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说案子感觉"够"但证据"软"时,是在说什么?

时间:2016-12-02 14:26:00作者:刘哲新闻来源:国家公诉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当一个人说这个案子感觉“够”,只是证据上有点“软”。他在说什么? 

  实际上,他在说司法直觉和司法理性的关系。 

  到底是跟着“感觉”来,还是根据证据来,直接关涉到正义的判断标准。这个事得好好说说。 

  事实上,这个“感觉”也并非凭空而来,也必然有一定的证据依据。只是在填补证据之间的漏洞上,使用的更多的是经验而不是逻辑。 

  司法官凭借经验,这有错么? 

  首先要看看到底什么是经验。 

  经验并不等于时间:经验需要时间,但是时间并不必然产生经验,经验是多次实践获得的技巧和知识,也就是司法经验至少来自于大量案件的办理,这是一个前提。 

  经验并不等于办案多:办案多也并不等于经验多,经验还需要去伪存真、还需要总结、提炼,办案质量过硬、善于总结,才能叫做经验,否则只是经历。 

  经验既包括办案技巧,也包括人生阅历,是从司法规律和人性洞察的角度综合的考察案件,很多时候确实也符合司法的规律,可以做到十拿九稳。而且可以极大的提高办案的效率,可以迅速的做出判断,因此也往往被称为司法直觉。 

  但是经验和司法直接也有很大局限性,它是从已知推未知,必然有一定的风险,尤其是在经验没有及时更新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心理学家尼尔·卡尼曼说:“在一个迅速变化的世界,从经验中得到的教训容易把我们带向错误的方向。由于变化的速度在加快,我们的环境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这使得我们在判断想法时,凭直觉变得不那么可靠,我们越来越需要对分析给予重视。因此,招生人员、法官、情报分析员、股票经纪人等,并不能从经验中获得太大收益。” 

  因此,我们还需要有证据规则,以及据此形成的司法理性。比如,证据合法性原则、传闻证据法则等等。司法需要经验,但不能过于相信经验,在疑难复杂的案件中,存在很多新的情况,即使以往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但也不会有完全一样的案件,案件的特殊性要予以充分的考虑。 

  司法直觉与司法理性各有所长,但作为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要慎重选择。 

  司法直觉比较直接,将经验转化为条件反射,可以提高效率。在侦查过程中往往需要及时做出判断,比如在抓捕嫌犯、做出应急反应时候就需要当机立断,司法直觉就非常适合。司法直觉即使对于检察官和法官也是有用的。但是用处并不相同,比如审查逮捕阶段,由于时间较短,侦查尚未终结,证据没有完全到位,而且采取的主要是强制措施,并非最终司法决定,正因如此,法律要求的证据标准也低于起诉和审判的标准,这也为司法直觉留下了空间。从刑事诉讼的流程来看,从立案、侦查、逮捕、起诉到审判,证据标准是逐步提高的过程,也是一个从司法直觉逐步过渡到司法理性的过程,由于诉讼进程的推进,有一个审慎程度逐步提高的问题。 

  司法直觉对于起诉和审判阶段同样有用。因为所谓法律真实并不是100%的真实,存在认识能力和侦查手段有限的问题。在此基础上进行证据上和逻辑上的分析,都要有一个下决心的过程。在大陆法系就是自由心证,自由心证说到最后还是需要内心的确信,有时候在纷乱当中,就需要司法直觉来下这个最后的决心。 

  但是司法直觉的问题在于它缺少过程,就像做数学题,只有结论,这就不好演算,不好判断这个答案是怎么得出来的,一旦发生错误,都不知道错在哪里。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司法直觉容易受到情绪的左右,因为没有过程,是一种综合判断直接得出的结论,很容易掺杂个人的情感,比如对某种罪行特别的厌恶,对被害人深切的同情,当这些情绪投射到嫌疑人身上的时候,就容易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因为这种义愤就产生了一种杀之而后快的急躁情绪,从而人为降低了证据标准,但是由于这一切都混杂在经验的大幕之后,所以本人也浑然不觉,误以为这就是经验。但是情绪并不是经验。 

  还有就是成功者的诅咒。有经验的人,确实很多是成功人士,也有很多成功的经验,但很多成功的经验一旦固化,容易成为思维定式,不容易跳脱固有的思维框架,去思考一个新的问题,容易被自己的成功绑架。他们往往觉得这事我办过啊,原来也能判啊,现在怎么不能判啊?但是司法在进步,证据标准在提高,成功的经验也会不进则退,原来能判的现在不一定能判,很多法律标准也在修改,社会的观念也在更新。 

  这样并不是说,司法直觉没有用,就只有司法理性有用,而是说不要走极端。如果司法理性走向极端,也容易产生唯客观证据论、唯直接证据论。凡是杀人案,就要问有没有客观证据,就要问有没有血衣、指纹、DNA,没有的话,其他的就不用说了,也不管其他间接证据能不能形成证据链条。或者是看,被告人有没有认罪,没有认罪,或者翻供,再加上没有客观证据,就肯定不能定了。其实,也不能一概而论。因为,证据标准并不是机械的,并不是所有的案件都有一大堆证据,都是完美无缺的。有很多案件都有很强的隐蔽性,比如毒品案、密室杀人案,这些案件几乎没有什么目击证人,反侦查能力很强,并不会留下那么多一目了然的证据,但是如果我们缜密的侦查,还是可以通过外围的证据,通过挖掘证据的细节,从而得出定罪的结论。但是如果你按照完美的证据标准,这些案件可能都定不了。但是如果引入司法直觉,我们可以通过发现证据间隐蔽的联系,从而下定决心。 

  在坚持司法理性的同时,还要有一点司法勇气,敢于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对自己的业务能力足够自信,并且相信组织不会冤枉一个尽责的司法官,就是对司法体制要有信心。只有这样,我们在坚持司法理性的时候,才不会畏首畏尾。 

  司法直觉与司法理性其实是法律思维的一体两面,不可偏废。

  (作者系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公诉部员额检察官)

[责任编辑:刘帆]
上一篇文章:公诉工作何以实现“三突破”
下一篇文章:13名中国船员遭杀害,湄公河案公诉意见书今公开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