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 直播 | 访谈 | 检察 | 评论 | 法治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近日,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产妇马某坠楼身亡。有报道称,产妇由于疼痛两次走出分娩中心想剖宫产,但家属坚持顺产,医院三次通知家属均被拒绝。但是,家属表示事实是丈夫已两次同意进行剖宫产,均未果。目前,国家卫计委回应要依法严肃处理。人们在关注此事件进展的同时也提出疑问,难道自己不能决定怎样生孩子吗?患者亲属签字制度又是遵循的哪条法律?

gdzy.gif
 

在医疗过程中,医院和家属都应当充分尊重患者本人对手术签字、身体处置的权利,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既然“我”现在说的话都不能认为是“我”自己做的决定,为啥“我”之前签的授权就能认为是“我”的授权呢?

 

产妇的坠楼自杀,唤醒我们对女性权利的新认识——分娩方式由产妇选择的权利。女性权利的抗争道路,任重道远。

选择哪种方式生产 应以产妇本人意见为准

  

  该起事件争议的核心焦点是:产妇对于剖腹产到底有没有决定权?

  首先,《授权委托书》的法律效力基础是源于民事代理法律制度,也就是说,第一,本人可以自行也可委托他人代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第二,本人可以随时撤销对代理人的授权;第三,即便委托了代理人,本人的权利也并没有因此而灭失,其本人仍有权继续实施该行为,并且其意思表示是第一顺序的。代理人的权限源于被代理人本人,代理人和被代理人的意思表示有冲突时,应当以被代理人本人的为准。

(资料图)

  在产妇生产过程中,如果要对产妇实施剖宫产手术,首先应当征得产妇本人的同意并签字;如果有不宜向产妇说明的情况,或者产妇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或者因病无法签字时,应当由法定代理人或其授权的人员签字。也就是说,产妇对于自己要实施的剖宫产手术有知情权也有选择决定权,当产妇本人能正常表达个人的意思时,应当尊重本人的意愿。即便委托了家属,本人仍然可以发表意见,家属的意见与本人的意见不一致时,应以产妇本人的意见为准。

  很明显,医院的说法是对“授权委托书”内容的误解。在医疗过程中,医院和家属都应当充分尊重患者本人对手术签字、身体处置的权利,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详细

难道一个人反要被自己签署的授权框住?

  

  我认为院方关于“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的说法并不合理,虽然产妇之前签署了《授权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但产妇丈夫的授权是产妇赋予的,后来产妇本人要求剖腹产,她的要求是在她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做出的,应当认为是她自身的意愿。在认定同样个体做出决定的效力时,应该认为后做出的决定能覆盖前做出的决定。授权书在法律层面上不会被认为能对抗产妇自己的意见,授权书并不能将产妇的意见排除。因此,院方应该听取产妇本人的意见,本人意见永远大于其家属意见。

(资料图)

  退一步说,院方提出的“产妇本人未撤回授权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的说法,于情于理也都说不过去。授权本身是依托在产妇的决定上,那之后的剖腹产同样是产妇的决定,为啥院方就不尊重了呢?其实这和你让人证明“你就是你”一样的道理,既然“我”现在说的话都不能认为是“我”自己做的决定,为啥“我”之前签的授权就能认为是“我”的授权呢?

  不管怎么说,一个清醒的人都不能为自己做主,而是得教条式地受约束,还是被自己签署的“围墙”所框住,后决定改变不了前决定,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详细

女性何时才能夺回自己的子宫?

  

  产妇的分娩方式,不能由家属决定。

  新闻中的家属,在《产妇住院知情书》中写道:“情况已知,要求经阴道分娩,谅解意外。”这个签字意味着,如果因为顺产而发生的任何意外,家属是不会找医院麻烦的。

(资料图)

  如果产妇没有权利选择分娩方式,她充其量只是一个生育工具,她的存在价值就是子宫的存在价值。医院将生产选择的权利给了家属,这项处理权利设计的背后,缺乏对产妇的人文关怀,缺乏尊重产妇的生产意愿。

  虽然目前法律上没有对产妇分娩方式做出明确的规定,但这项权利的选择,可以借鉴生育权的法律规定设计。以往很多男性讨论,老婆私自流产了,居然会告上法庭要求老婆支付精神损失费。但法律确认生育权是女性的权利,女性有权利决定自己是否生育,有权利决定什么时候生育,还有权利决定怀孕后是否流产的权利。

  产妇的坠楼自杀,是无助,是绝望。她用血淋淋对抗的方式,唤醒我们对女性权利的新认识——分娩方式由产妇选择的权利。我们在悲痛中祭奠她的灵魂,女性权利的抗争道路,任重道远。【详细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