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撞人or好心施救?看公诉人怎么办

时间:2017-06-06 09:23:00作者:新闻来源:国家公诉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认定 

  2016年11月20日18时50分许,犯罪嫌疑人李某与妻子叶某、儿媳蒋某、朋友吴某等人共进晚餐,席间李某饮酒。后李某无证驾驶未经检验合格三轮摩托车,途经一路口时碰撞行人朱某。经鉴定,李某血液中乙醇含量为210.47mg/100ml,被害人朱某的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经认定,李某负事故全部责任。 

  “交通肇事,挺简单的,薄薄的一册卷宗,应该走快速办案通道,一两天就结案诉了吧。” 

  公诉人瞄了一眼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不由松了口气。 

  且慢!细细看过卷宗, 

  其中尚未诸多疑问…… 

  定罪证据到位了没有? 

  按照证据规则,只有犯罪嫌疑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印证,就不符合“证据确实、充分”的起诉标准。 

  由于案发于夜间的乡村街道,事故时除李某的亲友在李某所驾车辆前方十几米同向行走之外,现场无其他目击证人。 

  被害人陈述证实只是感觉背部被撞了一下就晕倒了,连被什么东西撞的都不知道,也就无从证实是什么人的行为所导致。 

  犯罪嫌疑人李某在案发当晚被传唤到派出所时仅承认自己酒后驾车,一口咬定自己是路过现场时看到朱某受伤躺在地上,出于好心才招呼妻子叶某将朱某送往卫生院。公诉人在审查讯问同步录音录像时,还发现李某大声嚷嚷,埋怨办案人员冤枉好人。在传唤次日的笔录当中,李某承认因车前大灯故障且事故时下雨,未能看清路况而碰撞被害人。 

  叶某、蒋某、吴某的证言均提及,虽然事故时就在碰撞现场附近,却不知道事故是怎么发生的。 

  有较强证明力的是证人王某的证言,其证实在离现场约一百米的家门口休憩时听到一辆摩托车的马达声由远而近,然后听到现场位置“砰”的一声碰撞声,马达声停止,过了数分钟而没有动静,其上前察看,看到李某站在车旁,朱某躺在车前方的马路上,车前大灯昏暗,仅灯丝红红的。他问李某怎么回事,李某回答撞到人了。王某拨弄了一下前大灯开关,说了句“车灯这样怎么还敢开!” 

  王某的证言似乎印证了李某的有罪供述,但李某在供认肇事撞人的同时,却辩解事故发生后根本没有看见王某出现在现场,也就不存在与王某之间的言语交谈。且检察官审查发现王某是被害人的邻居,作证时间是事故发生约三个月后,而且是被害人的亲属主动向办案民警提供的证人线索。 

  “是否存在王某帮助被害方作伪证的可能?” 

  “难说!” 

  “有没有现场痕迹、监控视频等客观证据来支撑证明体系呢?” 

  “也没有。” 

  公安机关出具证明证实案发当天现场附近的监控探头由于维修而未正常工作,卷宗内的涉案车辆照片也未体现任何碰撞痕和血迹,现场勘查过程未发现路面有可疑碎片、刹车痕迹,鉴定中介机构对涉案车辆技术鉴定还证实“前大灯工作正常,符合技术规范”,明显与犯罪嫌疑人供述及证人证言相矛盾。 

  叶某的行为得给个说法 

  叶某在事故当晚就被通知作证,证言中其称晚饭后其搭乘丈夫李某所驾驶的三轮摩托车,经过事故路段时看到路边躺着一个人,于是提醒李某停车查看,李某出于好心而出手施救,其还埋怨李某多管闲事。 

  李某于次日供认了肇事经过并被拘留后,民警又找到叶某进行了两次询问。叶某改口承认自己事故时不在李某的车子上,之所以在第一份证言中那样说,是因其开始作证前在派出所办公室门外听到了李某的叫嚷和辩解内容,为了帮李某开脱责任,其捏造了自己搭乘李某车辆及事故与李某无关的事实。不过,叶某在改变部分证言内容的同时,仍然坚持说自己未与李某商量串通,而且确实不清楚事故是否李某驾车所导致。 

  如果最终查明确实是李某肇事撞人,叶某的行为则已经涉嫌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五条 

  在刑事诉讼中,证人、鉴定人、记录人、翻译人对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故意作虚假证明、鉴定、记录、翻译,意图陷害他人或者隐匿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三百一十条规定: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国古代刑律中有“亲亲得相首匿”的相关制度,若单从人伦角度考量,该制度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这些都是封建法制的内容,新中国刑法并未予以延续规定,当今世界各国的刑事法律也普遍不予认可。但毕竟本案中叶某所包庇的罪行不是杀人、放火类重罪,而是交通肇事、醉酒驾驶等轻罪。办案中既要以法律为准绳,还要兼顾民间情理、传统伦理。要不要追究叶某的罪责?这可是个纠结的问题。于是我们这样做 

  一、补充完善证据 

  与侦查人员共同前往案发现场实地查看,直观体验现场特征,解决因部分细节不明而存在的疑虑、困惑,理清补充取证思路。及时与办案民警沟通,问询了解现场勘查过程,发现民警在装订卷宗时遗漏了两张照片——涉嫌肇事三轮摩托车在事故现场的局部特写,一张体现凝聚有雨水珠的挡风玻璃外侧有一处十几厘米见方的区域未附着雨水珠,经侦查人员当场试验比对,与人体皮肤刮擦后的特征类似,另一张则体现该痕迹区域距离地面的高度未超出被害人的身高范围——两张照片补上了证据链条上的空白。 

  在讯问犯罪嫌疑人李某的同时,自行补充询问了吴某、王某、蒋某和叶某,前后制作了5份笔录,排除了言词证据细节上的种种矛盾和合理怀疑,形成内心确信。在对细节的一连串追问之下,李某、吴某与叶某一致承认了几个关键事实:事故发生时吴某与叶某均有察觉,立即转身走近现场,李某告知吴某和叶某事故系其行为所导致,叶某边责骂李某不听劝阻酒后驾车而闯祸,边协助将被害人送往当地卫生院抢救;途中,李某要求叶某不要声称,并统一应对口径,将肇事撞人说成好心施救。通过完善证据,还原了事实真相,为准确定性、合理制定处理方案奠定基础。 

  二、确保办案效果 

  “公诉人要通情达理,但不能滥情、矫情、煽情,所有处理意见都应该在法度内权衡效果”,本案的处理结果如下: 

  (一)李某的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和交通肇事罪,属于吸收犯,按交通肇事罪一罪提起公诉。其醉酒驾驶、无证驾驶、驾驶未经检验合格车辆、明知车辆安全装置不全而驾驶均作为从重量刑情节评价,其认罪悔罪、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谅解均作为从轻量刑情节评价。建议法院在法定刑幅度内从轻处罚。 

  (二)叶某在侦查阶段三次作证均对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故意作虚假证明,严重妨害司法秩序,为发挥法律的教育、引导功能,有追诉必要。鉴于其已认罪悔罪,且无违法犯罪前科,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无串供串证风险,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需要其照料,决定对其取保候审,以伪证罪提起公诉,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新修订的量刑指导规范,建议法院对其适用缓刑。 

  (三)吴某在侦查阶段作证时未如实提供证言,但情节显著轻微,不认为是犯罪,予以口头批评教育。

[责任编辑:张梦娇] 上一篇文章:打击毒品犯罪,上海检察"亮剑"出招!
下一篇文章:把握证据出示方式,提升公诉举证能力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