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筑政府无力全保护 学者称勿纠结成龙捐赠对错

时间:2013-04-23 08:42:00作者:奚宇鸣新闻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4月上旬,成龙要将自己收藏20年的安徽古建筑中的一部分捐赠给新加坡一所大学之事,引得舆论一片哗然。记者赴皖南古徽州(今黄山市),走进黟县、休宁、歙县、屯溪区、徽州区,探访瞻淇镇、岩寺镇、桂林镇、北岸镇、齐云山镇、渔亭镇、西递村、宏村、篁墩村、熊村、唐模村、呈坎村、关麓村、海临村、潜口村等一系列名镇名村,感受到古徽州文化积淀的丰厚和古建遗存的震撼。这里的古建遗存数量巨大,政府无力负担所有古建的保护,很多文保名单之外的、偏远山区的古建,正在自生自灭。有学者认为不应过多纠结成龙买卖捐赠古建的对错,他提醒了我们如何保护好现有的徽州古建。  

  西递村: 

  明清石板路遭遇拆路换石 

  这两天,黄山市著名摄影家张建平一直在为阻止黟县西递村中更换明清时期老石板路奔波交涉、激动难耐。 

  2013年4月16日那天,张建平接到西递村村民电话反映:西递村中的大部分明清时期的老石板路正在被换成切割整齐的新石板路。张建平马上驱车来到西递,看到40%至50%的老石板路已经没了,新石板路更换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这项工作从去年10月就已开始。 

  他看到,新铺的石板虽然整齐,板材的厚度却只有十厘米左右,原来的老板材有十五厘米以上的厚度,不少新铺的石板经游人走过后已经断裂。这些新铺的石板都来自江西九江,质量远远不如原来所用产自当地的“ 黟县青”。“黟县青”坚硬耐磨,不易碎裂,也是石雕用品的上好材料,曾经远近闻名。在当年交通极不发达的情况下,外地人都不远百里到黟县来采购这种石材。 

  “西递的价值就在于它的原生态,带有岁月痕迹的石板路也是西递整体古建文化形态中的重要部分,是这里古朴宁静生活的标志之一,怎么能说换就换了呢?” 张建平不解而又愤怒。 

  他形容一个像西递这样底蕴丰厚的村庄的模样:古老的房子是她的躯干,大树是她的长发,石板路就是她的脚。“现在把脚砍去了,就是换上了金子做的脚,那也是残疾了。” 

  张建平立刻找到村里主要负责人交涉,希望改建时尽可能保护原来的道路形态,并将现场拍到的照片及相关文字通过自己的博客、微博发到了网上,希望引起关注。第二天,点击量就超过了百万,转发超过数千条。两天后,点击量已超过四百万。 

  对此,当地村民态度不一。赞成的说:“原来的路坑洼不平,应该修。”而反对的村民认为:“现在的路不如原来的结实,古老有古老的美,也没什么不好走的!”一个叫胡凤媛的村民无奈地表示:“我就觉得原来的路好,我们不同意有什么用,事前根本就没征求我们的意见。” 

  负责此次改造工程的西递村旅游服务公司的一位副经理说,给道路换石板,是为在路下铺设电线、网络线和输水管线,原来的电线都是挂在房上的明线,当地的房子都是土木结构的,不安全。“这是上面统一安排的,你要问就去找镇里。” 

  4月17日下午,张建平又接到举报,老徽州地区另一处古文化名村——唐模村又要拆路换石板。他急忙给黄山市文化委员会的领导打电话反映,并马上赶往唐模村,坚决阻止了更换石板的行为。 

  被很多村庄更换下来的道路石板在当地古董旧货商眼中却是香饽饽。在古董店中,来自黟县的这种“黟县青”道路石板,好的每平方米价格在2000元以上,差的也能有800元至1000元。古董商说:“贵是因为黟县当地已经封山不让开采了。”而西递村中新换的来自江西九江的石板价格每平方米不到200元。 

  “没有原始的古朴、原生的状态和合理的保护,将来的徽州还有以往的美好吗?”张建平26年来一直致力于拍摄徽州古民居、古建筑,记录了十余万张徽州古宅的生存状态。 

  他希望在保护古徽州的文化遗存时多一份思考,多一份理性,多一份科学。 

  古建商店: 

  老构件老房子都有的卖 

  在黄山市的各区县,随处可以买到一对有精美雕花的明清门墩,最便宜的只要几千元。记者由黄山市区去黟县的路上,路过一个叫海临的地方,马路边几家销售古建筑构件、仿古建筑构件商店前的空地上,摆满了各种构件,远远看去十分壮观,其中有年代、雕花不同的柱础,成对的门墩,刻有纪念文字的石碑、石匾,成堆的古石牌坊上的条石,还有老宅的大门、窗棂等,应有尽有。 

  同行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其中明清时期的古建筑构件占了大多数。古石牌坊上的条石,显然来自某个古老村庄。据了解,古徽州区域内有1022个古村落,几乎每个村落过去都有石牌坊,有的身份显赫的大村,石牌坊还不止一座,上千个古村就至少有上千座制作精美的石牌坊,现在整个徽州地区剩下的石牌坊只有100多座。很多石牌坊在“文革”时期等特殊历史年代被拆毁了,拆毁的石牌坊的构件被就地掩埋、遗弃或被村民挪做他用。这些年,它们又成了文物商贩牟利的“商品”,流散到各地。 

  看到记者为这些“商品”拍照,店铺的老板认为是新来的客户,热心介绍每件套“商品”的价格,因年代的久远程度、精美程度和稀缺程度而卖到几千元、几万元。 

  在西递村,很多村民开办的古玩店中,也都在销售数量可观的各种古旧柱础、门墩以及老宅的大门、窗棂等。 

  记者表示要购买老式徽派建筑,整体运到北方,商贩满口答应“现在就有”,然后问想要什么式样、价位的。要“ 官厅”(明清时代、最晚也是民国之前的官宦人家带前后厅的大房)价格就高,最好的每幢七八十万,差点的三四十万,二三十万的也有,最便宜的几万的也有,不过那是没雕花的,“什么价位的都有,大房子‘冬瓜梁’比一抱还粗”。 

  商贩给记者看了看手机中所存的照片:“这就是一幢要卖的房子,20万左右,看看雕花多好。” 

  “能到现场看看吗?”记者问。

  “没问题,你真想买吗?想买随时可以去,不过要开车走三四小时的山路,现在黄山市周边几十公里内是没有了,都拆光了。”  

  “我要买了能运走吗?” 

  “整套房屋的木制构件都可以运走,砖头、瓦片你也不会要。我们可以帮你运到北方的任何地方。” 

  “卖房子你们当地政府能批吗?”  

  “能批,有的复杂些,不过我们能办下来‘通关证’,花些钱就行。” 

  “多少钱?” 

  “两三万差不多。” 

  黄山学院的方利山教授说,成龙捐赠的事我们不应该过多地去想成龙对与不对,毕竟那是我们法律还不健全时发生的事。这件事也给我们提了醒,就是如何做好现在的事。 

  “城镇化的结果,使得农民向往小城镇、小城镇的人向往大城市,徽派古建先天性的缺陷和年久失修,也让有些居民不愿再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边远山区的村民对古民居价值又不了解,这就给了一些古建贩子以可乘之机。对一些没进入保护范围的民居、古建和古建材料、构件只要给钱就卖。” 

  猪栏酒吧: 

  旧瓶新酒,名扬海外 

  西递村东仁让里,一幢在西递村中显眼的明代的三层建筑,却有着一个独特的名称和很高的知名度——猪栏酒吧。 

  约十年前,一对来自上海的青年诗人花了不到十万块钱买下了这幢房子准备“隐居下来”。这里后来之所以称“猪栏酒吧”,是因为房子前面就是一个猪栏。 

  俩人投资近百万将其彻底改造。起先,这里仅供亲友小聚,后来名气大了就开始对外经营,来客以中外艺术界人士居多。再后来,这里的客人90%以上都来自海外,基本上都是网上预订。房屋的大门终日紧闭,甚至没有一块牌子。“就是怕游客打扰这里住店的客人。”工作人员说。 

  其实,整个酒吧内公共活动空间很大。一楼有两间传统徽式布置的单间客房,一间含有独立客厅和怀旧铁床的双人套间及一个微型酒吧,有徽州民间传统的柴火灶台,木头锅盖传出家的温馨;二楼设有一间含有独立观景客厅和藤床的怀旧乡村布置套房,两间含有景观窗口的乡村布置的单间客房及可以自由上网、自由听音乐的书房、音乐厅和露天阳台;三楼是敞开式的观景台。创意独特的设计布局和完善的生活设施,极好地摆脱了徽派建筑外观美观但采光不好、生活区局促、无上下水、无卫生间等弊端。 

  也因此,这里的五间客房都房价不菲,最高的每天800多元/间,最低也要每天300多元/间,在每年的四五月、十月的旺季,天天客满。 

  而猪栏酒吧主人对徽派古建筑改造利用的尝试,也得到了黄山市官方和民间徽派古建保护人士的一致推崇。

[责任编辑:刘帆] 上一篇文章:校园惨案接连发生引深思 8成人痛感同学关系淡漠
下一篇文章:取消公费不减考研热度 专家呼吁先要回归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