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悦读"的"姿势"

时间:2012-04-23 05:41:00作者:向贤彪新闻来源:人民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从一定意义说,一个民族的发展史就是它的阅读史,一个人亦如此。

  在德国,孩子从出生就有婴儿书陪伴。当然这些书大都是塑料书或者是布做的,孩子可以把书带进浴缸,看小书漂浮。这是孩子阅读的第一块基石。

  犹太人将阅读置于很高的地位。他们会在书上涂一层蜂蜜,让孩子生下来就知道书是甜的;他们还喜欢将书放在枕边和过道上,可随时翻阅。有资料说,每4500个犹太人就拥有一个图书馆。以读书为乐已经深深融入犹太人的血液里,也使他们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光芒四射。据统计,从1901年至今,全世界共有800多人获得诺贝尔奖,有犹太人血统的就占了近1/4,而犹太人数量不到世界人口的3‰。

  中华民族也是一个酷爱读书的民族。唐代刘禹锡的诗句“数间茅屋闲临水,一盏秋灯夜读书”,让人感受到阅读时的闲适与宁静。“青灯有味似儿时”,是南宋陆放翁追念儿时读书的情景。至于流传千古的“凿壁偷光”、“囊萤映雪”等典故,“头悬梁,锥刺股”式的苦读,那种对书的迷恋让人心生敬畏。

  将中外读书情形做一番比较,不免让人心生遗憾:有时我们过于强调“苦学”而忽略了“乐学”,过于强调“正襟危坐”而忽略了“随性阅读”,过于强调读书的“功利性”而忽略了它的“功能性”。这就使得阅读难以融入到我们的血液中,难以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而过于浓烈的功利色彩亦极有可能将知识庸俗化,将读书引入歧途。

  就以读书的姿势为例,其实大可不必讲究。古人“三上”(马上、枕上、厕上)读书法看似有些不雅,实则领略到了读书的真谛。而今,公园里的“晨读”、公交车上的“走读”、倚床挑灯的“夜读”,无不是一道道美丽风景。正如有人所说,“先要把读书看得很平常,才可以读书……真正意义上的读书是随性而读,是与生命相伴始终。”只有把读书当作平常之事,融入我们的生活之中,才会真正领略“读书是福”的意境。

  阅读的身体姿势也许并不重要,但心灵的姿势却不可或缺。这种“心灵的姿势”,既是对求知的渴望,对经典的敬畏,也是对读书选择性的把握。时下,信息爆炸,各种书刊铺天盖地,人们常常为选择什么样的书而苦恼。喜欢读书是一种态度,而能否善于读书则是一种能力。读理论之书,打牢“基本功”;读经典之书,占领“制高点”;读大家之书,开阔“大视野”;读哲学之书,掌握“金点子”……让心灵俯就于经典,让灵魂与灵魂对话,自能积累底蕴、提振精神、修身明理、洞悉人生,滋养自己的精神世界,领悟时代使命,并进而笃行之。

  《朗读手册》中有一句话:“阅读是消灭无知、贫穷和绝望的终极武器。”世界上很难有东西永恒,作为精神财富的文字却是特例。“俯而读,仰而思”,走进书香世界,扑下身子亲近文字,本身就是一种姿势,一种世界上最美的姿势,一种能给民族和我们每个人带来希望的姿势。

[责任编辑:于潇] 下一篇文章:[中国青年报]谁说"嫌慢"都是病