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文化资讯

打破医美“魔镜” 超六成受访大学生拒绝审美被定义

时间:2022-07-01 09:22:00作者:罗希 程思 王军利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虽然常被夸奖漂亮,东北农业大学的田梓悦却直言自己无法与“素颜”和解,陷在和同龄人比较后的“容貌焦虑”中。她曾将希望寄托于医美,却因其背后的风险、高昂费用等问题,难以迈出那一步。对此,田梓悦常常问自己:“怎样的自己才算漂亮呢?”

  脸上顽固的痘坑、痘印是就读于华东理工大学的郑泽其始终挥之不去的烦恼。面对社交平台上铺天盖地的医美宣传,他对自己脸部的“不完美”更加敏感了。“通过医疗美容祛痘印”的想法在心中萌动,在权衡价格、口碑、位置等因素,通过社交媒体、电话咨询反复对比后,郑泽其选定了一家医美机构,开启了自己的“医美之路”。

  随着医疗技术的革新和“颜值经济”热潮席卷,越来越多医疗美容项目闯入年轻人的视线,各大社交平台不乏对医美的“种草”或是“避雷”评价,医美体验者也逐渐呈现年轻化趋势。基于此,中国青年报·中青校媒面向全国各地大学生开展问卷调查,共回收1049份有效问卷,结果显示,36.89%受访大学生表示自己或亲友有过医美经历,63.39%受访大学生未做过医美,未来也不想做。

  医美初体验:价格不菲却难达预期

  虽然高中就对医美项目有所了解,但这颗种子一直到大三才开始发芽。返校后的王梓彤觉得自己的皮肤很干,用什么护肤品都没用,就动了做医美的念头。在浏览了数十篇医生发布的科普视频、科普文章后,她把目光锁定在了水光针上。“水光针是一个有创口的项目,但是相对安全,也比较适合我的需求。”决定好尝试的项目后,王梓彤按照网上科普贴的步骤查询当地有资质的医疗美容机构。综合对比后选定了一家整形医院。

  “但无论是客服人员还是咨询师,看起来都不是很了解专业的医美知识,只是无休止地推销产品。”王梓彤说道。正式打针前,王梓彤向工作人员确认了有关药剂的相关信息,包括药物编号、正品认证、有效期限等。“等麻药起作用了,就开始打针,我选择的是‘机打’,一台大概有30到50个针头的机器在脸上注射药液。”王梓彤回忆起自己打针时的体验,“操作结束后,我的脸看起来有些红,还有轻微的出血。”

  中青校媒调查结果显示,受访大学生中,37.88%通过自己查询后尝试医美,28.79%由家长带去做医美,12.12%是经朋友推荐,7.58%在网红、博主的“种草”下开始尝试,4.55%通过相关机构宣传接触医美。

  结合医生的诊疗意见、网络上的攻略及自身预算等因素,郑泽其最终选择了通过激光点阵治疗痘坑。据他介绍,该方案实际上就是通过激光破坏一部分肌肤组织,激发皮肤屏障的自我修复作用以达到修复目的,但是存在恢复周期长的缺点。“整个过程虽然打了麻药,但还是能感觉到疼痛,做完激光脸都肿了起来,需要医生用冰敷的方式帮助消肿。而术后的恢复过程也比较麻烦,在结痂之前要避免阳光直射,结痂之后也要注意防护,注意饮食,避免影响恢复。

  去年4月,华中农业大学的赵洋经朋友介绍,在一家连锁医美机构进行了双眼皮全切手术。“总共大概花费了1.1万元。”比起隆鼻、削下巴等项目,割双眼皮虽然相对常见,技术相对成熟,但赵洋还是慎之又慎:“同学中也有一些失败的案例,比如术后恢复不好导致红肿、手术痕迹明显等。”赵洋说,虽然手术的时间比较短,眼部消肿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而完全恢复大概要10个月。“恢复期要避免吃辛辣油腻的食物,避免熬夜,还要经常向上看以促进眼部的恢复等。”

  同样好不容易平稳度过恢复期的郑泽其却直言这次医美并没有达到满意的效果:“祛痘坑的效果比较一般,医生说需要反复、多次地治疗,才能起到慢慢改善状态的效果,但多次的医美治疗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他表示,在上海进行一次激光治疗需要1000元以上。此外,在恢复期的限制下,他正常的工作生活节奏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被“绑架”的美:是真需求还是容貌焦虑

  “我觉得现在的容貌焦虑还是挺严重的。”田梓悦表示身边有很多同学和朋友想要尝试医美项目,“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心态,觉得自己不够美,希望通过医美的技术手段来进行调整和改善。”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迟毓凯表示,因为医学美容的发展,以及各方面的减肥案例等宣传,会给人“形象可以通过自我努力加以塑造”的观念。同时,将容貌与金钱、努力等内容挂钩,“这样的话如果一个人不美丽,就暗含着这个人没钱去美容,懒惰、控制不住食欲,就意味着他意志力薄弱……这样的营销暗示更加容易催生人们的容貌焦虑。”

  尽管一直关注相关的信息,田梓悦仍然没有去体验医美项目。“其实最重要的就是担心有风险。”田梓悦说,“尽管很多医美机构都表示技术很成熟,但还是有很多失败的案例,而且出现问题之后很难修复。”

  就读于上海海洋大学的杨楠茜也正饱受痘痘困扰。“特别是一到夏天,脸上的皮肤爱出油,成片的痘痘又痛又痒。”已有3年“战痘失败”经验的她将目光瞄向了医美,“常规的补水控油护肤品在我脸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一些网上‘风很大’的祛痘产品我也都试过了,痘痘还是不断地冒出来。”在朋友的“安利”下,美容院的“针清”项目让杨楠茜颇为心动:“听起来比祛痘产品靠谱儿。”杨楠茜直言自己“祛痘”的心情非常迫切,假期一到,她便在朋友推荐的美容院办了卡。“满脸的痘痘经常让我挺自卑的,不敢上台发言,不敢和别人对视。”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42.19%受访者希望通过医美解决青春痘、过敏等皮肤问题,25.26%希望通过手术让面容或身材变得更好,23.70%想利用医美保护皮肤、延缓衰老,6.25%因为意外或先天所造成的容貌缺陷而选择做医美。

  龙剑虹并不主张第一次去医美机构就进行手术,也劝告大家不要轻易相信医美广告的宣传。在决定做医美前,必须仔细比较,充分考虑。选择合规合法的医院的相关科室或者医疗机构,确认进行手术的医生必须持有效的行医资格,并且考察其是否可能超范围经营。“国家分级医疗管理里对不同的项目有明确的要求,医美机构的资质也可以到官方网站进行查询。”龙剑虹提示。

  审美自定义:用自信涵养不变的美

  打水光针前,王梓彤没敢和家人分享自己的计划,等到全部恢复后才和家人分享了这段经历。回想自己的医美“初体验”,王梓彤形容“自己的每一步都进行得非常谨慎。”现在,王梓彤陆续体验了不同的医美项目。在她看来,部分医美机构在网上的评价“滤镜过重”,需要谨慎辨别。

  针对现有医美市场存在的问题,中青校媒调查显示,73.59%受访者认为一些看似成熟的医美项目其实风险很高,61.01%表示一些医美机构资质不足,损害就医者的健康,56.34%表示医美出现医疗事故后维权难,50.24%认为一些医美机构宣传夸张,与事实不符,48.52%认为一些网红、博主宣传夸张,与事实不符,47.09%表示一些医美项目效果有限,白白烧钱,43.85%认为一些私立医院和美容院会一步步诱导用户做更深层次的医美项目,40.61%提到一些违规机构会通过美容贷等方式套取资金。

  针对近年来过度医美、整形纠纷、美容贷等问题,龙剑虹认为医美应该回归到“以医疗为本质”。“具体来说,医生是以帮助患者解决问题为目的,而不是选择忽视问题甚至只以盈利为目的。”基于这样的理念,负责任的医生会严格按照“交流充分——术前准备——知情同意——术前拍照——换药恢复”等流程规范进行,“特别是外科很多项目是不可逆的,任何一步都容不得半点马虎。”龙剑虹说。

  据郑泽其介绍,现在医美机构的宣传多种多样,医美信息多而繁杂,让人眼花缭乱。王梓彤也用“高价、有效果、有风险、市场鱼龙混杂”形容自己眼中的医美市场。调侃自己“钱包尚薄”的她将医美定义为“不太日常的保养方式”。相比尝试不同的医美项目让自己的皮肤状况得到改善,现在的王梓彤更关注自己的生活习惯。“如果感觉皮肤干,就考虑是不是喝水少了,是不是应该加强运动了。”

  王梓彤身边有不少同学尝试医美项目,她也经常在网络“冲浪”的时候看到有人做微调等整形项目。在刚刚了解医美这个行业的时候,她也曾希望通过医美手段让自己“变得更加完美”,但现在的她已经彻底告别了这样的想法,“我非常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

  虽然手术的结果比较契合自己的预期,赵洋却表示不想再做其他的医美项目了。“现在医美市场还是比较乱的,像一些私人的医美机构非常多,但如果出现问题的话真的很难有保障,维权也比较麻烦。”赵洋提到,很多医美手段尚不成熟,不同人之间的效果也存在差异,和手术细节、个人体质都有关系。”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还是要理性地看待医美手段,不能盲目跟风,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龙剑虹提醒,医美绝不能一时兴起、说做就做,需要考虑诸多因素。“首先,考虑医美需求是否切切实实必要,并且医美项目是否能够帮助实现变美的期待;其次,考虑身体条件是否符合手术要求,患有基础疾病、正在服用激素或者存在某些既往病史的人都不适合做医美。”龙剑虹认为,“美容手术只是锦上添花,通过医美不可能达到和别人一模一样,对待医美要保持客观健康的心态。”

  “很多女孩子总是反复地审视自己的外表,觉得自己有修复不完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不好的。”在田梓悦看来,不少人陷在自卑的泥沼里,“做医美可能也解决不了容貌焦虑的问题,甚至会加重内心的失落感,更重要的是爱自己。”田梓悦认为,医美技术的用途在于帮助外表有缺陷的人摆脱自卑等心理问题,而普通人更需要的是包容自己的“不美好”,为自己的“独一无二”而自信。

  面对容貌焦虑问题,迟毓凯建议大学生,首先应当调整自己对美的认知,正确认识美,年轻人在适当程度上进行美容、医美项目可以接受,但这并不是解决人生发展道路的长久之计,自律的作息、健康的生活方式、得体的衣着妆容都能帮助大学生变得更好。“人的魅力的最终来源并不是美貌。‘腹有诗书气自华’才应该是大学生更为重要的追求。有幸福感的人并不一定是美丽的人,而是觉得自己美丽的人。

  (受访学生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晓]
电子报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2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