面指定儿慈会将1900多万拨给本会的“贫困儿童大病救治”项目。本会也向相关捐款机构承诺过:善款绝不转给其他慈善基金会,也不向儿慈会支付管理费,“救活一个是一个,不以受益者人头众多为操作目的”。 

  3 善款是否用作行政开支? 

  @周筱赟:截至目前,儿慈会打给成龙基金会的1933.8万,在成龙基金会账上一共支出了896.14万。但捐款去向也有很大问题,其中只有6笔公示了直接受助人,其余的捐赠支出都是50万或200万的整数,且都流向政府部门。目前结余的1000多万是否会再打给别的基金会,再次改变用途? 

  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 

  为了不耽误GDP最低各省的病童申请救治款、保证从各省的大医院收集医疗发票原件以方便任何相关捐款人查阅,本会从2010年就开始筛选了若干“无须人员成本、热心慈善活动的地方政协和共青团组织”作为接受申请、给住院病童送营养品、整理救治档案的志愿者性质的合作伙伴。截至目前,经过若干捐款机构来查、本会自查、专业审计师彻查和首都慈善联合会调查后颁发“彩虹心”奖,证明各合作伙伴均能够将90%至100%的善款用于支付医疗费用,没有一例将善款用于行政开支。 

  专家点评 

  非公募借力公募无可厚非 

  杨团:中华儿慈会是公募基金会,成龙慈善基金会是非公募基金会,只有公募基金会才能进行公开募集,而成龙作为明星,有很多明星资源,双方发挥各自优势,合作在慈善夜共同募集到3000多万元善款,对善款进行分配无可厚非。这1800万并不算是重大捐赠项目的变更,而是履行双方约定。“非公募基金会借公募基金会帮助自己进行公募,并没有说不允许,双方在慈善活动开始前商量好如何对善款分配就行。” 

  资助型基金会缺人才 

  杨团:儿慈会是资助型基金会,主要用善款资助NGO去做公益项目。所以我们要注意,儿慈会在募款和资助过程中是否能严丝合缝。也正因为它是资助型基金会,所以工作人员很少,在募款和资助过程中,很可能出现程序不规范。 

  最近儿慈会发生的“小数点事件”显示,它自身在制度化建设上有问题:在人才上过于“抠门”,总想用最少的钱给老百姓最大的利益,这是一种传统志愿者的想法。据了解,他们工作人员工资并不高,有人放弃了外企高薪,在儿慈会只拿到外企工资的1/4。 

  监督不要采取对立态度 

  杨团:现代慈善应该专业化、职业化,要把人才分类,高层做高层的事,中低层做中低层的事。儿慈会应尽快调整体制,去掉用志愿者思想来办机构的思想,承担专业工作必须要有公益专业人士,需要有独立专家给基金会出主意。 

  最近的事情,能促使儿慈会规范制度化。社会对于基金会的监督,也不要采取对立态度,而要从帮助角度出发,帮助基金会逐步完善。 

  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闫欣雨

[责任编辑:刘帆] 上一篇文章:用户办理入网手续拟凭真实身份信息
下一篇文章:京东商城用户投诉账户遭篡改 被下单7万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