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省省吧,几千亿呢

时间:2012-03-08 10:12:00作者:冯雪梅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我掰着指头,想数清楚千亿后面究竟有几个零,结果发现手指头不够用。或许,财富多到一定时候,真的只是概念。不过,要是你知道“如果我们紧一紧、省一省,作风方面稍微改进一下,一年省几千亿元不成问题”,还会不会无动于衷?

  说这话的是全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这位前审计署审计长,对财政支出以及公务消费中的乱象,了然于心,所以才会说“现在铺张浪费之风没有得到根本遏制,有的地方和部门花钱还是大手大脚”。

  这事儿,人所皆知,官员们更是明白,可好像就是没力法。贵州省副省长慕德贵就说了大实话:“管资金分配的官员下来,你让他自己去餐馆吃饭,到了贵州却让他喝米酒,那不是得罪人嘛!”尽管慕省长去美国签订友好城市协议的时候,文本一交换就被对方市长打发走了,可他知道,这在中国“不可能”。

  不可能的结果有目共睹。政协委员林嘉騋就被两个数字搅得寝食不安,一个是九三学社在提案中列举的目前全国一年公款吃喝的开销:3000亿元;另一个是媒体报道的贵阳市某区政府一年喝掉的茅台酒数:1200瓶。当过省政府副秘书长的林嘉騋对公务接待很是头痛,“比阔气,讲排场”,“每次到地方检查工作,陪同的人超过我们好几倍”,大约他也知道“禁止使用公款消费茅台酒”的提案未必就是治本之道,可在现实条件下,恐怕只能想些“见招拆招”的应对之策。

  有钱随便花,没钱借钱花。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是贫困的地方,公务招待越舍得花钱,“他们可能觉得酒杯一端,什么事都能解决”。于是,就有了一些地方不惜花血本去戴一顶“贫困县”帽子的怪诞现象。

  因而,也就陷入痛斥铺张浪费,却又身不由己的官场怪圈。对此,纳税人除了愤怒郁闷之外,毫无办法。相比几千亿的抽象概念,人们对生活里的“小事”更有感触。

  比如,有人核算过,只要花2.5元,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就能吃上像样的午餐。那些饿着肚子、营养不良的孩子们,不会认识公务招待上的燕窝鱼翅,但是,160亿元的财政补贴,就能让2600万名农村孩子受益。

  比如,尽管提高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去年全国的个税收入依然增至6000亿元。要是与公款吃喝的费用相冲抵,每个纳税人起码能少缴一半税。

  对于一个拥有10.37万亿公共财政收入的政府而言,“钱不是问题”,怎么花钱却成了大问题。尽管公开“三公”消费在逐步推进,2010年到2012年,一般情况下按照零增长来安排“三公”经费,去年还压缩了2%公务用车购车经费,可这些,离彻底遏制政府花钱大手大脚,离老百姓的预期都还相距甚远。

  说到底,还是花别人的钱不心疼。公款吃喝难管,不排除文化传统、人情世故的影响,更多是制度设计不到位。谁都知道,花别人的钱办自己的事最舍得大方。既然反对铺张浪费已经成为共识,对“乱花钱”怒斥的代表委员越来越多,那么,在纳税人尚不能决定税收去向时,就请你们替大家伙儿看好钱袋子,在每次审议政府的财政预算报告时,仔细认真些,别总说看不懂,对那些大而化之的项目视而不见。你们有权对不该有的花销大声说“不”,也完全可以决定几十亿元是喝了茅台,还是给孩子们买了校车。

[责任编辑:于潇] 上一篇文章:[新京报]官员财产公开立法该"破冰"了
下一篇文章:[长江日报]低标准学雷锋未尝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