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治理民间借贷乱象宜疏不宜堵

时间:2012-03-21 07:35:00作者:费雪新闻来源:广州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费雪 (财经评论员)

  大禹治水,成功在疏而不是堵,针对民间金融乱象,放开利率与行业准入才是正途。

  民间集资复杂性再度浮出水面,而温州立人集团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再度引人关注。据媒体报道,2011年年底,曾在当地名噪一时的温州立人教育集团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民间借贷债务,引发当地恐慌。而近期有消息人士表示,立人崩盘前集资数亿还官员,这一行为被指斥为“让领导先走”。

  且不论这一消息是否完全属实,但类似情况却属“情理之中”。首先,民间借贷在温州等地的普遍性有目共睹。在去年温州企业跑路潮密集曝光时,曾有官方报告说当地9成居民涉及民间借贷。数据或有过高之嫌,但可见,官员涉事的可能性显然存在。

  其次,近些年信贷环境紧张,信贷资源成为稀缺资源,不少民间借贷往往寻求来自体制之内资金,此前不少新闻已经曝光当地银行涉及民间借贷,算是公开的秘密。

  回头来看,为何民间借贷风生水起?究其本质,仍是一种价格双轨制的变体:一方面通货膨胀高企,另一方面官方利率被人为压低,导致体制内个体享受大量廉价资金(如国企与不少地方政府),而体制外企业则常常绝缘于正规金融体系(如不少民企与中小企业)。近些年的货币政策从紧使得信贷双轨制的恶果更为明显,存款准备金率畸高,地方政府债台高筑,而不少民间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

  在实际处理中,民间借贷往往被一刀切划归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甚至集资诈骗,这些罪名最高可以判处死刑。然而理性来看,民间借贷几千年一直合理而合法地存在。近些年在负利率环境下,民间资本寻求合理回报而进入民间借贷领域在江浙已相当普遍。监管层不能以炒作、投机简单定性,更应该反思制度环境:诸多不合理宏观因素,体制内的高额利率价差导致了巨大的套利空间,导致了不少人都处于违法边缘,而选择性执法又成为新的腐败、寻租工具。

  一言以蔽之,民间借贷是危险的游戏,也是权利不对等的逐利。如某些官员可以明目张胆借利率双轨制牟利,而吴英等民间人士却可能付出生命代价。

  大禹治水,成功在疏而不是堵,针对民间金融乱象,放开利率与行业准入才是正途。温家宝总理在“两会”期间回应“吴英案”时即表示,这件事情反映了民间金融的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还不适应,他表示,“我们应该引导、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使其规范化、公开化,既鼓励发展,又加强监管。”温总理还透露,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监会正在积极考虑将温州的民间金融作为综合改革的试点之一——比起用重典等手法,笔者相信这是一个更为合理的开始。

[责任编辑:于潇] 下一篇文章:[广州日报]"本应涨700元"与"逢涨必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